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大熊貓文學 輕小說我的女友是輕小說作家 297.善于偽裝的春季少女,說著不得了的話。 返回書頁
 

我的女友是輕小說作家  297.善于偽裝的春季少女,說著不得了的話。

類別:  | 青春日常 | 我的女友是輕小說作家 | 櫻小姐是天   作者:櫻小姐是天  書名:我的女友是輕小說作家  更新時間:2021-05-03
 
 
297.善于偽裝的春季少女,說著不得了的話。
那個男人系上圍裙的樣子,和想象中一樣不適合他。

神情慵懶,仿佛對一切事物都提不起興趣,卻唯有在講述故事的時候,眼睛里才會有少許的光芒閃爍。

雖然,他講得真的很爛。

趾高氣昂地使喚他打掃屋子,搬重物,明明是個男生,身體卻孱弱的不得了。

他還是多鍛煉比較好。

暖春曉去倉庫取了兩瓶未開封的礦泉水,剛擰開瓶蓋正想喝一口,一個沒拿穩,礦泉水瓶從手中脫落,手忙腳亂地在空中接住,水卻灑了一地。

用海綿拖把吸干地面的水漬,暖春曉拿著水回到客廳,那個男人正癱坐在沙發上,掀開劉海,用力的煽著風。

擅長捉弄人的她,一臉理所當然地,將剛才不小心灑了一小半的礦泉水瓶遞給他。

暖春曉已經能夠預料到,少年那一臉無語的嫌棄表情了。

即便如此,她依舊樂此不彼。

可令她意外的是,少年接過她遞來的瓶子,幾乎不帶任何的猶豫,便咕咚咕咚地喝了起來。

沉迷補水的游太并未發現,暖春曉有一瞬間呆了呆。

這個男人,就這么想和我喝同一瓶水么?

真是遺憾,那瓶水我并沒有喝過哦。

她在心里壞壞地想著。

在這之后,游太再也沒去喝那瓶水,引得暖春曉在一邊偷笑。

兩人又打掃了院子里的獨立倉庫,等到全部結束,已經是太陽下山的時間。

福利院的小朋友們進入晚飯時間,在暖春曉的拉扯下,游太無奈與他們一同坐上了餐桌。

并且,他第一次在這見到了大人,是兩名模樣在四十歲左右的中年大嬸。

聽說是因為今天要參加所屬街道的什么培訓,才出門了一整天。

游太終于感到釋然,他原本還在奇怪,一家兒童福利院里,怎么會連一個成年人都沒有。

兩名大嬸都是不錯的人,十分好相處,唯一讓游太感到不適的,便是她們同時看著游太與暖春曉的曖昧眼神。

真是的,到底要說幾遍才能聽懂,我和這個女人一點關系都沒有。

晚飯過后,游太與暖春曉共同告辭,小朋友們扎堆地在院子里,遠遠地沖他們揮手。

夕陽逐漸下沉,赤橙色的余暉灑滿大地,十六歲的少年少女行走在樹葉飄落的坡道,彼此間一言不發。

摹地,少女略顯輕柔,像是附著魔力的聲音響起:

“感覺如何?”

游太默默回頭看她一眼,并沒有在打電話,確認她是在與自己說話。

“你是說哪方面?”

“哎呀……當然是在說我了,有對我刮目相看么?”

暖春曉眨著靈動漂亮的大眼睛,眼底清澈地像是山澗清泉。

“不知道你是哪來的自信說這種話。”

“討厭啦,我一直都對自己的魅力很有自信。”

“哦,這樣啊。”

“反應好冷淡,就不能再多說幾句話么?”

“………討厭啦,我一直都對自己的孤僻很有自信。”

游太故意模仿著暖春曉的語氣,說著令人淚目的發言。

暖春曉聽完后當即一愣,隨后發出銀鈴般的笑聲。

“哈哈哈……卷毛同學,你果然很有意思呢。”

“抱歉,我完全不懂剛才這句話的笑點在哪。”

游太冷淡著臉,拉開與暖春曉之間的距離,面對她這種建立在他人悲傷之上的愉悅,游太由衷感到生理不適。

話雖如此,游太也無法一走了之,原因很簡單,他不認路。

因此游太只好乖巧地跟在暖春曉身邊,一邊與她保持著距離,一邊默默地觀察她的行走路線。

“吶,卷毛同學。”

游太瞟了她一眼,沒有應答。

“其實,我昨天回去后,有去看了你以前寫的小說哦。”

這還真是個讓人開心不起來的情報,游太一點都不想知道。

“啊咧?不好奇我的感想么?”

“不好奇。”

“什么嘛,真沒勁。”

嘴上這樣說著,但是暖春曉似乎對于游太的冷淡反應并不意外,可能是已經有些習慣了。

暖春曉不清楚游太在與自己的妹妹們單獨相處時,是什么樣的狀態。

但僅以她所見到的,與自己單獨相處時,這名少年一直都是冷冷淡淡,不愛說話。

也不知道,這樣的男人,究竟是靠什么吸引她那愚蠢的妹妹們。

暖春曉與她們不同,她并不對這名少年抱有好感,非要說的話,討厭的感情或許更多一些。

即便是像現在這樣接近他,捉弄他,也只是為了展現她身為暖春曉別具一格的魅力。

想要淡化他在妹妹們心里的形象,她能做的只有這樣而已。

這是她最擅長的事情,想要獲得男孩子的好感是非常容易的。

只要會偽裝就好了。

偽裝成貓。

偽裝成老虎。

偽裝成被雨淋濕的狗狗。

想出這段話的作家,真是個不得了的家伙,沒有男人能夠抵擋這樣的誘惑。

更何況,她還是暖春曉。

“我也……能夠做到么?寫小說。”

少女突如其來的發問,令游太一愣,旋即又恢復清冷的神態。

“為什么?”

“可能是因為不想荒廢自己的才能?”暖春曉可愛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看著游太。

然而,少年不為所動。

“我是說,為什么要說這種自己并不喜歡的話。”

暖春曉的表情一瞬間有些僵硬,但也只是稍縱即逝。

下一刻,暖春曉依然是那個暖春曉。

“當然是為了戳到卷毛同學你的性癖啊,卷毛同學不是最喜歡寫作的女孩子了么?”

“我可不記得我有這樣的興趣。”

“怎么樣?我竟然愿意為了卷毛同學到如此地步,有沒有很感動?”

“并沒有,反而覺得有點惡心。”

“對正在倒追你的漂亮女孩子說惡心,未免也太差勁了。”

竟然說“倒追”,看來這女人真的是病得不輕。

“我說,暖春曉同學,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前段時間還說過,你對寫小說并不感興趣吧。”

“啊咧?我有說過這樣的話么?”

暖春曉故意歪著可愛的小腦袋,一副“寶寶不記得了”的裝傻模樣。

“并且我還說過,如果你想寫小說,千萬不要來找我。”

“我只是想要展現自己身為寫作女孩的屬性。”

“大可不必。”

“為什么呀。”

游太忽然停下腳步,暖春曉再走出兩三步后,同樣也停下身子,回身看向身后的少年。

“因為……我并不喜歡寫小說的女生。”


小提示:在搜索引擎輸入"大熊貓文學",即可找到本站,謝謝。
297.善于偽裝的春季少女,說著不得了的話。

(快捷鍵←)
(快捷鍵→)
小提示:按 ← (鍵盤左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盤右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