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大熊貓文學 輕小說我的女友是輕小說作家 82.人只要活著,就會邂逅。 返回書頁
 

我的女友是輕小說作家  82.人只要活著,就會邂逅。

類別:  | 青春日常 | 我的女友是輕小說作家 | 櫻小姐是天   作者:櫻小姐是天  書名:我的女友是輕小說作家  更新時間:2021-03-27
 
 
82.人只要活著,就會邂逅。
邂逅。

人只要生活在世界上,便無時無刻都在與什么邂逅著。

與人邂逅。

與事邂逅。

與珍愛之物邂逅。

與厭煩之物邂逅。

那么,在悠閑的周末午后邂逅一對,行為親昵的性感女教師,與內向男學生。

是否,在哪里搞錯了什么?

這究竟算是女老師與男學生的邂逅,還是她們……與這對師生的邂逅?

暖春曉看到了他們。

暖夏夜看到了他們。

暖秋畫看到了他們。

暖冬鳥看到了他們。

饒有興致,目瞪口呆,慌亂震驚,眸光驚疑。

四色季節,各自染上了不同的情緒。

“哦呀?那邊的不是卷毛同學么?好像是在約會呢。”

“姆姆姆!!學長竟然是個在周末和女生約會的大現充么!夏夜真是看錯他了!”異色瞳兜帽少女鼓起像哈姆太郎般的圓潤臉頰,心底莫名的有種被背叛的感覺。

“宇文老師……為什么會和那家伙在一起?”不久前才與宇文薰打過照面的暖秋畫,在心底泛起迷惑。

“冬鳥,你應該認識那位老師吧?”

“…………嗯,應該……薰老師沒錯。”面對姐姐略帶好奇的詢問,暖冬鳥輕輕點了點頭,看向少年的視線,多了點別的什么。

“現在是就餐高峰期,店內還剩下一張四人桌的空位,這邊請。”

感嘆著四名相貌身材完全相同的絕色美少女真是少見的同時,店員為四人帶路。

然而,四雙長腿站在原地不動,像是被做成不會動的人偶那樣,精致,唯美。

下一刻,那雙被一眼看不到盡頭的黑色絲襪裹緊的長腿,率先邁開步伐。

“lucky~正好還有一張空桌呢,我們四個人正好誒。”

長發少女的聲音空靈悠揚,只是聽著就能讓人感受到不可思議的春意,比起那宛如復制粘貼的絕色外貌,她的聲音反而更讓人印象深刻。

如蜜糖色般的長發流轉著奇妙的色澤,高聳的山脈輕微搖晃,裙擺飛揚。

嘴角掛著好看的微笑,如匆匆而來的春季。徑直,不帶任何猶豫地向那張桌子走去。

“等等!春曉…”

“春曉姐!”

“喔喔……夏夜也要跟上!”

剩余的三名少女同時發出驚呼,有的是想阻止,有的……是想自己也摻上一腳。

卷發少年眼中,那張熟練而陌生的美少女俏臉越發接近,面對少女所噙著的笑意,他只能在其中看見兩個字。

——麻煩。

游太后悔了,在他看到那四雙美腿的一瞬間,他便后悔了。

后悔的東西一共有兩樣。

一是不該祈禱根本不存在的神明放慢周末的時間,他意識到人類想要掌握時間,只會引來不幸。

人類一旦染指神之領域,便會招來永無止盡的災難。

二是……他不該嘲笑輕小說中同時遭遇五名女性的男主角,人與人的悲歡并不相通,更不要說人與輕小說角色之間了。

但如果是現在的話,或許,他能稍微理解一些了。

至少游太自己認為,他要為自己昨日的笑聲道歉。

對不起,面對這樣的情況,無論是誰都笑不出來吧。

可是,我明明和這些家伙一點關系都沒有,和那個小說中描寫的既亞撒西又帥氣,撩完就跑毫不自知的遲鈍系男主角,完全不是一個類型。

可是為什么……我會如此緊張呢?

是在害怕什么么?

未戴眼鏡的少年,透過劉海間隙窺探著眼前的風景。

在這小小的無趣周末,春夏秋冬一同而至。

今天,是世界末日么?

