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大熊貓文學 輕小說我的女友是輕小說作家 348.不止是他,他身邊的人都在改變自己。 返回書頁
 

我的女友是輕小說作家  348.不止是他,他身邊的人都在改變自己。

類別:  | 青春日常 | 我的女友是輕小說作家 | 櫻小姐是天   作者:櫻小姐是天  書名:我的女友是輕小說作家  更新時間:2021-06-24
 
 
348.不止是他,他身邊的人都在改變自己。
周四的陽光透過玻璃,灑在活動教室的桌上,為少女伏在桌案上的白皙雙手,披上薄薄的金紗。

少女赤紅色的瞳孔所閃耀的光芒,比周四的陽光,更為灼熱。

“這部分劇情,角色的對話用力過頭,再精簡一些,就算不解釋的那么清楚,觀眾也能理解的,你這樣寫有些冗長了。”游太指著筆記本上的某一頁。

“你的長處是能夠想出令人驚訝的故事,在對話上面,可以多向暖秋畫學習。

朗讀劇這個載體很難發揮你的優勢,如果不是你的故事更為優秀的話,暖秋畫要比你適合的多。”

游太絲毫沒有顧忌地說教著,暖夏夜沒有像之前那樣鬧著別扭,而是用心將游太的話記在心里。

“開場白的地方我也說過很多次了,不要一上來就鋪設定,如果不是真的有趣到極致的話,觀眾是不會買賬的。

你有信心寫出比職業作家更有趣的設定么?”

少年用自動鉛筆在紙頁上框住一大段文字。

“這部分全部去掉,改用更……喂,你在聽我說話么?”

游太正說著,卻發現身邊的少女柳眉微蹙,注意力顯然不在筆記本上。

自己花費著功夫替她講解,結果這家伙竟然在開小差,難怪只有她是一年級,上課的時候肯定也沒有認真聽講。

游太鄭準備抬起手,給予她教學的鐵錘。

“吶,學長。”暖夏夜突然出聲,游太的手沒能落在她腦袋上。

“為什么,只能由夏夜寫劇本呢?”

“都到今天了,你怎么還在想這件事,當然是因為你的故事比暖秋畫的更有趣啊。”

“不是的,夏夜不是在說這個!為什么只能是夏夜在寫?”

“哈?”

暖夏夜的話在游太聽來,完全意義不明。

這個家伙,腦袋終于開始出現問題了么。

每一名職業作家,都經歷過趕稿到出現精神混亂的問題。對于作家來說,根本就是家常便飯。

為了不讓連載開天窗,哪怕削減自身的壽命,也必須寫出來。

所謂的職業作家,每一天都是這樣的截稿地獄。

明明才開始寫作,就已經出現精神問題,這可不是個好兆頭。

“所以說,小畫畫更擅長寫對話,那讓小畫畫來寫不就好了?”暖夏夜像是發現了世界真相一般,興奮地抓著游太握筆的手。

“你在說什么?”

寫作之人的路是孤獨的,故事中的一切,乃至世界,都只能由作家自己來完成,這是絕對的法則。

然而,游太在這一刻陡然愣住。

確實,在一眾輕小說雜志內,任何一部連載作品,都必須由作者獨立完成。

不只是小說,漫畫也同樣如此。

可是,在游太的認知內,還有許多知名作家共同撰寫的作品。

游戲,電視劇,TV動畫,電影。

許許多多的故事劇本,都是由多位作家共同完成的。

甚至還有一些TV動畫,長達13集的內容,每一集的監督與腳本都各不相同。

文學創作社并不是在寫小說,而是一部能夠展現社團特色的朗讀劇節目。

無論寫稿人是誰,只要故事有趣,并且是由文學創作社獨立完成的就好。

暖秋畫,也是文學創作社的一員。

“夏夜把故事的劇情全部寫出來,然后讓小畫畫寫出更加出色的角色對話,這樣不就能夠解決問題了么?

小畫畫的話,一定能夠寫出比夏夜更加生動的角色,學長不也認同這點么!”

“但是,這種事……”

至今為止,游太所創作的任何故事,都是他自己完成的。

無論是多么知名的作家,都會有與責編商討內容的經歷。

輕小說,漫畫,動畫,電影。

這些都是由無數人的構思,無數人的心血構筑而成的。

然而,游刃有魚不同。

在他的職業生涯中,他從未與任何人商討過自己的故事劇情,連那個人也不例外。

每一段劇情,每一個角色的心境,他們的所作所為,都是少年獨自將其呈現在讀者面前的。

與他人共同完成創作這種事,游太想都未曾想過。

“嘿……很有趣的提案嘛!”

活動教室的門突然打開,蜜糖色的長卷發微微飛揚,少女雙手抱胸,嘴角上揚著賞心悅目的弧度。

游太與暖夏夜同時向站在門口的人看去。

“夏夜,我都聽到了,就你那小腦瓜來說,是個不錯的主意。”

這迷人獨特的嗓音,除了暖春曉之外,不會是其他人。

“春曉,啊……還有小畫畫也在。”

暖春曉身后,暖秋畫也站在那,秋季少女似乎還在為暖夏夜的話而感到驚訝。

暖春曉徑直走入活動教室,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

“夏夜,剛才的事情再詳細說說,但是在那之前,我覺得你應該先放開卷毛同學的手。”

“唔!!”

