您的位置: 大熊貓文學 熱血小說最強狂兵 第037章 狂野之舞 返回書頁
 

最強狂兵  第037章 狂野之舞

類別: 扮豬吃虎 | 熱血 | 爽文 | 稱霸都市 | 最強狂兵 | 烈焰滔滔   作者:烈焰滔滔  書名:最強狂兵  更新時間:2015-09-14
 
 
第037章 狂野之舞
感受著周圍有嫉妒有憤怒有羨慕的目光,感受著身體上時不時傳來柔軟而異樣的觸感,蘇銳的表情有些怪異,如果按照往常的經驗,有一個如此級數的大美女圍著自己身體打轉、還時不時的發生一些超出常理的親密接觸,恐怕自己早就根本按耐不住心中的火熱性子,直接把對方按倒在地上,扒光了衣服就地解決生理問題。

可是面前的薛如云心讓自己根本做不出來這種事,被這樣的火熱舞姿圍繞著,蘇銳竟然感覺自己有一種束手束腳的錯覺,難道說這女人是自己的克星嗎?在她面前,自己只能老老實實的當一根鋼管?

是不是太不男人也太憋屈了些呢?

舞曲漸漸到了,薛如云的動作也更加狂野,更加熱烈!

于是,蘇銳所受的折磨就更大了,因為,在薛如云做一個翹臀摩擦的動作時,他的某個地方和那渾圓挺翹的臀部來了一個親密無間的接觸。那種豐美的感覺簡直無法用語言來形容!就連蘇銳如此定力的人都沒控制住,導致身體發顫了一場!

跳到此時,這種動作對于薛如云而言,只是自然而然為之,并不是刻意的,但是這個動作落在圍觀的人群眼中,就充滿了無限的挑逗性了!

這一刻,許多人的鼻血都噴了出來,也同樣有許多人雙眼冒火地看著蘇銳,恨不得用眼神把對方殺死,然后自己取而代之!

終于在舞曲最熱烈的時候,薛如云樓住蘇瑞的脖子,雙腳用力一挑,兩條渾圓而充滿彈性的長腿便緊緊的盤在了蘇銳的腰間!

在薛如云的雙腿盤上蘇銳腰間的同時,后者本能地伸出雙手,抱住了,不,托住了那無數男人向往覬覦的豐滿臀部。

乍一入手,薛如云的身體狠狠的一顫,蘇銳不禁感覺到一股非常美妙的觸感從自己的手間升起,直至傳遍全身。

那種感覺讓他愉快地差點叫出聲來。

不過,很快他就沒法如此愉悅了。

因為他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一重,一股火苗從小腹處膨然噴出,由于是這種親密接觸的曖昧姿勢,此時他的某個地方正和薛如云的某個地方緊緊貼在一起,而這中間或許只隔了幾層薄薄的布料!

在這種姿勢下,薛如云的誘人彈臀正對蘇銳的大腿形成了擠壓,那種柔軟的感覺讓蘇銳不禁有種魂飛天外的快感。

是男人

就忍不了啊!

薛如云一只手攬住蘇銳的脖子,另外一只手向后伸開,整個身體呈極大的傾角向后仰著,前凸后翹的誘人弧線在這一刻畢露無遺!

舞曲在這時戛然而止!兩個人的身體定型!

在這一刻,蘇銳竟然有一種感覺,他覺得這支舞實在是太短了,有些意猶未盡呢。如果舞曲能夠再延長個兩倍三倍,不,十倍他也不會覺得累!

畢竟,面前的美人兒真的能夠用美不勝收和秀色可餐這兩個字來形容,任何一個男人在美女的面前,總會覺得時間流逝得太快,尤其是如此性感的美女。

一曲結束,整個夜總會瞬間安靜了一下,五秒鐘后爆發出一陣陣強烈的掌聲和喝彩聲,其中還夾雜著幾聲充滿了調戲意味的口哨聲。

“好好好,跳的太好了。”

“美女能不能再來一個,我們都還沒看夠呢!”

“美女,你跳得實在太棒了,我想給你生孩子,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呀!”

周圍的人全部是在贊嘆薛如云,沒有一個人是在夸蘇銳的,后者不禁很郁悶,這明明是雙人舞好不好,就算老子是鋼管,也是出了力的鋼管!你們這些觀眾厚此薄彼,究竟是幾個意思?老子雖然不是美女,但也是帥哥好不好?為什么那些小姑娘都不看自己一眼!

蘇銳一時怒火中燒,抱著薛如云臀部的手上不禁加了一分力!五個手指瞬間陷入了柔軟至極的肉中!

