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大熊貓文學 古代小說姜六娘發家日常 第八章 仇家 返回書頁
 

姜六娘發家日常  第八章 仇家

類別: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姜六娘發家日常 | 南極藍   作者:南極藍  書名:姜六娘發家日常  更新時間:2021-03-28
 
 
第八章 仇家
二進東院臥房內,有兩人對坐桌前,屋內光線昏暗,辨不清形容。

“看衣著打扮,聽口音,他們應來自京城。“聲音蒼老而緩慢。

“這人穿綢緞,使奴喚婢,還雇挑夫挑著恁多行禮,看樣子應是要常住。他抱著的女娃精神還好但胳膊腿無力垂著,該也是病了。裘叔,您說他們是求醫,還是求佛?”這聲音渾厚,應是中年男子。

被喚做裘叔的老者摸出火折子,點燃桌上的油燈。映出老者臉上縱橫交錯的刀傷和身上的蒼青色粗布長衫,對面的中年男子做農夫打扮,只是臉上的絡腮胡和矍鑠的眸子與衣著很不搭調。

油燈漸亮,兩人轉頭看向房內側的床榻,其上躺著一位小小少年郎,這少年郎鼻梁高挺但臉色烏青,閉目昏睡。半晌,裘叔才道,“不管他們是求醫還是求佛,對咱們都是機會。”

“屬下派人盯緊了他們!”

叮囑了多少遍,稱呼還是改不過來。裘叔嘆氣,“哪來的屬下?”

中年男子慚愧低頭,“鴉隱失言,最后一次!。”

都最后無數次了……裘叔嘆道,“咱們現在是帶著少爺來求醫的農戶,你得收起這一身的將軍氣概,否則一照面就會被人識破。”

鴉隱將挺直的腰板彎下,脖子也縮著,咧嘴一笑,“咋樣?”

裘叔撫額。方才是戰場拼殺多年的將士,現在這般模樣,活脫就是臨陣脫逃落草為寇的逃兵,更惹眼了。

還是不好?鴉隱犯難,眉頭皺出深深的川字,辯解道,“鴉某是解甲歸田的農夫,與尋常農夫稍有不同也情有可原吧?”

問題是你這模樣,一看就不是解甲歸幾年而是剛脫下盔甲的。這做派現改是難了,裘叔只得給他換個身份,“你改作鏢師吧。”

鴉隱眉頭立刻舒展,“解甲歸田的鏢師?”

……

“為何不是行鏢多年的鏢師?”

“鴉某想解甲歸田。”

“……那便是解甲歸田三年的鏢師吧。”裘叔拍板。

“鴉某真后悔,三年前沒勸著將軍一起解甲歸田。”鴉隱嗓音沉重。

三年前任將軍大敗北蠻后,大周北境無憂,營中不少兄弟解甲榮歸,鴉隱和裘叔因已無故鄉,依舊在任將軍麾下捍守邊城。可恨飛鳥盡良弓藏,任將軍含屈而死!

若是當初他個勸著將軍一起解甲,任將軍就不會死,少將軍也不會重傷躺在此處。

裘叔拍了拍鴉隱的肩膀,“莫悔前事,只論眼前,來日方長。”

對,來日方長!鴉隱鼓起干勁兒,“某去盯著西院那個長得比女人還漂亮的白臉小子。這也就是在京城,若是邊關,他這模樣準活不過一年……”

門外腳步聲響起,鴉隱立刻閉嘴,縮脖子抱胳膊,老實巴交地退到一旁,活脫一裝無辜的土匪。裘叔眼皮跳了跳,用嘴型無聲道,“鏢師!”

鴉隱腰桿挺直高出一截,大馬金刀地抱臂站在少將軍床邊,充當護鏢的鏢師。

敲門聲兩短一長,是自己人。裘叔開門,來人小聲耳語,“西院那人去了后院。”

后院是藏云寺眾僧的居所,裘叔回首示意鴉隱照顧好少將軍,慢悠悠向后面的三進院而去。

在三進院門口,裘叔一眼便瞧見了西院的美男子。這廝穿著件月牙白衫,異常顯眼。

姜二爺正與腦袋尖又難纏的當度和尚說話。不似在寺門前,此時姜二爺守禮得很,“在下帶了些能入口的素食上山,請兩位大師品嘗。”

姜猴兒立刻遞上三包點心,當度明白其中一包是自己的,吞了吞口水才道,“能讓食無不精的姜施主說一句‘還能入口’的,定非凡品。小僧替師伯和師父謝過姜施主的美意。”

姜二爺低頭,語帶慚意,“今非昔比,如今食能果腹在下已是萬幸,這也是前幾日偶得了些銀錢,才不至于失禮與貴寺。”

偶得?賭得的吧!當度強壓住翻白眼的沖動,與他虛晃著,“師伯和師傅皆在閉關參悟佛法,今日不能見了。姜施主的晚膳可要廚房備下?”

不在啊,姜二爺勁兒一泄,笑瞇瞇道,“不敢勞煩廚下,在下今晚帶了有吃的。”

聽到不用浪費廟里的齋飯,當度笑得異常開心,卻聽姜二爺又道,“明早再讓猴兒去廚下端飯。勞煩當度兄跟廚下講一句,我那丫頭吃不得硬食,菜粥軟饃即可。至于我等,與眾人一樣便可。”

當度剛要說沒糧食,卻聽姜二爺又道,“香火錢……”

又拿香火錢嚇唬他!當度咬牙,點頭,“好!”

“香火錢四十兩。”姜猴兒奉上四個銀錠子,“請師父收下。”

原來是給香火錢啊!當度旋做笑臉,“姜施主有心了。”

姜猴兒松手,笑得比當度還開心。他一點也不心疼這筆銀子,反正過幾天走時,二爺還會贏回來的。

此間事了,姜二爺轉身回了西院。今日爬山太過乏累,姜二爺盡了禮數,只想睡覺。

當度袖揣沉甸甸的銀子,心情晴好,笑問趕過來的裘叔,“江少爺可好些了?”

裘叔雙手合十,虔誠道謝,“多虧佛祖保佑,我家少爺比昨日好多了。小老兒想向主持大師當面道謝,不知大師現在可方便?”

又一個想見主持的。當度笑瞇瞇的回絕,“師伯還在閉關參悟佛法。”

“既然如此,小老兒再捐些香火錢,請當度師傅替我家少爺多念幾卷經文,感謝佛祖保佑。”

裘叔遞上香火錢,趁著這眼皮子淺的和尚心情好,打聽道,“方才那位公子真是儀表堂堂,小老兒活了幾十載,從未見過如此風流的人物!”

姜家敗落,姜二也就只剩儀表和風流了!當度臉上的嘲諷一閃而過,“施主有所不知,那位便是有大周第一美男子美譽的姜楓姜二爺,如此‘風流人物’大周也只此一位。”

裘叔恍然,“原來是姜冕大人家的二公子,難怪難怪!”

姜冕畏罪自殺,成了人神共憤的大周罪人,當不起“大人”二字了。這些話當度沒講出口,轉身回了內院。

裘叔回到東院正房,與鴉隱低聲道,“西院的那位,竟是姜冕的兒子!”

鴉隱虎目圓睜,拳頭握得嘎巴巴直響,“屬下這就去宰了他,為任將軍報仇,為邊城慘死的將士百姓雪恨!”
小提示:在搜索引擎輸入"大熊貓文學",即可找到本站,謝謝。
第八章 仇家

(快捷鍵←)
(快捷鍵→)
小提示:按 ← (鍵盤左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盤右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