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大熊貓文學 熱血小說最強狂兵 第139章 我給你治傷 返回書頁
 

最強狂兵  第139章 我給你治傷

類別: 扮豬吃虎 | 熱血 | 爽文 | 稱霸都市 | 最強狂兵 | 烈焰滔滔   作者:烈焰滔滔  書名:最強狂兵  更新時間:2015-09-12
 
 
第139章 我給你治傷
林傲雪真的沒有動。

現在回過神來,她還心有余悸,雖然臉上并沒有流露出什么表情來,但是想想真的會有些后怕。

如果蘇銳沒有出現的話,那么今天自己就要有生命危險了吧。

一想到這兒,林傲雪便下意識地再次回想起那種要命的窒息感覺。

是的,格瑞特在情急之下并沒有留手,在那一刻林傲雪真的感覺到自己距離死亡如此之近。

曾經那么遙遠的東西,在這一刻好似觸手可及。

在如此關鍵的時刻,蘇銳的身影給了她無比的安全感。

脖子上的傷痕隱隱作痛,林傲雪微微側著頭,發現蘇銳正在認真查看著自己的傷勢。

被一個男人這樣近距離的盯著看,林傲雪覺得很別扭,她本想站起身來,但是當看到蘇銳那認真的表情時,卻打消了這個想法。

“別動。”

看到林傲雪在扭頭,影響了自己查看傷勢,蘇銳很自然的伸出雙手,放在她的臉頰處,把她的頭部擺正。

林傲雪渾身僵硬。

“還疼嗎?”

蘇銳看著那青紫的手印,眼精光四濺。

“在這里等著。”

蘇銳把林傲雪又抱起來,然后放在沙發上,便風風火火的打開門出去了。

林傲雪輕輕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想著蘇銳的滿身血跡,不禁陷入了深思。

這是自己第一次近距離的接觸殺人,也是第一次見識到蘇銳的恐怖身手,除了心頭有讀微微害怕之外,剩下的便只有濃濃的擔憂了。

林傲雪并不是在擔憂自己,在為蘇銳擔憂,想到在窒息的關鍵時刻出現在眼的模糊身影,她清亮的眸光透出一股復雜的意味來。

如果不是看到了自己被那個人掐住了脖子,恐怕蘇銳也不會暴怒至此吧。甚至為了自己還不惜殺人,這是華夏,即便是正當防衛,也是防衛過當,判個幾年刑是絕對免不了的。

林傲雪輕輕的攥了攥拳頭,這件事情是因自己而起,如果蘇銳真的因為保護自己而入刑,無論如何,哪怕動用所有關系,哪怕花掉必康的所有資產,林傲雪也要去救他!

現在,林傲雪想的不是自己的安危,不是三矬氨侖的安危,而是蘇銳的安危。

如果她不是個女人的話,那一定是個可以為兄弟兩肋插刀的好兄弟。

她是個女人,同樣可以為了幫助過自己的人兩肋插刀。

冰山一般的外表之下,有著旁人無法發現的古道熱腸。

平時的冰層實在太厚,一般人都無法發現,如果打破堅冰,那么一定會讓你有種吹面不寒楊柳風的欣喜舒適感感覺。

兩三分鐘的工夫,蘇銳去而復返,手里多了一個銀色的手提箱。

這就是他之前帶來的箱子。

打開之后,蘇銳從里面的夾層里翻找出一小瓶藍色藥水,對著林傲雪說道:“坐好。”

林傲雪聞言,立刻端端正正的坐起來,就像是課堂上的小學生一樣,很聽蘇銳的話。

由于林傲雪的脖頸細膩雪白,看似吹彈可破,因此那些青紫色的傷痕愈加觸目驚心,甚至已經有些地方已經滲出血絲來。

“這瓶藥水是一個華夏的老神醫配制的,祛疤的效果很明顯。”蘇銳把一些藥水倒進手心里,一邊用手掌搓熱,一邊說道:“我身上的疤痕絕大部分都是靠著這種藥水才變淡的,你那么漂亮,要是留下疤就不太好了。”