察覺到這一事態后,暖夏夜立刻浮現出像是暖冬鳥的害羞慌亂表情,松開了游太的手。

游太不動聲色地將手放到桌子底下,就算是他,也覺得這個場景實在是有些尷尬。

暖春曉略帶深意地看了一眼游太,動作自然地摸了摸自己的薄唇,綻出好看的微笑。

于是,游太移開了視線。

“夏夜,你剛才說的讓我寫對話,是什么意思?”

暖秋畫坐在后,率先問出了自己的疑惑。

暖夏夜偷瞄一眼身旁的游太,臉上的紅色逐漸消退,又變回了那個活潑的夏季少女。

“學長說我寫不好角色之間的對話,可是小畫畫不是很擅長嘛,那為什么還要讓夏夜來寫嘛。”

暖夏夜認為自己的說辭毫無破綻,邏輯性堪稱完美。

“這是你的故事。”

暖秋畫在這方面與游太相似,他們都認同寫作之人是孤獨的道理,旁人沒有對故事指手畫腳的權利。

“可是,又不是在寫小說,這個節目也不是夏夜一個人的節目,是大家的節目。

是文學創作社,還有輕音社,我們共同的朗讀劇呀。”

暖夏夜的話,讓暖秋畫變得沉默。

游太看著暖秋畫,同樣說不出話來。

從客觀上來說,暖夏夜的提案是正確的,這好比一個團隊需要定制一套方案,那么屬于這個團隊的人,每個人都由貢獻自己能力的權利。

同樣的,這個方案也不屬于任何一個人的成果,是團隊共同的努力。

社團,亦是如此。

“我倒是覺得夏夜的提案很有道理,比起讓夏夜寫自己不擅長的東西,兩個人一起合作,發揮各自的長處,難道不是最優解么?”

身為朗讀劇的發起人,同樣也是文學創作社的實際掌控者,暖春曉顯然是站在暖夏夜這邊的。

“而且,距離校慶的日子也越來越近了,我們沒有那么多時間浪費,劇本完成過后,我們還要進行排練,輕音社也要根據劇本內容來進行演奏。

你們應該還沒忘記吧,我們正在被學生會盯上這件事。

在這里進行毫無意義的推讓,真的以為我們不會被廢社么?”

不愧是暖春曉,不僅擁有一下子就讓所有人都陷入沉默的強大控場能力,甚至讓游太與暖秋畫一句反駁的話都說不出來。

“秋畫,你能寫得吧。”暖春曉看向暖秋畫。

暖秋畫先是看了一眼滿臉期待的暖夏夜,又看向被烏黑卷發遮擋,看不清表情的少年。

“小畫畫,來一起寫吧!一定會很有趣的!”暖夏夜毫不氣餒地勸說著。

“可是,我……”

“難道是在嫌棄夏夜的故事么?”

“我怎么可能會那么想。”

暖夏夜猛地站起身,整個人幾乎快趴在桌面上,雙手拉過暖秋畫的手,緊緊握在手心。

“夏夜我想要完成這個故事,但是就像學長說的那樣,僅憑夏夜一個人的力量是不夠的。

夏夜還沒有厲害到那種程度,夏夜我……需要你的力量。

小畫畫,一起寫吧!

然后,在最棒的舞臺上。

讓那個白毛學生會長,輸得心服口服!”

或許是感受到了暖夏夜語氣中的堅定,以及姐姐的手掌傳遞而來的溫熱。

暖秋畫平靜的情緒,正在被點燃。

她不由自主地看向游太,似乎……是想要求證什么。

寫作是孤獨的,暖秋畫一直都是這樣走過來的。

游刃有魚也同樣如此,想要超越已經成為傳說的他,就必須和他站在同一條起跑線上。

不去依靠誰,僅憑自己的能力。

應該是這樣的……才對。

可是為什么呢?

為什么,我的心臟會跳動地如此劇烈?

我也……想和夏夜一起寫么?

“想寫就寫吧。”

少年的聲音,突兀地在活動教室內響起。

暖秋畫驚訝地看著他。

“克制自己的創作欲,是身為作家最愚蠢的行徑。

我能夠看得出來。

現在的你,一定能夠寫出美好的角色。

讓我見識一下吧。

你的文字。”

“學長……”暖夏夜向游太遞來感激的眼神。

我究竟是在猶豫什么呢?

不是的,并不是猶豫,只是在害怕而已。

害怕暴露自己的缺陷。

我一點都不傲慢,傲慢這種詞匯,是屬于你,屬于游刃有魚這樣的強者的。

我只是個只會模仿的膽小鬼,依靠著不說謊的枷鎖,為自己弱小的心靈筑起虛偽的高墻。

可是,即便是這樣的我……

暖秋畫低著腦袋,聲音低喃。

“我……也,想寫啊”

“嗯!”暖夏夜面露驚喜。

“我也想寫啊。”

“嗯!”

暖秋畫終于抬起了臉,她臉上的表情,是游太熟知的高傲,他已經很久沒有見過少女的這幅表情了。

可是,相比起那時。

秋季少女此刻那慢的神情,游太竟不可思議地……

感受到,屬于她的魅力。

請:m.3zmmm


小提示:在搜索引擎輸入"大熊貓文學",即可找到本站,謝謝。
348.不止是他,他身邊的人都在改變自己。

(快捷鍵←)
(快捷鍵→)
小提示:按 ← (鍵盤左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盤右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