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大熊貓文學 輕小說我的女友是輕小說作家 107.明明仍是初秋之季,春日卻悄然來臨。 返回書頁
 

我的女友是輕小說作家  107.明明仍是初秋之季,春日卻悄然來臨。

類別:  | 青春日常 | 我的女友是輕小說作家 | 櫻小姐是天   作者:櫻小姐是天  書名:我的女友是輕小說作家  更新時間:2021-01-10
 
 
107.明明仍是初秋之季,春日卻悄然來臨。
磨砂玻璃上匯聚著水霧,源源不斷地霧氣正在升騰。

淋浴房內,潔白無瑕的身體享受著水流溫柔地親吻,水珠順著好看纖細的脖頸,一路向下滾落。

驀地,花灑的閥門擰緊,雨水漸停,淅淅瀝瀝地水珠像是斷了線般,滴落在后頸,掠過白皙的背脊,陷入溝壑。

光著身子從淋浴房內出來,用毛巾拭去肌膚上的水珠,老舊的中央空調嘩嘩作響,暖風吹在身上,涼颼颼地。

打開吹風機,柔順的黑發如鯉魚旗般在風中游動。

待到頭發完全干燥,穿上白凈的襯衫,理平藏青色西服衣領的褶皺,在四下無人的更衣室內,對著鏡子輕輕撩起額前的發絲。

深灰色的瞳孔內,倒映著唇紅齒白的美少年。

少年絕色,不顯波瀾。

松開撩起頭發的手,烏黑柔順的卷發蓋住臉龐。

游太對著鏡子,撥動微卷的劉海,用手指輕輕拉直,長度已經超過了鼻尖的位置。

松開回彈,發梢扎入眼瞼,總覺得……怪難受的。

游太的目光瞥向放在一旁的黑色眼鏡盒,拿起后翻開,露出里面的眼鏡。

鏡框整體由銀色金屬與水藍色涂層組成,沒有太多雜亂的設計,簡約清爽,鏡片比游太碎掉的那副要寬大一些。

他雖然不懂時尚之類的東西,但這副眼鏡第一眼看去,確實是能讓人眼前一亮的款式,顏色比較偏向于白皙皮膚的人使用。

游太從眼鏡盒內取出眼睛,自言自語道:“一般人會送和自己的內褲同款顏色的東西給男生么?這個白癡…”

腦海中,再次回憶起那個初秋的放學后,忽然闖入自己生活中的那頭,水藍色的猛獸。

“喔,她是暖秋畫,不是一般人,那沒事了。”

游太找到了足夠說服自己的理由。

略微打量手中的眼鏡,游太發現鏡片是沒有度數的平光鏡。

連自己沒有近視這種事都知道,究竟誰才是跟蹤狂啊。

游太在心里想著絕對不敢當面說出口的話。

他也僅僅是自己在心里吐槽,想來,這件事在經歷過躲避球比賽事件后,在高二班里早已不是秘密。

他只是覺得有些意外,暖秋畫會專門把這件事記下。

右手撩起劉海,將手中的眼鏡戴上。

一張文藝俊俏的少年臉龐,出現在鏡子內。優雅的水藍色,與少年深灰色的眸子相映成輝,顯得斯文又溢滿文學氣質。

感受著鼻梁熟悉而陌生的冰涼觸感,游太將劉海放下,那個看不清臉,有些陰沉難以接近的游太,再次上線。

游太看著鏡子中自己的新形象,意外地并不算太排斥。

為以前有些可惜的是,眼鏡的款式太過精美,如果能再不起眼一些,土氣一些,就再好不過了。

再次花了幾分鐘,勉強制服胡亂翹起的卷發,游太輕輕推動鼻梁的水藍色眼鏡,提起塞入運動服的帆布包,出了學校更衣室。

來到走廊,游太一眼看到正靠在欄桿上的兩名兩名少女,少女們皆是藏青色的西式外套與淺灰色百褶短裙,同時背對著他。

聽見更衣室的門傳來動靜,暖秋畫微微側頭,看見了正戴著水藍色眼鏡的少年,平靜的表情看不出她此刻是什么想法。

“游太同學,那副眼鏡,非常適合你哦~”