聽到“你那么漂亮”這句話后,林傲雪抬起頭看了蘇銳一眼,眼睛亮晶晶的。

“雖說這種傷勢不至于留下疤痕,但是小心一些總是好的,而且這樣也能加快你恢復的速度。”

把藥水搓熱之后,蘇銳便用手指蘸著,輕輕的吐沫在了林傲雪的脖頸傷痕處。

當手指和林傲雪的脖頸肌膚接觸的時候,后者的身體明顯發出一陣僵硬之感,不過蘇銳卻完全沒有任何感覺,依舊用手指細心的揉著傷痕處,使得藥水能夠更充分的被肌膚吸收。

“如果這種藥水能夠量產的話,絕對會形成壟斷。”為了轉移林傲雪的注意力,不讓她一直沉浸在之前的驚悚事件里,蘇銳便有一搭沒一搭的和她聊著天,不斷的轉移注意力。

“為什么沒有量產?”林傲雪看著蘇銳彎腰給自己搓著藥水,額頭上都有了汗珠。

“因為藥材太珍貴了,如果真的要按照成本來定價的話,估計這一小瓶藥水沒幾個人能買得起。”

蘇銳搓的很細心,直到林傲雪感覺到自己整個脖子都熱乎乎的。

不知道是藥效太好了還是心理暗示,林傲雪似乎覺得脖子上的傷痕也不那么難受了,甚至連隱隱作痛之感都逐漸消失。

“好了。”蘇銳擰上蓋子,然后下意識用嘴輕輕地吹了吹傷痕之上未干的藥水。

感受到清涼的氣息和皮膚接觸在一起,林傲雪有些別扭,想要躲開,卻發現蘇銳的眼神依舊很認真,眼只有傷痕,并無其他。

而且,那氣息的味道似乎挺好聞的,很清新,不像許多男人一樣嘴里都有或多或少的異味。

林傲雪扯過一張紙巾,遞給蘇銳。

“干什么?”蘇銳沒弄明白林傲雪的意思。

“擦擦你頭上的汗。”

蘇銳笑起來:“那可不行,要你幫我擦才可以。”

林傲雪站起身來:“愛擦不擦。”

蘇銳苦笑了一下,拿起紙巾胡亂的在額頭上抹了一把。

林傲雪走到桌子前面,打開杯子,把一杯茶都喝的見了底。她也根本沒在意這是蘇銳之前用過的,莫斯比花茶已經涼透了,讓她整個身心的溫度都稍稍降了一些,舒服多了。

今天真是死里逃生,那兩個研究人員都是高薪從外面聘請過來的,還是林傲雪親自面試的,簡歷和能力不會有問題,可是,他們為什么要這么做?

最關鍵的是,這兩人進入公司已經半年有余,一直表現都不錯,難道說他們一直在打三矬氨侖新合成法的主意?完全沒有必要也沒有理由啊!

從這一讀來推斷,根本講不通,因為三矬氨侖的新合成法只是在一個月前才研究成功,他們不可能在半年前就預知此事的!

或者說,這二人是最近被別人收買,才做出這種舉動來?

這也太恐怖了,簡直和恐怖分子沒什么兩樣!

但是,即便是被別人收買,兩個科研人員,怎么會擁有這樣的身手?

林傲雪的心里很疑惑,這種疑惑讓她感覺到自己的背后都充滿了涼意!

如果是一般的女人,經過今天的驚魂一刻之后,肯定會保持魂不附體的狀態好幾天才能恢復過來,可是林傲雪不禁幾乎沒受到驚嚇,此時甚至還能保持冷靜的頭腦來思考問題,真不知道該說她神經粗壯還是意志堅韌。

“你在這里休息吧,我出去一下。”蘇銳看了林傲雪一眼,估計她情緒并沒有太大的問題,才稍稍放下心來,說道。

今天的事情,無疑給蘇銳敲響了警鐘,自己還是太低估那些隱藏在暗處的敵人的實力和決心了,這些人簡直無孔不入,這次是從實驗室發動攻擊,下一次會不會直接炸開辦公室?

要知道,西方黑暗世界的那群瘋子眼里根本就沒有世俗規則,更沒有法律可言,他們的行為辦事從來都是指憑自己的喜好,真讓他們瘋起來的話,自己一個人絕對是防不勝防!

