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大熊貓文學 古代小說姜六娘發家日常 第十章 控控水 返回書頁
 

姜六娘發家日常  第十章 控控水

類別: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姜六娘發家日常 | 南極藍   作者:南極藍  書名:姜六娘發家日常  更新時間:2021-03-27
 
 
第十章 控控水
姜二爺一句話把姜留心中的恐懼都沖沒了。她仔細打量老者,見他神色從容,若是沒有臉上結痂的刀傷,也是個斯文端正的人。

這傷是怎么受的?

“小老兒這傷是被強盜砍的,若非我家少爺危在旦夕,小老兒也不會半夜來打擾二位好眠。”裘叔從懷中小心取出一本軍糧收支賬簿,“此乃三年前肅州大案的關鍵證物之一,在刑部被燒毀的賬簿只是其中一部分。”

姜二爺抬手就奪,裘叔速度更快地將賬冊收回懷中,“待小老兒見到程公,賬冊定雙手奉上。”

姜二爺鼓腮幫子盯著裘叔的胸口,恨不得用眼珠子把賬冊搶回來。

姜留見此,甚是著急。這個傻爹爹呦!不能單憑他拿著的本子封面上寫著“賬冊”就斷定是真的啊,應該讓他打開驗看真偽再說。姜留努力使喚自己的舌頭,終于吐出聲了,“假……”

裘叔打斷姜留的話,“姑娘放心,這絕對是真的,在二爺面前小老兒不敢使詐。二爺,我家少爺危在旦夕,敢問程公現在何處?”

他們昨日上來,尋遍藏云寺也未見程濟,這真真是急煞人也。

姜二爺安撫懷里不安的胖閨女,試探道,“程濟不會隨便出手救人的。”

裘叔大喜,“您只管告知小老兒,小老兒就算把頭磕破,也會請他老人家出手相救。”

磕頭管用,他就不是程濟了!見這老東西如此肯定,姜二爺也生出讓他試試看的心思,站了起來,“也好,爺帶你們去!”

帶?裘叔皺眉。

姜二爺哼了一聲,“此處山多云繞,不讓爺去,你們休想找到程濟!”

裘叔沒時間跟他再周旋,“二爺請!”

姜二爺起身穿上外衫,抱著姜留就往外走。裘叔見他帶著孩子,眼中多了幾分思量。

姜二爺抱著姜留,踏著月色向后院走去,裘叔等人隨后跟隨。攔住他們的依舊是當度,“二爺,裘叔,這么晚你們這是要去何處?”

有人可用,姜二爺才不跟當度費口舌,“這和尚,撂倒。”

當度瞪眼,裘叔抬手,一個黑影躥上,一巴掌將當度撂倒。姜二爺滿意點頭,這打手比姜猴兒那蠢貨好用多了,也不曉要多少銀兩,他也想雇兩個用用。

姜二爺輕車熟路地左轉右繞,引著眾人在一處懸崖前停下,“下面就是程濟的藥田,仔細著莫踩了他的草藥。否則別說治病,命都得留下。”

眼尖的鴉隱很快尋到掩映在綠藤中的下崖木梯,令手下人先下去探路。待聽得下邊傳來一聲唿哨,裘叔才道,“二爺,夜里下崖危險,小老兒替您抱著孩子吧?”

姜二爺當然不肯,單手抱著姜留很是利索地下了木梯,顯然這里他下過不是一兩次了。

被姜二爺抱著的姜留發現崖下是一片很大的藥田,他們穿過藥田到了一處小院門前。姜二爺命人叩響木門,半晌才有一提著燈籠的老僧開門,不悅地問,“大晚上的,你們想干什么!”

裘叔立刻上前,躬身行禮,“小老兒帶故人之子,求見程公。煩請老丈通報,就說我等來自肅州邊城。”

老僧的目光掃過鴉隱和他抱著的孩子,落在十分扎眼的姜二爺身上,聲音明顯地不悅,“姜二爺又來做甚?”

姜二爺笑顏如花,“這黑燈瞎火的,礬叔還能一眼認出姜某,著實厲害。姜某一來為他們引路,二來嘛,是帶小女前來拜會澄空大師。”

“等著。”法號白礬的老僧皮笑肉不笑地哼了一聲。他這表情在夜里看著甚是恐怖,姜留對面前黑壓壓的幾間矮房產生了畏懼心理,覺得進去后準沒好事。

不一會兒,屋里掌燈,老僧出來引他們入內。待見到名為程濟的光頭老和尚后,姜留的不安感更重了。

尼瑪這是身懷醫術的高僧,還是上了年紀的魯智深?