被蘇銳這樣一抓,薛如云直接就控制不住地顫抖了一下!

“妖精姐,你還不舍得跳下來嗎?是不是還沒被我抱夠啊!”

蘇銳壞壞一笑,手指又捏了捏,他看著薛如云近在咫尺的臉頰,那精致的妝容那清澈的眼睛,那高挺的鼻梁,誘人的嘴唇,還有從嘴唇中噴吐而出的香氣,都是如此的清晰,如此的真實。

凡塵俗世的生活其實真的很美好,平平淡淡才是真。這里的生活雖然安逸得有些枯燥,但總比國外黑暗世界打打殺殺的日子要好太多,少了些所謂的榮耀,卻多了些真實。

就像樸樹的那首名叫平凡之路的歌一樣——我曾經穿過高山大海,也穿越人山人海,我曾經擁有一切,轉眼就飄散如煙,我曾經失望失落失掉所有方向,直到看見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

當然,蘇銳的內心變化只是一閃而逝,這個家伙天生就是個樂天派,即便有時候會微微惆悵一下,也是馬上就好了。

多愁善感的文藝男青年不適合這個世界,更不會在西方黑暗天空下打拼出如此響亮的名聲。

被蘇銳這樣看著,薛如云竟然莫名的有一絲慌亂的感覺,她連忙跳下來,整理整理衣服,調整了一下情緒,笑著說道:“我的好弟弟,你跳的也不錯呢!”

“我這根鋼管談得上什么跳不跳的?不過,妖精姐,你不僅跳得好,某些地方的手感更不錯!”蘇銳嘿嘿一笑,調戲著說道,的的確確,剛才那輕輕的一抓,讓他整個人差點沸騰了。

想到這兒,蘇銳不禁有些納悶,自己的定力什么時候變得那么差勁了?

“你真是個壞小子,下次再不老實,小心姐姐對你不客氣,要知道,妖精可都是會吃人的。”

被蘇銳這樣打趣,薛如云不禁感覺到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嘴上還是不甘示弱。

只是現在只有她自己清楚,這種不好意思的感覺在她身上已經很久很久沒有出現過了。

一想到剛才瘋狂的舉動,想到那些瘋狂熱烈的舞姿,薛如云真的覺得有些難以面對蘇銳。

不僅僅是不好意思,甚至這位市場部總監的臉頰都有些發燒,不過還好燈光昏暗,別人看不出她的異樣,否則這樣下去,自己還怎么在調戲蘇銳?還不都被他反調戲了呢!

回想剛才的瘋狂舉動,薛如云都覺得這有些不可思議,是啊,那些舞姿平時自己對著鋼管到是可以做出來,什么時候能夠對著一個大活人做出來了?

有些時候的雙重性格還真是個定時炸彈,讓人頭疼呢!

如果不知道的人,恐怕還以為自己是個很放蕩的女人呢!

估計這下酒吧里的工作人員可都要誤解了,不過薛如云倒是毫不在意,能夠在那樣的環境中活到現在,她根本就不在意其他人的眼光,根本就不在意其他人是怎么看自己的,因為這完全不重要,相比較活著而言,這些真的不算什么。

人活一世,如果一直為了別人的眼光而活,如果一直活成了別人希望看到的自己,那樣是不是太迷失自我了?

為自己活著,是這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情。

“如果下次有機會,我還想和你跳一支舞。”蘇銳忽然說道。

看著蘇銳那亮晶晶的眼睛,薛如云不知道為何心中一動,然后點了點頭,嫵媚的笑道:“好,如果下次有機會我們可以再合作。”

頓了頓,薛如云繼續說道:“而且,姐姐也可以當你的鋼管,我們的角色可以互換呢。”

讓薛如云來當鋼管,蘇銳不禁愣了一下,然后有種流血的沖動,這種前凸后翹的鋼管恐怕是前無古人后無來者吧!

能夠圍著這樣的鋼管摟摟抱

抱跳跳舞,我的天哪,這該是一種怎樣的幸福?哪個男人能這么幸運?

“走吧,我們找個卡座,姐姐再請你喝兩杯好了,順便吃點點心,今天晚上都沒怎么吃呢。”薛如云拉走正在意淫得不可自拔的蘇銳。

選了一個相對安靜的卡座,薛如云招了招手,讓服務生過來,親自點了幾樣這里比較好吃的甜點,“蘇銳,今天你付錢吧,就當給姐姐的場子捧場。”

看著薛如云窩在沙發里的慵懶樣子,蘇銳的眉毛挑了一挑,笑道:“妖精姐,之前不是說好了嗎?你請我喝一杯,怎么現在又要我付錢了呢,這是你的酒吧,可別太不夠意思。”

“是啊,我們之前確實說好了,我也請你喝過那杯朱顏血了,接下來該你請客了!”