能讓四季同時出現,除了世界末日以外,沒有其他形容詞了吧。

“啊咧!這不是卷毛同學么!好巧哦~”

少女驚訝地捂著小嘴,瞳孔流露著詫異,仿佛真的才見到少年一般。

“嗯,你好。”

游太默默點頭,根據少女對他的稱呼,以及那雙充斥著豐富肉感的黑絲長腿,不難判斷出少女是四胞胎內最年長的姐姐,暖春曉。

曾經欺騙過游太的人。

純白的連衣裙在少女身上,披露著不該在這個年齡段的少女身上顯現的性感與知性。

“哇~~真的很巧,我是和妹妹們一起來購物的,沒想到會在這里碰到卷毛同學。

想著大家都是同學,就過來打一聲招呼,應該沒有打擾到你們約會吧。”

“……………”

約會?

這個女人難道也是笨蛋么?

誰會和二十八歲的大媽在周末出來約會啊。

雖然真的很麻煩,換作平時,游太或許會說一句“隨你怎么想”談及轉身離去。但此刻坐在他對面的是宇文薰,在學校是老師和學生的關系。

萬一出了什么誤會,即便在這之后他們選擇公開親屬關系,也會被奇怪的人,說著奇怪的話。

那是游太最討厭的展開。

濫俗,無聊,且無法反抗。

“不是約……”

“呀——暖春曉同學,好巧呢。”宇文薰用較高的音量壓過游太的話語,使得游太沒有繼續往下說。

“唔哇!難道是宇文老師么?誒!不會吧!老師竟然和卷毛同學是這種關系么?”

即便是表演,身后的三姐妹也覺得暖春曉的演技有些浮夸了。

陰陽怪氣,且欠揍,就像她崇拜的那位女性聲優一樣。

“哦呀?不知道在暖春曉同學看來,我和游太會是什么樣的關系?老師也很好奇現在的女子高中生想的是什么呢?”

宇文薰不答反問,臉上掛著和藹的笑意,沒有露出任何對方想要的情報。

“討厭啦老師,我只是隨口一說而已,開個玩笑罷了,不論宇文老師有著什么樣的興趣,我都沒有說三道四的資格。”

“看來暖春曉同學在這方面的觀點很有自己的主見呢。”

“我對任何事情都很有主見。”暖春曉笑意不減。

“看出來了。”宇文薰同樣回以微笑。

一旁的游太沒有插話的機會,只能默默喝著檸檬水,既然宇文薰選擇出聲,那么她就一定會用自己的方式處理好。

在這方面,游太相信宇文薰的能力。

大概。

旋即,他將視線瞥往不知何時,已經蹲在桌邊,像是超大型巨人般的,手指搭在餐桌上,露出半個腦袋,看著游太的眼神充滿不善的紅眼兔子精。

“盯———”

“干嘛?”

“學長,是現充……”兔子精的聲音發出酸酸的檸檬味道,明明正在喝檸檬水的是游太才對。

“你在說什么蠢話?”

“夏夜,看到了哦~”

少女撅著嘴,顯而易見的生氣著,游太實在搞不懂她在氣些什么。

“剛才,學長被親了。”

“哈?”

暖夏夜指了指臉頰:“親臉了,夏夜和姐妹們全都看到了。”

“…………”

游太簡單回憶了一下,那是宇文薰湊到他是按說話時的場景。

這幾個女人竟然從那開始就已經在看了么?!

還說我是偷窺狂,你們才有偷窺癖吧!

“………暖夏夜。”

“干嘛?愛欺負人愛說謊的壞心眼銀亂現充學長。”

“混進了不得了的詞,喂!”

“啊嗚~~~”

因為手頭實在沒有合適的東西,游太只好用摘下放在一旁的鴨舌帽,用略硬的帽檐輕輕敲了一下說胡話的中二少女。

游太看了一眼暖春曉,又看向仍舊站在不遠處的秋冬二人,無奈地看向宇文薰。

“怎么說?”

“實話實說唄。”宇文薰攤手。

游太微微嘆氣,確實沒有其他選擇,深灰色的雙眼掃過春夏秋冬。

四人的各色表情全部看如眼中,只是在掠過暖冬鳥時,看見對方低下的腦袋,眼神略微停頓了一會兒。

“我和宇文老師…”

“正在交往。”宇文薰在一邊插話。

游太、春夏秋冬:“…………………”

“嘿……竟然這么大方就承認了,不愧是宇文老師,如果是我的話,一定會千方百計裝模作樣地混過去呢。”

“果然!學長這個大現充快爆炸吧!叛徒!小孩開大車!!”