“謝謝。”

暖冬鳥一如既往地害羞著臉,但卻比某些秋季少女要坦率得多。

游太總覺得這句話有些耳熟,他似乎今早才對短發少女說過。

“看我干什么?難道是在指望我夸獎你么?不要自作多情,我和你可不是那么好的關系。”暖秋畫嗤笑了兩聲,神情高傲。

真想讓龍小司也看看暖秋畫的這副嘴臉,讓他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只有傲,沒有嬌。”

“干嘛不說話。”

“沒,你說得對。”

“哼——”

游太無趣的反應,換來暖秋畫用鼻子發出的音節。

對此,游太早已經習慣了,只要這只大猩猩不用武力,任何語言語氣態度上的攻擊,都對他無效。

如今早已是社團活動進行到火熱的時間,這個家伙身為跆拳道社的主將,竟然一臉平靜地翹掉了社團活動。

這就是隊霸么?

游太直呼rbqrbq。

總之,還是早點和這兩位說再見吧,今天已經在學校待得夠久了。

只要平安無事的回到家,除去意外發生的體育倉庫事件,倒也算不上是個多么糟糕的周一。

“那么,暖冬鳥同學,暖秋畫同學,明天見。”游太一臉淡定地說著道別的話語。

努力不去想兩名少女站在男生更衣室門口的理由,究竟是為了什么。

無論是什么,都代表著麻煩。

“誒?游太同學,要回家了么?”

“嗯,我家還有一只正在嗷嗷待哺的十四歲蘿莉。”

“真是惡心的叫法。”

要你管我。

游太在心里回懟。

“也是呢,讓小魚同學等太久,畢竟一定會擔心的。”

善解人意的暖冬鳥,說著游太愛聽的話。

不愧是能在市級作文比賽中拿第二名的才女,說出來的話就是比隔壁那位要強。

“那就盡快過去吧,早點處理完,咱們也能早點回家,我今天可是專門去社團請假了呢,可別給我拖到明天啊你。”

“哈?”

這只大猩猩,又在講他聽不懂的猩猩語了。

面對游太略顯懵逼的反應,不知為何,暖秋畫的心情忽然愉悅起來,露出像是在百貨商場遇見有趣的玩具后,走不動道的表情。

讓你總是裝高冷!哼哼——

游太被這股眼神盯得,沒由來地打了個冷顫。

“你好像,忘了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假面超人要五點才會播。”

“你是五歲小孩么?”

“是的,小孩現在要回家吃奶了。”游太淡漠地回答著。

“什……!變態!”

“游,游太同學!不要在學校說那種話啦!”

游太看著臉色同時泛紅的少女,一邊感嘆著不愧是同胞姐妹,又不禁思考她們滿腦子都在想些什么。

五歲孩子吃奶,難道不正常么?

正在談論間,游太的身后傳來嫻靜地腳步聲,與之相伴的,是如春天般溫暖的少女柔音:

“原來如此……我知道了,我現在就向小魚同學打電話,告訴她,她的哥哥說十四歲的可愛妹妹正等他回家,他要回家吃奶。

呼呼呼~~好期待小魚妹妹的反應呢。”

游太:“???”

游太僵硬地轉身,視線內,是一雙并攏壁紙的黑絲長腿,微微顫抖地高聳山脈,以及少女和藹可親地笑容。

少女伸出手輕輕撩動發色異于常人的微卷長發,淺笑著揮動小手:“呀吼——卷毛同學,我來……聽你的答復了。”


小提示:在搜索引擎輸入"大熊貓文學",即可找到本站,謝謝。
107.明明仍是初秋之季,春日卻悄然來臨。

(快捷鍵←)
(快捷鍵→)
小提示:按 ← (鍵盤左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盤右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