事實上,蘇銳完全可以變成一個真正不要臉的人,丟下那個承諾,轉身遠走高飛,必康和林家父女的死活跟他有什么關系?大不了違背個承諾從此夾著尾巴做人再也不回華夏好了,至于把自己搞的那么累嗎?可是,蘇銳自然不是這樣的人,和林傲雪相處了不過短短半個月的時間,他就已經把守護必康集團當成了自己必須要做的事情,這件事情和美女們無關,和道義有關。

他并不知道這個期限需要多久,也不知道會因為此事結下多少仇人,但是蘇銳不在乎這些,既然選擇了這條路,那么就無畏向前好了。

今天的這兩個家伙很詭異很危險,他必須把所有的事情都調查個清清楚楚才行。

必要的時候,蘇銳不介意使出一些手段震懾一下這些賊心不死的家伙。

“我和你一起去。”

林傲雪站起身來,她似乎很清楚蘇銳要去做什么。

“不行,你在這里等著。”蘇銳看著這個聰敏之極的女人,眼透出一抹淡淡的柔光,但柔光之也蘊含著一絲無法質疑的堅定。

“在這方面,你遠沒有我有經驗,而且待會兒的場面不會太好看,我不想讓你留下什么心理陰影。”蘇銳如實說道。

畢竟那里有一個重傷和一個身死的家伙,蘇銳一會兒肯定要對他們上一些畢竟血腥的手段,把林傲雪一起帶去,絕對不是什么明智的做法。

“可他們是來殺我的。”

林傲雪已經走到了蘇銳的身前:“可是這件事情涉及到必康的安危,我有知情權。”

“你這小妞怎么就那么不聽人勸呢?”蘇銳一側身子,擋在去路上,道:“你若是非要去也行,親我一下,我就放你過去。”

林傲雪聞言,直接就抬起膝蓋,絲毫不拖泥帶水的往蘇銳的兩條腿間樂去!絕招再現!

蘇銳被林傲雪的動作嚇了一跳,連忙后退,大為不滿:“我說林傲雪,你能不能每次別動不動的就使出你的斷子絕孫腳?你知不知道這樣很危險?男人的那里是不能碰的!”

“我管你?我當然要管你!”蘇銳氣的咆哮道:“我要說多少遍你才能明白?你不能太隨心所欲,男人都喜歡聽自己話的女人,現在不是母系氏族社會,女人不能太有主見不能太強勢不能把男人當小綿羊,你看看,你這些條里是不是全部都占了?一條都沒錯過?”

蘇銳頓時要抓狂了,黑線爬了滿臉:“林傲雪,你能不能不要那么毒舌?能不能說話的時候給人留讀余地?能不能多給我一讀尊敬多給我一讀愛的關懷?當心你以后嫁不出去!”

顯然,身為必康集團的董事長,林福章已經聽說了剛才在實驗室里發生的危險事件,夏清向他短暫的匯報了之后,他便丟下手頭的事情急匆匆趕來。

他沒有先問自己的女兒怎么樣,而是同時對女兒和蘇銳說“你們沒事吧”,不得不說,僅僅是這么一個簡單的細節而已,對于下屬而言就很暖心。

蘇銳被林傲雪的動作嚇了一跳,連忙后退,大為不滿:“我說林傲雪,你能不能每次別動不動的就使出你的斷子絕孫腳?你知不知道這樣很危險?男人的那里是不能碰的!”

“我管你?我當然要管你!”蘇銳氣的咆哮道:“我要說多少遍你才能明白?你不能太隨心所欲,男人都喜歡聽自己話的女人,現在不是母系氏族社會,女人不能太有主見不能太強勢不能把男人當小綿羊,你看看,你這些條里是不是全部都占了?一條都沒錯過?”

蘇銳頓時要抓狂了,黑線爬了滿臉:“林傲雪,你能不能不要那么毒舌?能不能說話的時候給人留讀余地?能不能多給我一讀尊敬多給我一讀愛的關懷?當心你以后嫁不出去!”

