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大熊貓文學 輕小說我的女友是輕小說作家 90.周日即將落幕了么? 返回書頁
 

我的女友是輕小說作家  90.周日即將落幕了么?

類別:  | 青春日常 | 我的女友是輕小說作家 | 櫻小姐是天   作者:櫻小姐是天  書名:我的女友是輕小說作家  更新時間:2021-03-27
 
 
90.周日即將落幕了么?
或許是少年的話語來得太過倉促,四名相貌相同的美少女臉上,同時露出愕然的表情。

游太表面不動神色,內心感嘆著四胞胎不愧是四胞胎,現在的表情根本就是一模一樣。

若是忽略發型與穿著打扮的話,絕對沒有人能分清她們。

春、夏、秋、冬。

無一不是驚愕地看著他,仿佛還沒有從他剛在的交友宣言中回過神來。

少頃,四胞胎們陸續換上各不相同的表情,總算讓游太產生她們是四個不同個體的實感。

“哈?為什么我非要和你成為朋友不可?你是笨蛋么?我拒絕。”

“哦哦!腳踏四條船的宣言!學長最后一定會掉腦袋的!”

“游……游太同學,不用為了我做到這種地步的。游太同學,明明也很不擅長應付女孩子。

能有這份心意,我就已經很高興了。”

暖秋畫意料之中的甩給他一個高傲不屑的眼神,暖夏夜一如既往地說著胡言亂語。

他完全無法理解為什么要把交朋友形容成“腳踏四條船”,他又不是在表白,只是單純的交朋友而已。

至于暖冬鳥的回答,則讓他微微心安了些,對方還記得他患有女性恐懼癥的事,只是這樣就已經能讓他開心了。

或許是看過了太多麻煩的女性,接觸到暖冬鳥如此單純善良的女孩子,相信不論是誰都會淪陷的。

暖冬鳥這名少女,一定是由世間所有甜美的事物組合而成的。

以此作為代價,神明給予了她無法與男性接觸的詛咒。

真是……何等惡趣味的神啊。

但是,或許也正是因為如此,暖冬鳥才能將那份單純,保存至今吧。

游太向惡趣味的神明道謝。

沒有人能從這份單純的可愛中掙脫,游太也不例外。

并沒有男女間復雜的情愫,與性別無關,相貌無關,游太只是純粹地,想要與名為“暖冬鳥”的這個人類個體,成為朋友。

“噗嗤——”

就在少年感慨暖冬鳥的可愛之時,身旁傳來的不適時宜的突兀笑聲。

“哈哈……哈哈哈哈………卷毛少年,你剛才說什么?要和我們所有人成為朋友?”

四季中,象征春季的少女,正毫無形象的捂著小腹,好看的雙眼彎成月牙,“咯咯”笑個不停,仿佛是聽到了今年最好笑的笑話。

“我并不覺得,這有什么好笑的。”游太平靜地說著。

“卷,卷毛同學,你果然……真的是很有趣呢!

啊哈哈……竟然說要和我們都成為朋友,這個人是笨蛋么?哈哈……哎呦,肚子好痛……”

面對剛才還散發著冰冷威壓,此刻卻威嚴盡散的暖春曉,游太仍舊是一臉冷漠。

這個女人可是很擅長偽裝的,他已經領教過了。

“笨蛋已經有人說過了,不需要說第二次。”游太能感受到他這句話出口后,暖秋畫瞟來的白眼。

怎么說呢。

用暖冬鳥的臉做出那種俏皮表情,還真是……挺可愛的。

大概過去了半分鐘,笑到脫力的暖春曉在桌上趴了會兒,慵懶地支起身子,高聳的山脈擠壓在桌面上,柔軟地變形著。

游太默默移開視線。

“啊啦……卷毛同學在看不該看的地方哦。”暖春曉泛起不懷好意地笑。

“只看了一眼而已。”

“啊咧?竟然沒有否認,一般來說不該否認什么都沒看到么?”暖春曉揶揄地笑著。

“反正對你又沒用。”