“………………”

“…………薰老師。”

游太直接用手捏住了宇文薰的臉頰,毫不客氣地揪了起來。

老實說,他已經因為生氣變得上頭了,才敢做出這種平時萬萬不敢做的事情。

“你是白癡么,把事情再弄那么復雜是想干什么?”游太的音量不禁高了些許,無奈的語氣夾雜了幾分強硬。

即便如此,游太也不敢做得太過火,他只是象征性的動了下手,讓宇文薰這個二十八歲的人民教師好好想清楚自己在說什么。

“開個玩笑。”

將游太的手放下,宇文薰咳嗽一聲,像是要發表什么重大宣言似的,說道:“其實,我是游太的母親。”

春夏秋冬:“………………”

游太又準備要動手。”

“…………的親妹妹。”

游太停下手,這女人說話怎么還大喘氣呢。

“誒?游太同學母親的……妹妹?”

第一個反應過來的,是四人中一直低著腦袋的暖冬鳥,她此刻抬起頭,烏黑的大眼睛放射著詢問的目光,迫不及待地想要尋求答案。

“嗯,她說的沒錯。”游太點點頭。

“我父母在國外出差,現在是宇文老師,也就是我小姨,正在照顧我和我妹妹,今天也是三個人一起出門的。”

“妹妹?!”

一旁保持著“超大型巨人”的姿勢搭在餐桌上的暖夏夜叫出聲。

“怎么了?”

“學長的妹妹,是那個幫著雙馬尾,臉圓圓的,很可愛的初中生么?”

“你怎么知道?”

游太正在擔心,這群有偷窺癖的少女們該不會是在監視游小魚吧。

這也太恐怖了。

“剛才,有碰見游太同學,和游太同學的妹妹。”

暖冬鳥的解釋聲在一邊響起。

“因為游太同學看起來很忙的樣子,所以才沒有來打招呼,真是對不起。”

“誒?是這樣么,我一點都沒注意,你不用道歉啦,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不是那樣的,我想說的是……”

“啊啊!夏夜知道了!”

暖冬鳥嬌弱的聲音被暖夏夜打斷,只得在一旁默默站著,選擇了沉默。

暖夏夜用一臉試探性質的表情看向游太,旋即左顧右盼,湊到游太跟前。

游太本能的想要閃躲,暖夏夜的話已經跟隨著出口。

“學長,你是……妹控吧?”

“是啊。”

比光速更快的,是游太的回答。

“竟然承認了!”

“而且還是秒答,老實說,卷毛同學,你剛才的回答,導致你現在的點數是負350分。”暖春曉不動聲色地拉開與游太之間的距離。

雖然臉上掛著笑容,音色也依舊悅耳動聽,游太卻完全沒有從對方身上感受到笑意。

她是代表著春天沒錯吧?

如果可能的話,游太希望能找那個帥到有些犯規的中年大叔商量一下,建議改成暖春鳥和暖冬曉。

當然了,這些是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事。

也只是游太自己在心里略微吐槽下罷了。

“那離我的負500目標又接近一步了呢。”

“負400點。”

真是的,這個女人究竟是怎么回事?

“幾位客人,那個,后面還有客人正在排隊,可以請先就坐么?”

在店員的委婉催促下,低著腦袋的暖冬鳥和始終沒有加入幾人對話的暖秋畫,也并肩走了過來。

不知道是不是游太看錯了,那只水藍色的大猩猩,好像一直在看宇文薰,臉上還浮現著淡淡的紅暈。

似乎,是在害羞的樣子。

于是,身為輕小說界的究極大佬(前),游太再一次,發揮了他異于常人的腦回路與邏輯推理能力。

她討厭我=她討厭男人。

她看到宇文薰后突然害羞=她或許對女性有好感。

討厭男人+對女性有好感=喜歡女人。

我悟了!!!

賭上妹妹的名號,謎團全部解開了!

真相,永遠只有一個!

暖秋畫,喜歡女孩子。

數學極差的游太,在這一刻有種自己解開了哥德巴赫猜想的強烈頓悟感。

默默在四人桌坐下的暖秋畫,悄悄摸摸地看了一眼隔壁的卷發少年。

俊俏的臉龐被頭發完全遮擋,見過少年真實容顏的她,不禁想象少年戴上自己挑選的那副眼鏡的模樣。

臉色,又紅了幾分。

希望……宇文老師沒有發現,她買的那副眼鏡,是為這名少年挑選的。

即便她并沒有對少年抱有那種念頭,可十六歲的少女……

仍舊無法控制心跳的頻率。

早知道,就買那副黑色的了。
小提示:在搜索引擎輸入"大熊貓文學",即可找到本站,謝謝。
82.人只要活著,就會邂逅。

(快捷鍵←)
(快捷鍵→)
小提示:按 ← (鍵盤左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盤右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