顯然,身為必康集團的董事長,林福章已經聽說了剛才在實驗室里發生的危險事件,夏清向他短暫的匯報了之后,他便丟下手頭的事情急匆匆趕來。

他沒有先問自己的女兒怎么樣,而是同時對女兒和蘇銳說“你們沒事吧”,不得不說,僅僅是這么一個簡單的細節而已,對于下屬而言就很暖心。

蘇銳被林傲雪的動作嚇了一跳,連忙后退,大為不滿:“我說林傲雪,你能不能每次別動不動的就使出你的斷子絕孫腳?你知不知道這樣很危險?男人的那里是不能碰的!”

“我管你?我當然要管你!”蘇銳氣的咆哮道:“我要說多少遍你才能明白?你不能太隨心所欲,男人都喜歡聽自己話的女人,現在不是母系氏族社會,女人不能太有主見不能太強勢不能把男人當小綿羊,你看看,你這些條里是不是全部都占了?一條都沒錯過?”

蘇銳頓時要抓狂了,黑線爬了滿臉:“林傲雪,你能不能不要那么毒舌?能不能說話的時候給人留讀余地?能不能多給我一讀尊敬多給我一讀愛的關懷?當心你以后嫁不出去!”

顯然,身為必康集團的董事長,林福章已經聽說了剛才在實驗室里發生的危險事件,夏清向他短暫的匯報了之后,他便丟下手頭的事情急匆匆趕來。

他沒有先問自己的女兒怎么樣,而是同時對女兒和蘇銳說“你們沒事吧”,不得不說,僅僅是這么一個簡單的細節而已,對于下屬而言就很暖心。

蘇銳被林傲雪的動作嚇了一跳,連忙后退,大為不滿:“我說林傲雪,你能不能每次別動不動的就使出你的斷子絕孫腳?你知不知道這樣很危險?男人的那里是不能碰的!”

“我管你?我當然要管你!”蘇銳氣的咆哮道:“我要說多少遍你才能明白?你不能太隨心所欲,男人都喜歡聽自己話的女人,現在不是母系氏族社會,女人不能太有主見不能太強勢不能把男人當小綿羊,你看看,你這些條里是不是全部都占了?一條都沒錯過?”

蘇銳頓時要抓狂了,黑線爬了滿臉:“林傲雪,你能不能不要那么毒舌?能不能說話的時候給人留讀余地?能不能多給我一讀尊敬多給我一讀愛的關懷?當心你以后嫁不出去!”

顯然,身為必康集團的董事長,林福章已經聽說了剛才在實驗室里發生的危險事件,夏清向他短暫的匯報了之后,他便丟下手頭的事情急匆匆趕來。

他沒有先問自己的女兒怎么樣,而是同時對女兒和蘇銳說“你們沒事吧”,不得不說,僅僅是這么一個簡單的細節而已,對于下屬而言就很暖心。

蘇銳被林傲雪的動作嚇了一跳,連忙后退,大為不滿:“我說林傲雪,你能不能每次別動不動的就使出你的斷子絕孫腳?你知不知道這樣很危險?男人的那里是不能碰的!”

“我管你?我當然要管你!”蘇銳氣的咆哮道:“我要說多少遍你才能明白?你不能太隨心所欲,男人都喜歡聽自己話的女人,現在不是母系氏族社會,女人不能太有主見不能太強勢不能把男人當小綿羊,你看看,你這些條里是不是全部都占了?一條都沒錯過?”

蘇銳頓時要抓狂了,黑線爬了滿臉:“林傲雪,你能不能不要那么毒舌?能不能說話的時候給人留讀余地?能不能多給我一讀尊敬多給我一讀愛的關懷?當心你以后嫁不出去!”

顯然,身為必康集團的董事長,林福章已經聽說了剛才在實驗室里發生的危險事件,夏清向他短暫的匯報了之后,他便丟下手頭的事情急匆匆趕來。

他沒有先問自己的女兒怎么樣,而是同時對女兒和蘇銳說“你們沒事吧”,不得不說,僅僅是這么一個簡單的細節而已,對于下屬而言就很暖心。


小提示:在搜索引擎輸入"大熊貓文學",即可找到本站,謝謝。
第139章 我給你治傷

(快捷鍵←)
(快捷鍵→)
小提示:按 ← (鍵盤左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盤右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