“那好吧!”蘇銳只能點頭答應,沒辦法,誰叫美女總是男人難以拒絕的呢,更何況是這種級數的極品大美女。

這個時候他們都沒有注意到,在酒吧的二樓,一個肥胖男人正坐在沙發上,一邊抽著雪茄,一邊目光陰沉地看著樓下,而他的眼睛中反射正是蘇銳和薛如云的背影。

抽著雪茄的男人目光陰沉,聲音更低沉,好像是濃得化不開的陰云,他身邊的人知道,薛如云在跳舞的最后一個動作被蘇銳抱住的時候,他的眼睛幾乎已經迸出火來,好端端的一根古巴原產雪茄被直接從中掐斷!

“這個女人怎么給臉不要臉啊?咱們七哥在這個酒吧那么久,每天晚上都過來給她捧場,她不僅不經常出現,一出現竟然還帶了個小白臉,這是幾個意思啊?”一個穿著西裝、面皮白凈的男人在一旁添油加醋的說道,“依我看來,七哥對這個薛如云就是太仁慈了,女人就是不能慣著,越是慣著就越不知好歹,不懂得男人的良苦用心。”

“你知道個屁!”七哥瞪了一眼,那個男人立刻不敢講話了,低下頭訕訕笑道:“七哥,我就是想替你出口氣,這個薛如云仗著自己漂亮,實在是不給你面子,如果您說句話,我現在就沖過去,把她給…”

“呵呵,沒想怎樣沒想怎樣,七哥,你別想多了。”那個手下連忙解釋道,其實他想說的是把薛如云給就地推倒,但幸好沒說出口,這個女人早就被七哥的當成了禁臠,他已經看上此人很久了,如果自己口不擇言的話,肯定會被打的很慘。

“你們誰能給我調查出那個小白臉的身份,我重重有賞。”七哥把雪茄摁滅,手指輕輕敲擊著桌面,在他的右手小拇指上,帶著一個大大的金戒指,一副暴發戶的嘴臉。

“七哥,依我看,我們就不用調查他了,不如直接派幾個人,把這個小子揍一頓,揍得生活不能自理,最好變成太監,那薛如云也不會跟他好了。您看我這個方法怎么樣?”

七哥喝了一口杯中的紅酒,然后晃了晃杯子,說道:“這個辦法倒是可以,敬酒不吃吃罰酒,為什么有些女人總是這么不開竅,非要把男人的耐心耗盡?撕破了臉,對誰都不是好事!”

這個七哥名叫張七丙,在寧海當地的餐飲界小有名氣,是幾家連鎖餐廳的大老板,身家也有上億。自從一年前來到這麥克斯酒吧見到薛如云之后,這個張七丙就驚為天人,每天晚上都要到這個酒吧來捧場,又是點歌又是送花,有一次還要送一輛車給她,可是薛如云面對這個土豪的追求,每次都是冷冰冰的回絕,鬧得張七丙很沒面子。

抽著雪茄的男人目光陰沉,聲音更低沉,好像是濃得化不開的陰云,他身邊的人知道,薛如云在跳舞的最后一個動作被蘇銳抱住的時候,他的眼睛幾乎已經迸出火來,好端端的一根古巴原產雪茄被直接從中掐斷!

“這個女人怎么給臉不要臉啊?咱們七哥在這個酒吧那么久,每天晚上都過來給她捧場,她不僅不經常出現,一出現竟然還帶了個小白臉,這是幾個意思啊?”一個穿著西裝、面皮白凈的男人在一旁添油加醋的說道,“依我看來,七哥對這個薛如云就是太仁慈了,女人就是不能慣著,越是慣著就越不知好歹,不懂得男人的良苦用心。”

“你知道個屁!”七哥瞪了一眼,那個男人立刻不敢講話了,低下頭訕訕笑道:“七哥,我就是想替你出口氣,這個薛如云仗著自己漂亮,實在是不給你面子,如果您說句話,我現在就沖過去,把她給…”

“呵呵,沒想怎樣沒想怎樣,七哥,你別想多了。”那個手下連忙解釋道,其實他想說的是把薛如云給就地推倒,但幸好沒說出口,這個女人早就被七哥的當成了禁臠,他已經看上此人很久了,如果自己口不擇言的話,肯定會被打的很慘。

“你們誰能給我調查出那個小白臉的身份,我重重有賞。”七哥把雪茄摁滅,手指輕輕敲擊著桌面,在他的右手小拇指上,帶著一個大大的金戒指,一副暴發戶的嘴臉。

“七哥,依我看,我們就不用調查他了,不如直接派幾個人,把這個小子揍一頓,揍得生活不能自理,最好變成太監,那薛如云也不會跟他好了。您看我這個方法怎么樣?”

