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大熊貓文學 輕小說我的女友是輕小說作家 93.劇情的分歧點竟然取決于中午吃什么。 返回書頁
 

我的女友是輕小說作家  93.劇情的分歧點竟然取決于中午吃什么。

類別:  | 青春日常 | 我的女友是輕小說作家 | 櫻小姐是天   作者:櫻小姐是天  書名:我的女友是輕小說作家  更新時間:2021-03-28
 
 
93.劇情的分歧點竟然取決于中午吃什么。
被女孩子當面表白這種事,游太有過不少次經歷。

她們大多會流露膽怯,臉上布著單戀少女獨有的羞意,閃耀著無可比擬的青春之色。

那段時期的游太,還是個對女性身體結構好奇的色小鬼。可即便是這樣的他,也不曾答應過任何一個女生的表白。

若沒有抱有與對方相同的心意,只為了欲望而答應下來。

那樣過分的事,是絕對不被允許的。

可說到底,那也只是曾經的游太。如今的他,早已與那種事情絕緣,否則也不會和龍小司那樣的家伙混在一起。

那么,在大庭廣眾之下,被四名相貌相同,像是克隆人般的美少女們圍在一起,莫名其妙地聽到“當我的男朋友”宣言。

是不是,搞錯了什么呢?

游太明白自己長得很帥,那種事他很多年前就已經知道了,但他可還沒自戀到,僅僅只是露個臉,就能直接俘獲這名性格強勢,讓人捉摸不透的少女的芳心。

真的,不至于。

“春曉?你在說什么?!”

“誒誒誒誒~~~姐妹修羅場?!小呆鳥大危機!”

“唔!夏夜姐不要亂說啦!我才不是對游太同學有那樣的想法!”暖冬鳥紅著臉否認,又將目光看向坐在另一側的暖春曉,低下腦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游太在短暫的驚訝過后,輕嘆道:“為什么要說這種話呢?”

“啊咧?難道是我說的不夠清楚么?我還挺喜歡你的臉的。”暖春曉仍是一臉天真俏皮。

游太無法從她的行為以及言語中,感受到一絲一毫對他的好感。說白了,全是偽裝。

這個女人,到底是多喜歡說謊啊。

“還是說……我的長相,不是游太同學喜歡的類型?”

“…………”

明明只是一個關于臉的反問句,游太卻能感受到身邊投來兩道視線。

一道帶著嬌羞含蓄,另一道則是赤裸裸地注視。

“學長,友情提醒,夏夜我和春曉長得一樣哦。”少女發出暗示,大有游太的回答不令她滿意,就要大鬧一場的架勢。

誰關心你們長不長得一樣啊!真是一個比一個麻煩!

不知是出于何種心態,一時語塞的游太,竟選擇再次向暖秋畫遞去求助的目光。

明明在不久前,他還將少女視作大猩猩。

人生果然世事難料,他的人生課題又多了一項能寫的事情。

暖秋畫面色如常,仿佛什么都沒感受到,淺淺地喝了口飲料,輕拂垂在耳邊的黑色發絲。

她停頓了會兒,輕聲說:

“無聊。”

“秋畫難道不在意游太同學對我們的看法么?”

“如何判斷評價一個人不是靠外貌長相,而是品行。”暖秋畫高傲的聲音,一如既往。

暖春曉聞言輕輕歪了歪腦袋,有些詫異于暖秋畫的回應,旋即嘴角帶笑地看著暖秋畫,說:“真是狡猾的回答呢,不愧是秋畫。”

暖秋畫繼續喝著飲料,沒有接話,眼神掃過游太一眼,若無其事地看向了玻璃窗外。

“吶,游太同學,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哦。”暖春曉似乎是不想就這樣放過游太,好看的微笑透著咄咄逼人的氣勢,讓人情不自禁聯想到坐于王座之上的女皇陛下,在下一刻就會命令舔她的黑絲長腿。

“春曉。”

暖秋畫望著窗外,緩緩出聲。

“怎么了?我狡猾的妹妹。”

“…………她們,要回來了。”

“啊啦?”暖春曉側頭看去,玻璃窗外,一度離去的宇文薰與游小魚的輪廓逐漸清晰。

“看來,只能聊到這里了呢。”暖春曉的口吻不帶遺憾,游太只聽得出她似乎正愉悅著。

“吶吶,游太同學,如果你真想和我們交朋友的話,讓我們星期一在學校好好聊吧。”

“……………”

在學校?讓他和這對四胞胎?

光是聽著,麻煩的氣息濃郁地幾乎快令他窒息。

“既然是朋友的話,那么在學校相處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吧。”

“春曉姐,游太同學在學校里是無法……”暖冬鳥作為游太的同班同學,游太平日里對待女生的態度,她是在座的人中,最有發言權的。

游太他……在學校里,絕對無法與女生獨處。

“我知道了。”

“欸?!”暖冬鳥驚慌地側頭看向游太,她不明白少年為何會答應的如此干脆。

“那,明天在學校遇見我們,游太同學可一定要向我們打招呼哦。”春季少女的笑容,就如她的名字一樣燦爛。

“…………我盡量。”游太在猶豫過后,淡漠地點頭。

伴隨著高跟鞋“踢踏踢踏”地聲音越發接近,少年與四名少女都默契地閉口不談。

游太默默喝著檸檬水,四胞胎們則是拿出手機,虛擬鍵盤按地咔咔作響,時不時地相互對視。

少年意識到了。

這幾個女人,竟然在面對面的時候,用群聊。

忽然,正埋頭打字的暖夏夜抬頭看了一眼游太,壓低聲音地說道:“夏夜才不要和學長做朋友。”

“哦。”

“但是夏夜也不想被排除在姐妹之外,所以學長想和小呆鳥交朋友這件事,身為姐姐的夏夜就大人有大量的通過了。

學長就當小呆鳥的朋友好了,妹妹的朋友,即是朋友,也不是朋友。

唔姆!不愧是夏夜,真聰明!”兜帽異色瞳少女頭頭是道地說著,游太則一句都沒聽懂。

為什么她要用這種高高在上的語氣說話?

區區一個暖夏夜,一個笨蛋而已。

在這之后,暖秋畫也臉色平靜地抬頭看了他一眼,沒有說話。

“游太,和你的同學們聊得怎么樣?”

“不怎么樣。”

宇文薰帶著游小魚回到位子上,游太依然沉浸在剛才與四胞胎的話題中。

他在腦海中梳理脈絡,總得來說,他想與暖冬鳥交朋友,就必須一拖三。

暖秋畫似乎本就沒打算干涉暖冬鳥的交友,還算好些。

唯有暖春曉有些難搞,那種性格的女孩子是游太覺得最麻煩的,眼下也只能被對方牽著鼻子走。

至于暖夏夜……

區區笨蛋,根本不足為懼。

于是,在宇文薰各種詢問下,游太略帶膈應的將這頓飯吃完。

少年嘆著氣:

早知道,中午就不來吃披薩了……
小提示:在搜索引擎輸入"大熊貓文學",即可找到本站,謝謝。
93.劇情的分歧點竟然取決于中午吃什么。

(快捷鍵←)
(快捷鍵→)
小提示:按 ← (鍵盤左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盤右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