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大熊貓文學 輕小說我的女友是輕小說作家 381.他所說的“我們”里,并沒有“我”。 返回書頁
 

我的女友是輕小說作家  381.他所說的“我們”里,并沒有“我”。

類別:  | 青春日常 | 我的女友是輕小說作家 | 櫻小姐是天   作者:櫻小姐是天  書名:我的女友是輕小說作家  更新時間:2021-07-08
 
 
381.他所說的“我們”里,并沒有“我”。
窗外,湛藍的天際掛著仿佛被烤化的云朵,在空中來回游蕩。

原本還有交談聲的病房,在只剩下暖冬鳥與游太之后,忽然陷入了無聲。

這在往常時,游太幾乎難以想象,他與暖冬鳥之間,本該總是有說不完的話才對。

朋友,就應該是無話不說的存在。

那么現在光是待在一個空間內,身體都會為此而有所戒備,甚至有些抵觸這樣的空氣。

是不是說明,他們的朋友關系,正出現著裂痕呢?

游太由衷覺得,這是一件悲傷的事情。

同樣的,無可奈何。

就如同當初暖夏夜無法接受暖秋畫接替女主角時一樣,游太同樣無法接受與暖冬鳥之間的關系變化。

可是,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呀。

自己撒下了不可原諒的謊言。

即便那個謊言也是無可奈何,可他欺騙了朋友,傷害了朋友這件事,不會有任何改變。

十六歲的少年,深陷于人際交往的苦澀之中。

如果,世界上真的存在于那種關系就好了。

不需要撒謊,甚至不需要言語,便能夠做到互相理解,理解想法,理解難處。

無論發生什么都不會毀壞,與現實相差慎遠,愚蠢而美麗的某種關系。

就像存在與幻想故事中的“圣杯”般的,某種東西。

但是,人類是無法做到相互理解的,這一點游太比誰都清楚。

只要生為凡人,沒有超凡之力,人與人之間就永遠無法相互理解,永遠存在隔閡。

所以人類才會出現紛爭,戰爭。

真是何等弱小而愚蠢的生物。

即便如此,哪怕明知那是存在于虛幻中的東西,少年他……依舊向往那虛無縹緲的真物。

然而,正如那部作品中的女性教師所言。

人與人交往中一定會互相傷害,在傷害過后重歸于好,才會真的走進一個人的內心。

只是游太,并沒有走進誰的內心的信心。

連自己的內心都是封閉的人,是沒有資格去獲取他人的理解的。

即便擺脫了灰色,遠離了節能,游太最本質的想法,依舊根深蒂固。

“呃……你的身體,有好些了么?”

游太無法再放任空氣如此沉悶下去,硬著頭皮說道。

“嗯,好多了,謝謝關心。”

即便在不久前,她已經回答過龍小司同學同樣的問題,暖冬鳥還是不厭其煩地又說了一遍。

對于少年欺騙她這件事,說沒有一點埋怨,那是不可能的。

暖冬鳥只是一名普通的十六歲少女,有屬于自己的情緒,屬于她的喜怒哀樂。

會因為見到少年而喜悅,也會因為他的態度變化而憂愁。

總覺得,他正在疏遠自己。

這并不是暖冬鳥想要的。

“游,游太同學。”

“嗯?”

“你可以,坐到我這邊來么?”少女微微挪動身位,為狹小的單人病床,讓出一絲空隙。

暖冬鳥的聲音依舊有些輕微的沙啞,但相比于那天則要好上不少。

游太有些不知所措,這與他腦海中模擬的情節完全不同。

按照他的設想,哪怕現在被暖冬鳥用手邊的水果砸在胸口上,讓他爬。也毫不稀……

好吧,這可能有點過了。

再怎么樣,暖冬鳥也不是能做出那種事的女生,如果是暖秋畫的話,倒是挺有可能。

“誒?那是……什,什么意思?”他忍不住問了一遍。

少女的臉理所當然的浮現出羞意,能夠說出剛才那樣的話語,已經是她拼盡全力的結果。

讓她再說一遍?

她哪里還有這個勇氣,只得支支吾吾的低著頭,耳根通紅,說不出話來。

如果不是游太確實流露著迷茫的神色的話,她都快懷疑他是不是故意壞心眼,想要看她的笑話。

最終,游太猶豫了數秒,試探著走了過去,腳步聲使得床上的少女心頭一跳。

螓首微抬,少年距離她越來越近。

雖然游太覺得自己真坐在少女病床上,各種意義上問題都會很大,尤其是萬一暖秋畫在這種時候進來的話。

游太有很大的概率會被抓住衣領和褲腰帶,然后像是舉2kg的啞鈴那樣被舉起來,順著窗沿扔進外面的人工湖泊。

只希望掉入水中的時候不要臉先觸碰水面,否側可能會引發EVEC反射,那樣游太多半就涼涼了。

即便心中有著這樣那樣的顧慮,游太還是咬了咬牙,應了暖冬鳥的要求,側身坐在了病床上。

不知為何,若是在這里拒絕暖冬鳥的話,會讓游太有一種失去朋友的失落感。

游太已經失去過一次寶貴的朋友了,那樣的苦楚,他不想品嘗第二次。

他果然,還是不想被暖冬鳥討厭。

感受到少年坐在床邊的觸感,少女嬌瘦的身形猛地一顫,被子下的雙腿緊張地并攏。

十根藏在被窩下的精致腳趾,忍不住蜷曲縮緊。

“那個……”

“那個……”

“你先說。”

“你先說。”

連續兩次的異口同聲,使得這對少年少女都不敢再輕易開口。

過了少頃,暖冬鳥才敢輕輕抬頭看他,發現少年正仔細盯著她。

少女臉上閃過一絲慌亂,支支吾吾地道:“演出時的視頻,我看過了。”

“嗯。”

“游太同學,真的表現的很好。”

“謝謝。”

“最后的場景,和劇本上有些不一樣呢,是臨時修改了劇本么?”暖冬鳥一直聊著文化節的事情。

明明這次的文化節對于她來說,或許留下的只有痛苦的回憶,但她仍舊想要知道更多的事情,想知道關于少年的事。

戀愛是盲目的,會變得只看得見那個人的好。

第一次品嘗戀愛滋味的少女,在少年毫無察覺的此刻,正全力以赴的盲目著。

“不是的,是我忘詞了。”游太說出實情。

雖然聽上去很遜,但游太不愿意在這種地方欺騙她。

“這樣……啊。”

“嗯,全靠暖春曉救了場,否則我們的朗讀劇就會被我搞砸了。

那樣的話,我就真的沒有臉來見你了。”

我們的朗讀劇……么?

暖冬鳥心中泛起淡淡的苦笑。

你口中所說的我們里,并沒有我,不是么?

請:m.3zmmm


小提示:在搜索引擎輸入"大熊貓文學",即可找到本站,謝謝。
381.他所說的“我們”里,并沒有“我”。

(快捷鍵←)
(快捷鍵→)
小提示:按 ← (鍵盤左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盤右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