七哥喝了一口杯中的紅酒,然后晃了晃杯子,說道:“這個辦法倒是可以,敬酒不吃吃罰酒,為什么有些女人總是這么不開竅,非要把男人的耐心耗盡?撕破了臉,對誰都不是好事!”

這個七哥名叫張七丙,在寧海當地的餐飲界小有名氣,是幾家連鎖餐廳的大老板,身家也有上億。自從一年前來到這麥克斯酒吧見到薛如云之后,這個張七丙就驚為天人,每天晚上都要到這個酒吧來捧場,又是點歌又是送花,有一次還要送一輛車給她,可是薛如云面對這個土豪的追求,每次都是冷冰冰的回絕,鬧得張七丙很沒面子。

抽著雪茄的男人目光陰沉,聲音更低沉,好像是濃得化不開的陰云,他身邊的人知道,薛如云在跳舞的最后一個動作被蘇銳抱住的時候,他的眼睛幾乎已經迸出火來,好端端的一根古巴原產雪茄被直接從中掐斷!

“這個女人怎么給臉不要臉啊?咱們七哥在這個酒吧那么久,每天晚上都過來給她捧場,她不僅不經常出現,一出現竟然還帶了個小白臉,這是幾個意思啊?”一個穿著西裝、面皮白凈的男人在一旁添油加醋的說道,“依我看來,七哥對這個薛如云就是太仁慈了,女人就是不能慣著,越是慣著就越不知好歹,不懂得男人的良苦用心。”

“你知道個屁!”七哥瞪了一眼,那個男人立刻不敢講話了,低下頭訕訕笑道:“七哥,我就是想替你出口氣,這個薛如云仗著自己漂亮,實在是不給你面子,如果您說句話,我現在就沖過去,把她給…”

“呵呵,沒想怎樣沒想怎樣,七哥,你別想多了。”那個手下連忙解釋道,其實他想說的是把薛如云給就地推倒,但幸好沒說出口,這個女人早就被七哥的當成了禁臠,他已經看上此人很久了,如果自己口不擇言的話,肯定會被打的很慘。

“你們誰能給我調查出那個小白臉的身份,我重重有賞。”七哥把雪茄摁滅,手指輕輕敲擊著桌面,在他的右手小拇指上,帶著一個大大的金戒指,一副暴發戶的嘴臉。

“七哥,依我看,我們就不用調查他了,不如直接派幾個人,把這個小子揍一頓,揍得生活不能自理,最好變成太監,那薛如云也不會跟他好了。您看我這個方法怎么樣?”

七哥喝了一口杯中的紅酒,然后晃了晃杯子,說道:“這個辦法倒是可以,敬酒不吃吃罰酒,為什么有些女人總是這么不開竅,非要把男人的耐心耗盡?撕破了臉,對誰都不是好事!”

這個七哥名叫張七丙,在寧海當地的餐飲界小有名氣,是幾家連鎖餐廳的大老板,身家也有上億。自從一年前來到這麥克斯酒吧見到薛如云之后,這個張七丙就驚為天人,每天晚上都要到這個酒吧來捧場,又是點歌又是送花,有一次還要送一輛車給她,可是薛如云面對這個土豪的追求,每次都是冷冰冰的回絕,鬧得張七丙很沒面子。

抽著雪茄的男人目光陰沉,聲音更低沉,好像是濃得化不開的陰云,他身邊的人知道,薛如云在跳舞的最后一個動作被蘇銳抱住的時候,他的眼睛幾乎已經迸出火來,好端端的一根古巴原產雪茄被直接從中掐斷!

