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大熊貓文學 輕小說我的女友是輕小說作家 22 十六歲的游太,眼神是灰色的。 返回書頁
 

我的女友是輕小說作家  22 十六歲的游太,眼神是灰色的。

類別:  | 青春日常 | 我的女友是輕小說作家 | 櫻小姐是天   作者:櫻小姐是天  書名:我的女友是輕小說作家  更新時間:2021-03-28
 
 
22 十六歲的游太,眼神是灰色的。
在游太長達十六年的人生中,他所收到的信件,要遠遠超出普通的同齡人百倍千倍。

無數讀者寄至閱聞junp編輯部的信件,需要用紙箱為單位來計算。

這其中有夸贊他,請他繼續努力寫出更好的作品的。

也有說他寫得不知所云,讓他趕緊放棄寫作的的鍵盤(信件)俠。

更有部分甚者,直接在信封里塞入刀片。

當然了,最后的行為是犯罪,編輯部會追查到底,將寄刀片的人繩之以法。

而這些大量的粉絲來信,會經過編輯部一封封審核過后,挑出一部分相交而言,能獲得正面反饋的信件,帶給作家老師過目。

大多是一些請加油,一直支持您,或者請繼續創作出有趣的作品之類的,總體而言是為了激發作家的正面情緒,增加寫作欲望的東西。

以此來壓榨作家的勞動力。

可是游太手上這封薄薄的粉色信件,從信封上傳來微妙的甘甜香氣,顯然不會是他的某位可愛讀者寄來的。

更何況,這可是直接塞在他的課桌桌肚里的東西。

除了情書之外,幾乎沒有其他可能性。

游太本想繼續思考,可身體卻被身后的損友鎖住,前后搖晃他的身子。

“游太,為什么你會有這種東西!說好的不喜歡女孩子呢!你要背叛我們了么!”

龍小司神情悲憤,顫抖著地雙手死死箍住游太的肩膀。

“松手,襯衫要皺了。”

游太被晃地腦袋有些暈。

“傲天,這可還不好說,搞不好是男孩子寫的呢。”一旁的凌颯開口勸說。

“哦……哦哦!原來還有這種選項,抱歉,游太我錯怪你了。”

龍小司立馬替游太整了整襯衫褶皺,露出釋懷的輕松笑容。

這兩個家伙,早晚要和他們絕交!

兩人在游太心中的絕交進度條再次上升一個百分點。

“游太,快打開!”

“哈?”

“哈什么哈?難道你想讓可愛的小學弟久等么?”

“你究竟腦補了些什么!?”

“性格內向的小學弟對發型獨特的學長一見鐘情,可這份禁斷的愛是不被世間所允許的!

那……我的這份愛意,該如何宣泄才好呢!

請告訴我,游太學長~

終于,在小伙伴們的支持下,小學弟鼓起勇氣,決定傳達自己的心意!

喔喔喔喔!快屆到吧!”

“我說,你不去寫小說真的可惜了。”

游太毫無生氣的深灰色眼眸,除了冷漠一無所有。

“誒?!你也這么認為么?啊呀……有點羞恥啊嘿嘿~~”

哦不,除了冷漠之外,還起了一絲殺意。

不同于龍小司的跳脫,凌颯則是背靠墻壁,面帶笑意的單手撐著腦袋,推窗而入的秋風帶動他清爽的直發。

“恭喜你呀,游太。”

“恭喜什么?”

游太面色平靜地推了推眼鏡。

“嗯……脫單在即,終于迎來了玫瑰色的高中生活?”

“玫瑰色的人是你吧,被籃球隊的王牌這么說,總覺得像是在挖苦。”

“別這樣,籃球隊可是除了男人的汗臭味,什么都沒有。”

“美少女經理呢?”

“又不是動畫。”

“真好,我也想去沒有女人的地方。”

“您是太宰治?”

“我說游太,你不拆開看看么?”身后的龍小司把頭伸過來,期盼看到游太被學弟的真情感動的那一幕。

“…………”

老實說,游太還從未收到過這種東西,換作一名身心健全的男子高中生,恐怕會不禁露出沾沾自喜的表情,一個人對著情書傻笑吧。

可他游太不行。

至少,如今的游太,做不到。

患上女性恐懼癥的他,對于這類會觸發謳歌青春的flag,避之不及。

——帶我去沒有女人的地方。

太宰治的這句話,是游太最為真實的心靈寫照。

十六歲的游太,眼神是灰色的。

櫻花色的信封,在他眼里,一樣是令人不適的灰。

“再說吧。”

他順手將信揣進了褲兜。

“誒~~為什么?”

“怕你受打擊。”

“切!小氣!”

龍小司嘟囔了一句,便不再纏著游太說要看信。

“我去躺廁所。”

游太忽然站起身。

“大的小的?”

游太翻了個白眼,指了指自己的腦袋:“頭發翹了,去弄一下。”

“你為什么不干脆剃光頭?”

“你的嘴巴不會說人話,為什么不干脆縫上。”

龍小司選擇閉上嘴。

在與龍小司的日常互懟中小勝一籌的游太,心情舒暢地出了教室門。

待游太走后,龍小司與凌颯忽然對視起來。

“他去看信了。”

“我知道。”

“我賭是男生。”

“那我賭是女生。”

“撲街仔的日常第8卷。”

“脫下少女的胖茨召喚神器,維護世界和平的我算是變態么?第3卷。”

“成交。”

“成交。”

…………

游太站在鏡子前,手上沾了些許清水,正努力擺平著發梢處的蜷曲。

大概忙活了三分鐘,他才勉強點頭,輕聲嘀咕了句:

“就這樣吧。”

從口袋摸出妹妹的粉色手帕,擦干雙手。

摹地,他看看周圍,四下無人。

三秒鐘后,鉆進了廁所隔間,鎖上門,從褲兜里掏出多了些許褶皺的粉色信件。

人類的感情沒有高低貴賤之分,痛苦也好喜歡也好,都是存在于這個世界,生而為人的鮮活證明。

游太患有女性恐懼癥,這是他個人的原因。

但若是因為這個,便對其他女生表露的心意視而不見,是最差勁的行為。

游太是個普通人,但絕不想成為差勁的普通人。

坐在隔間的馬桶上,游太平復心情,腦海中不禁浮現低年級的學妹,紅撲撲的臉頰,滿是羞澀地寫下這封信的情景。

在好友們嬉笑的躥托下,才鼓起勇氣將信送入他的班級。

游太絕不是厭惡女孩子,他只是,沒有與她們相處的自信。

女孩子都是狡猾的,高傲的,成群結伴。

與孤身一人,勢單力薄的他,處于世界的兩端。

游太對于自己會收到情書這件事,仍舊是覺得不可思議。

他早已不是什么暢銷作家,也無法再寫出動人的故事。

他已經……失去了那份才能。

他不再是游刃有魚,不再是少年作家,只是作為一名平凡的高中生,作為游太而活著。

如此普通的他,真的…會有女孩子喜歡么?

手指挑開信封的粘合處,露出潔白的半截紙張,疊成整齊的正方形。

緩緩抽出,紙張密布著說不出的顆粒質感。

指尖癢癢的,心也癢癢的。

一定……要認真地看完,認真地拒絕對方才行。

于是,游太翻開了紙張。

可愛圓潤的字體印入眼簾,僅僅只有一行字而已:

“我知道你的真實身份。”
小提示:在搜索引擎輸入"大熊貓文學",即可找到本站,謝謝。
22 十六歲的游太,眼神是灰色的。

(快捷鍵←)
(快捷鍵→)
小提示:按 ← (鍵盤左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盤右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