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大熊貓文學 輕小說我的女友是輕小說作家 18.十六歲的游太第二次看見走馬燈 返回書頁
 

我的女友是輕小說作家  18.十六歲的游太第二次看見走馬燈

類別:  | 青春日常 | 我的女友是輕小說作家 | 櫻小姐是天   作者:櫻小姐是天  書名:我的女友是輕小說作家  更新時間:2021-03-28
 
 
18.十六歲的游太第二次看見走馬燈
(世界上只有被追求者和追求者,忙碌者和疲憊者。)

游太覺得這句話有些不夠嚴謹。

世界上只有被追求者和追求者,忙碌者和疲憊者……還有暖秋畫。

嗯,嚴謹多了。

一,二,三,四。

游太眨巴眼睛,又數一遍。

一,二,三……四?

啊咧?

是不是多了一個?

雖然在聽說名字時就有那樣的預感,但沒想到真的會是如此老套的命名方式。

虧他還隱隱期待她們的父母不按套路出來,替三胞胎起一個“春夏秋冬沒有春”這種具有創意的橋段。

可惡的暖家父母!背叛我的期待!

你們生太多了啦!!!

“呀哈嘍!春曉!一起去吃午飯……啊咧?!書呆子學長!”

“夏夜姐,你跑慢一點,手帕掉了……誒!那里的是……游太同學?”

緊跟在馬尾少女身后的,是另外兩名容貌身材幾乎鏡像的女生。

一個元氣滿滿,另一個羞赧慌亂。

直到此時,游太才終于有些理解在昏暗的巷子中,看到大量御坂妹妹出現的上條教主是什么感受。

世界上只有被追求者和追求者,忙碌者和疲憊者……還有放電妹。

一定是這樣沒錯。

如果是現在的話,哪怕同時再出現兩萬個暖秋畫,游太也有不會被震驚到的自信。

不過缺胳膊少腿的還是請算了。

雖然他曾經是被冠名“殺妹不眨眼”的老賊,可實際是個連魚都不敢殺的弱雞宅男。真要出現那種場面,游太不敢保證自己能夠忍住不當場失禁。

“嘿……原來你叫游太啊,好奇怪的名字。”

“暖秋畫”掩嘴輕笑一聲。

“你究竟是……”

“啊呀~忘記做自我介紹了,我是高二(9)班的暖春曉,是那邊三個人的姐姐。”

暖春曉撩了下身后的微卷馬尾,捻起明黃色的頭繩,輕輕一扯,滿頭的長發如瀑布般傾瀉而下。

游太此時才發現,不同于另外三姐妹的黑發,唯有暖春曉的發色更亮,并不是純粹的黑發。

這對于禁止染發的滬都來說,是絕對的挑釁,因此游太在想這發色會不會是天生的。

略帶弧度的卷發垂落回彈,暖春曉對著游太做了個天真無暇的可愛表情,游太則是一臉冷漠.jpg

又被女人騙了。

“你從剛才開始一直就在騙我。”

“也不能這么說,是你先把我和秋畫認錯的,這樣可不行哦~分不清女孩子的男人是不會招人喜歡的。”

“既然不是的話一開始就給我說清楚啊!”

“抱歉,我還以為你也是來向秋畫表白的,我替她答應你的話,對你來說也是好事一件吧。”

“誰會喜歡她啊!還有你!說什么從不說謊,根本就是個說謊精嘛!”

“咦?我有說過自己不說謊么?我說的應該是暖秋畫從不說謊。”

“這是詭辯。”

“沒錯,但是說謊和詭辯,都是女人的特權。”

“我們國家可沒這條法律。”

“我家有。”

“…………”

游太心中對于素未蒙面的暖爸爸,表示深深的同情。

“不過,多虧了你,我今天碰到了好玩的事情,謝謝你啦,卷毛同學。”

“我叫游太。”

“好的,即將遇到麻煩的卷毛游太同學。”

“卷毛是多余……”

有殺氣!

幾乎是下意識的,游太猛地蹲下身子,勁風在頭頂呼嘯而過,他恨不得手腳并用,迅速“爬離”了四五米的距離。

“喔喔!好快好快!”

暖春曉一臉欽佩的拍起小手,露出像是在看馬戲團精彩演出的表情。

游太根本來不及指責對方不講武德,驚魂未定地站直身體,原先所在的地方,一束烏黑的馬尾飄然落位。

率先映入游太眼簾的是一雙被黑色長筒襪裹緊的纖細長腿,視線越過腰間與山脈,最終停留在充斥著異樣緋紅的少女臉蛋上。

“你你你你這變態!為什么會和春曉在一起?!”

“誒?”

“我……我警告你!你要是敢把記事本的事情說出去,我一定!

一定……

殺!了!你!”

對上暖秋畫那雙充滿血絲的眸子,游太腦海里蹦出來地第一個念頭,是暖春曉那句“暖秋畫從不說謊”。

這個女人……是認真的!

我早說她是大猩猩了!誰快來想辦法把她抓進動物園,我一定會在你家辦年卡的!

“等一下!是誤會!我不知道她是你姐姐!”

然而,對于游太的辯解,暖秋畫置若未聞,她低著腦袋,肩膀顫抖,口中發出如蚊子低吟的碎碎念。

“我知道了……你一定是想用我的秘密威脅我,讓我成為你的專屬玩具!咕……何等卑劣的男人!強迫我在學校里進行各種實驗!無人教室的講臺,體育倉庫的木馬,音樂教室的鋼琴上!你好像還是語文課代表吧,每天早讀之前把我塞進講臺底下,我無力的哭喊淹沒在同學們的早讀聲中!之后終于被染著金發的男性教師發現,我本以為能就此脫離地獄,你卻為了明哲保身把我分享給他,泯滅了我最后一絲希望,同時又對我的姐妹們產生了想法!啊啊啊!!!住手!我被怎么樣都沒關系!唯獨不要對我的姐妹們……”

暖秋畫的話音嘎然而止。

游太看不見自己的表情,想必不會太好。

回首他十六年的人生,曾經所走過的道路,看過的世界,忽然在此刻變得清晰起來。

第一次寫小說,第一次獲獎。

第一次向喜歡的女性傳達自己的心意。

第一次感受女孩子嘴唇的柔軟與溫度。

許許多多愉快的悲傷的回憶,全部涌進大腦。

又是走馬燈么?

就連遠處從樹上落下的樹葉,上面蔓延的細小葉脈,他也能瞧得一清二楚。

空氣中操場塑膠跑道的氣味,千秋鐵鏈的鐵銹,泥土下的蟻穴。

這個世界,是活著的。

“這就是……螺旋的力量么?”

作為遺言,想必也配得上他的宅男之魂了。

沒有理由,不需要任何道理。

哪怕他光速跪下道歉說自己一句都沒聽見,那只大猩猩也只會一言不發地對他使用炎拳。

死在美少女手下,這不正是電次的愿望么?

暖秋畫緩步向他走來。

“你……聽見了?”

“嗯。”

“這樣啊,對不起。”

“嗯。”

“有遺言么?”

“我妹妹在初中部三年級(1)班,告訴她,哥哥愛她。”

“好。”

“謝謝。”

于是,游太失去了意識。
小提示:在搜索引擎輸入"大熊貓文學",即可找到本站,謝謝。
18.十六歲的游太第二次看見走馬燈

(快捷鍵←)
(快捷鍵→)
小提示:按 ← (鍵盤左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盤右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