“這個女人怎么給臉不要臉啊?咱們七哥在這個酒吧那么久,每天晚上都過來給她捧場,她不僅不經常出現,一出現竟然還帶了個小白臉,這是幾個意思啊?”一個穿著西裝、面皮白凈的男人在一旁添油加醋的說道,“依我看來,七哥對這個薛如云就是太仁慈了,女人就是不能慣著,越是慣著就越不知好歹,不懂得男人的良苦用心。”

“你知道個屁!”七哥瞪了一眼,那個男人立刻不敢講話了,低下頭訕訕笑道:“七哥,我就是想替你出口氣,這個薛如云仗著自己漂亮,實在是不給你面子,如果您說句話,我現在就沖過去,把她給…”

“呵呵,沒想怎樣沒想怎樣,七哥,你別想多了。”那個手下連忙解釋道,其實他想說的是把薛如云給就地推倒,但幸好沒說出口,這個女人早就被七哥的當成了禁臠,他已經看上此人很久了,如果自己口不擇言的話,肯定會被打的很慘。

“你們誰能給我調查出那個小白臉的身份,我重重有賞。”七哥把雪茄摁滅,手指輕輕敲擊著桌面,在他的右手小拇指上,帶著一個大大的金戒指,一副暴發戶的嘴臉。

“七哥,依我看,我們就不用調查他了,不如直接派幾個人,把這個小子揍一頓,揍得生活不能自理,最好變成太監,那薛如云也不會跟他好了。您看我這個方法怎么樣?”

七哥喝了一口杯中的紅酒,然后晃了晃杯子,說道:“這個辦法倒是可以,敬酒不吃吃罰酒,為什么有些女人總是這么不開竅,非要把男人的耐心耗盡?撕破了臉,對誰都不是好事!”

這個七哥名叫張七丙,在寧海當地的餐飲界小有名氣,是幾家連鎖餐廳的大老板,身家也有上億。自從一年前來到這麥克斯酒吧見到薛如云之后,這個張七丙就驚為天人,每天晚上都要到這個酒吧來捧場,又是點歌又是送花,有一次還要送一輛車給她,可是薛如云面對這個土豪的追求,每次都是冷冰冰的回絕,鬧得張七丙很沒面子。

抽著雪茄的男人目光陰沉,聲音更低沉,好像是濃得化不開的陰云,他身邊的人知道,薛如云在跳舞的最后一個動作被蘇銳抱住的時候,他的眼睛幾乎已經迸出火來,好端端的一根古巴原產雪茄被直接從中掐斷!

“這個女人怎么給臉不要臉啊?咱們七哥在這個酒吧那么久,每天晚上都過來給她捧場,她不僅不經常出現,一出現竟然還帶了個小白臉,這是幾個意思啊?”一個穿著西裝、面皮白凈的男人在一旁添油加醋的說道,“依我看來,七哥對這個薛如云就是太仁慈了,女人就是不能慣著,越是慣著就越不知好歹,不懂得男人的良苦用心。”

“你知道個屁!”七哥瞪了一眼,那個男人立刻不敢講話了,低下頭訕訕笑道:“七哥,我就是想替你出口氣,這個薛如云仗著自己漂亮,實在是不給你面子,如果您說句話,我現在就沖過去,把她給…”

“呵呵,沒想怎樣沒想怎樣,七哥,你別想多了。”那個手下連忙解釋道,其實他想說的是把薛如云給就地推倒,但幸好沒說出口,這個女人早就被七哥的當成了禁臠,他已經看上此人很久了,如果自己口不擇言的話,肯定會被打的很慘。

“你們誰能給我調查出那個小白臉的身份,我重重有賞。”七哥把雪茄摁滅,手指輕輕敲擊著桌面,在他的右手小拇指上,帶著一個大大的金戒指,一副暴發戶的嘴臉。

“七哥,依我看,我們就不用調查他了,不如直接派幾個人,把這個小子揍一頓,揍得生活不能自理,最好變成太監,那薛如云也不會跟他好了。您看我這個方法怎么樣?”

七哥喝了一口杯中的紅酒,然后晃了晃杯子,說道:“這個辦法倒是可以,敬酒不吃吃罰酒,為什么有些女人總是這么不開竅,非要把男人的耐心耗盡?撕破了臉,對誰都不是好事!”

這個七哥名叫張七丙,在寧海當地的餐飲界小有名氣,是幾家連鎖餐廳的大老板,身家也有上億。自從一年前來到這麥克斯酒吧見到薛如云之后,這個張七丙就驚為天人,每天晚上都要到這個酒吧來捧場,又是點歌又是送花,有一次還要送一輛車給她,可是薛如云面對這個土豪的追求,每次都是冷冰冰的回絕,鬧得張七丙很沒面子。

就在今天,當張七丙看到薛如云和另外一個男人大跳曖昧無比的貼面熱舞的時候,他不禁有了一種被戴綠帽子的


小提示:在搜索引擎輸入"大熊貓文學",即可找到本站,謝謝。
第037章 狂野之舞

(快捷鍵←)
(快捷鍵→)
小提示:按 ← (鍵盤左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盤右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