前國子監太醫局提舉程濟、現藏云寺和尚澄空,半夜被人叫醒,臉色比那提燈籠的老僧還難看。姜留覺得他們這一行人在他眼里,跟頭頂老鴰窩的垂楊柳差不離!

裘叔見了程濟激動異常,上前一躬掃地,“邊城任將軍麾下裘凈,拜見程公。”

澄空叫他免禮,借著燈光瞪大眼珠子分辨半晌,才甕聲甕氣地道,“是你啊。貧僧現在法號澄空。”

裘叔見他還能認出自己,便松了一口氣,“大師,請借一步說話。”

澄空瞪了一眼姜家父女,大手一揮,“不必,講吧。”

裘叔便也不再顧及旁的,立刻讓鴉隱帶著少將軍上前,“三月前,任牧遠將軍被人暗殺,行兇之人竟在半月前尋到將軍故里,欲屠任家滿門。任將軍的夫人被殺,少將軍任凌生中毒箭,命在旦夕,請大師出手搭救。”

姜留心里咯噔一聲。她和爹爹聽到這么了不得的消息,不會被滅口當藥肥吧?

姜二爺則“嘶”了一聲,“任牧遠死了?京中怎沒得到一點消息?”

屋里沒人搭話,澄空瞪眼看著鴉隱懷中的任凌生。姜留的目光也緩緩落在這位身世可憐的少將軍烏青的臉上。一看就知道他中毒不淺,這還能救回來么?

瞪了一會兒,澄空才不耐煩抬起蒲扇大手,“罷了,罷了!貧僧欠任安寒的一條命就還在他孫子身上,以后兩不相欠!帶過來!”

見澄空探手抓住任凌生的胳膊把脈,姜二爺連忙道,“救一個是救,救倆也是救,大師順手救救小女唄?”

姜留……

原來爹爹帶她來,是當搭頭的。

“貧僧欠你的情已經還了!”澄空怒沖沖地扯開任凌生的衣裳,刷刷刷地將他扎成了刺猬,看得姜留頭皮發麻。

姜二爺愁眉苦臉,“我祖母吃了您的藥也沒熬過來,怎么能算還了呢?”

澄空轉身指著姜二爺怒罵,“老子是郎中,不是執掌生死簿的閻王,治得了病治不了命!”

姜二爺還欲再言,裘叔連忙將他勸住,“二爺,待大師給我家少爺治完傷您再說,成不?”

他家少爺有救了,自己的閨女還懸著呢!姜二爺抱著閨女坐到一旁,嘴里哼唧道,“任牧遠四年前進京時爺還跟他一處吃過酒呢,爺就給他兒子這個面子!”

澄空雖長得兇悍,但醫術還是不錯的。他用藥和下針后不久,任凌生便吐出幾口黑血,雖然他的臉還是黑的,但卻讓眾人看到了希望。

澄空又說了幾味藥讓開門的老僧去配后,抓起濕帕子胡亂擦了擦手,才將嚇人的目光落在姜留身上。

姜二爺立刻抱著姜留到他跟前,“我這閨女前幾天落水受了驚嚇,醒來后身子就不聽使喚了,大師給她扎幾針控控水吧。”

又說她腦袋進水了是不?!

姜留顧不得瞪姜二爺,只眼巴巴地望著面前外表兇殘的大和尚。垂楊柳他能拔起來,任凌生的毒他能扎出來,治自己腦袋里這點水,應當不在話下吧?

澄空捏了捏姜留的小胳膊,又拉了拉她的胖腿,才道,“扎幾針也不是不行,不過你須得答應貧僧一個條件。”

姜二爺咧開嘴,“只要治好了我閨女,莫說一個,便是十個一百個也成!”

澄空的大手一指躺在榻上的任凌生,“你將這黑小子,養活到十八歲!”
小提示:在搜索引擎輸入"大熊貓文學",即可找到本站,謝謝。
第十章 控控水

(快捷鍵←)
(快捷鍵→)
小提示:按 ← (鍵盤左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盤右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