“哦呀,看來卷毛同學開始有些了解我了呢。”暖春曉露出好看的微笑,游太并不知道少女的這個笑容底下藏著什么,他實在是不擅長應對暖春曉這類女生。

“哼——變態。”暖秋畫鼻子輕哼。

游太有些莫名其妙地看她一眼,對于自己為什么會被罵這件事,根本就是一頭霧水。

或許,少年早已忘記在周一的那個放學后,在看到她裙底的那抹水藍色后,完全否認的那件事。

“我并不想了解你就是了。”

“誒~~~明明還想說和我們四個做朋友。”

“你們只是順帶的。”游太毫不留情地說道。

“真是過分的說法,姐姐我受傷了。”暖春曉捂著顫巍巍地高聳山脈,語氣誘惑。

“啊!夏夜知道,這個叫做……唔……通房丫頭!

哎呦!”

暖夏夜腦袋遭到暴擊,可憐兮兮地看向游太。

“別看我,不是我打的。”

“我打得!”

暖秋畫又用手戳了戳與暖夏夜這張幾乎與她一模一樣的臉,面色微紅,沒好氣地說道:“一天天的,哪來這么奇怪的詞,不會用就不要亂用!”

“誒?夏夜說的不對么?”

“完全不對!”

“那通房丫頭是什么意思?”

面對暖夏夜那雙正在說“我很好奇!”的異色眼睛,暖秋畫支支吾吾了半天,又揮手敲響了暖夏夜的頭。

聲音并不好聽,因此游太在心中斷定,果然不是個好頭,怪不得是個笨蛋。

“夏夜反對暴力!這是家暴!”暖夏夜鼓著腮幫子,又說:“學長,要不你把小畫畫帶走吧,我們家姐妹夠多了,你把她帶回家,慢慢打,以后就不要打夏夜的頭了。

反正小畫畫的腦袋和夏夜……唔,夏夜的腦袋好像有點不同,不過手感應該差不多。學長以后就……唔唔唔唔……”

暖秋畫頂著大紅臉,雙手揪著姐姐的腮幫子不斷拉扯,羞憤地說:“讓我看看是哪張嘴正在亂說話。”

“嗚嗚嗚……學長久面(救命)……”暖夏夜的臉頰像棉花糖似的,在暖秋畫手中變換成各種形狀。

無視這對姐妹的耍寶,游太頭痛地揉了揉太陽穴。

“我的妹妹們可是這樣的家伙哦。”恢復正常狀態的暖春曉,指了指打鬧著的夏秋姐妹。

“我知道。”

“竟然想和這樣的四胞胎姐妹成為朋友,你的腦袋看來也病得不輕。”暖春曉微微感嘆。

游太很想吐槽說你也是四胞胎的一員,但是他深知禍從口出的道理,憋在心里沒說。

“暖冬鳥同學,是第一……”游太頓了頓:“第一個想想要和我成為朋友的女孩子。

我雖然對她還不了解,對你們之中的任何一人都不了解。

即便如此,我也想試著去改變自己,為了……不再讓愛著我的家人傷心。”

“我也……拜托春曉姐了,我想和游太同學,好好相處。

如果春曉姐非要反對的話,我或許還會像以前那樣,聽春曉姐的話,再也不和游太同學來往了。

但是!我說不準會因為這樣而討厭春曉姐!”

“誒?!竟然已經到了那種程度么!?”

“是的!說不定還會連續一個星期……不,連續一個月都不和春曉姐說話!”暖冬鳥雙手捏拳,認真地點了點頭。

暖冬鳥,正用她能想到的,最殘忍的酷刑,威脅著同胞姐姐。

“唯獨那樣絕對不行!”暖春曉一臉世界末日即將到來的表情。

她先是扶了扶額頭,又對上面前的妹妹與游太決絕的視線,輕輕嘆氣,有些妥協地說道:

“竟然用這招……也太卑鄙了吧。”
小提示:在搜索引擎輸入"大熊貓文學",即可找到本站,謝謝。
90.周日即將落幕了么?

(快捷鍵←)
(快捷鍵→)
小提示:按 ← (鍵盤左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盤右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