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大熊貓文學 古代小說姜六娘發家日常 第十一章 多了個哥 返回書頁
 

姜六娘發家日常  第十一章 多了個哥

類別: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姜六娘發家日常 | 南極藍   作者:南極藍  書名:姜六娘發家日常  更新時間:2021-03-28
 
 
第十一章 多了個哥
聽了澄空的話,裘叔和鴉隱吃驚,姜留炸毛,姜二爺直接跳腳,“他又不是爺的兒子,爺為何要養他!”

澄空哼了一聲,“任家家敗人亡,跟你們姜家脫不了關系。”

總算有個明白人了!鴉隱胳膊上的肌肉暴漲,恨不得上前一拳頭錘死姜老二。

裘叔若的目光釘在自家少爺身上,眼神越來越亮。

害得任家家敗人亡這口大鍋,姜二爺可不肯背,“冤有頭債有主,誰滅的任家他們找誰去!”

澄空將在自己面前跳騰的姜二推遠,瞪眼道,“如果不是因為你老子,這案子能拖到現在?”

姜二爺更不干了,指著床上的黑小子道,“如果不是他們這些肅州文武官員無能的無能,貪得無厭的貪得無厭,我老子能被人害死?”

“你罵誰呢?”暴走的鴉隱被裘叔一把按住。裘叔面帶沉痛,“的確是我等無能。”

大伙都在推脫在責任時,忽有個家伙跳出來承認是他的錯,反倒讓人不知如何應對了。

姜二爺煩躁,干脆不理這茬,抓起閨女的小胖爪解煩。

姜留聽得一頭霧水,恨不得跳起來問一句到底是誰無能、哪里無能;誰貪得無厭、貪了啥?

“說無能也無能,說無辜也無辜。”澄空灌了一口水,開始掰扯這里邊的事兒,順道給姜留解惑。

這事還得從三年前說起。

三年前,姜二爺的父親、姜留的祖父姜冕官居刑部侍郎,當時刑部和大理寺奉圣命審理舉國關注的肅州軍餉和軍糧貪墨一案。誰知姜冕竟意外燒毀該案所有卷宗、證物,大火還漫延到大牢,將羈押在牢里的罪犯燒死二十八人,其中就有肅州大案的關鍵人證。

皇上點名要嚴辦的案子,他卻一把火把人證、物證都燒了,姜冕自知罪孽深重,留書懸梁自盡。先帝得知后震怒,本就重病的龍體沒撐住,沒多久就一命嗚呼,大周便換了天。新君柴岱登基,年號景和。

景和帝登基后令刑部和大理寺再查肅州大案并刑部失火案,但因缺少了關鍵物證和人證,肅州案只得不了了之。而刑部那場大火,也被證實就是姜冕年老精力不支,徹夜趕文書打瞌睡傾覆了燈油引起的。

肅州案不了了之,在肅州為非作歹的地方官更加猖狂地搜刮民脂民膏、克扣軍糧軍餉,致使肅州民不聊生、軍心浮動。任牧遠憂國憂民,暗中搜集物證和人證呈到御前,還肅州朗朗乾坤。但卻走漏了消息,身亡家敗。

姜冕死后,姜家舍盡臉面散盡家財,才幸免全家被牽連進這讓人聞之皆寒的大案中。近三年來,姜家內憂外擾,一蹶不振。

姜留聽完,一時竟回不了神。

澄空抓起大茶碗,一仰頭將茶倒入嘴里,接著講,“姜二,你爹真是自盡的?”

“當然不是!”

姜二爺憤怒之下捏疼了姜留的小胖爪。姜留回神,猜測澄空說這些的意思:姜冕不是自盡就是被人殺的,且殺他的人跟肅州大案脫不了干系。所以,姜二爺和被抱去泡藥浴的黑小子任凌生都有殺父之仇要報,仇人追根究底還是同一波!

所以呢?姜留擔憂地看著她這年輕貌美但胸無大志的爹,讓他去找敢火燒刑部栽贓嫁禍、橫霸肅州殺官滅門的仇家報仇,不是自尋死路嗎?

“那你想不想為父報仇?”澄空追問。

姜留警覺,澄空果然把她爹往這條不歸路上引了。

“殺父之仇不共戴天,當然要報!但是……“姜二爺放開閨女的胖爪抬起頭,話鋒一轉,怒道,“爺要報仇,可以暗中報,坑死那幫王八蛋,沒必要擔下照顧任家小子的苦差事。姜家老少幾十口人,爺擔不起這個風險。”

就是!姜留心中舉雙手雙腳贊同。姜家與這個案子牽扯不深,但任家可不同。一旦跟任家掛上鉤,姜家就離死不遠了。

澄空呵呵一笑,“照顧這黑小子,你擔不了風險。而且有朝一日任家沉冤得雪,你就是被萬人稱道的功臣!”

“這天下就沒有不透風的墻!”老子信你個邪!功臣也得有命當才成!

澄空用下巴點裘凈,“你講。”

“是。”裘凈立刻道,“邊城只是肅州小城,任將軍也不過是鎮守小城的正五品上的定遠將軍,在肅州也不算要職。否則那些人也不敢暗殺任將軍。我等帶著少將軍遠遁數千里至此,早已擺脫追兵。而且將軍已死任家已敗,那些人滅任家是為了以儆效尤,他們不會為了追殺一個毫無威脅的小兒費神。少將軍四歲起便在外州習武,認得他的人甚少;小老兒也不過是任將軍手下記錄雜事的文書小吏。便是墻透風,我等也不過幾粒塵埃爾,不足掛齒。”

那可不一定!姜留心中腓腹。

“那可不一定!”姜二爺出聲反駁,“那些人喪心病狂,寧可錯殺一千也不會放過一個。再說以你們的本事,保護這黑小子平安長大綽綽有余,為何非要賴上爺?爺除了吃喝玩樂,什么本事都沒有!”

就是因為你沒本事又有身份,才要跟著你呢!從報仇方面來講,姜家雖敗但根基人脈尚在,利用姜楓查案不會引人注意且事半功倍;對于少將軍來說,沒有哪里比京城更安全,也沒有哪處比匿身于姜家更讓人出乎意料。

“連上小老兒,保護少將軍的共有四人,那三人都會寫拳腳功夫,能以一當十。”裘凈最是了解姜楓這等富家浪蕩子,一臉忠厚地拋出誘餌,“若姜家肯收留,我四人愿奉二爺為主,自此之后,唯二爺之命是從。”

奉這草包為主?鴉隱一百個不樂意,他強忍著沒吭聲。

眼見著她爹的眼睛亮了又暗,暗了又亮,明顯是動心了,姜留恨不得一腳把他踹醒。屈屈四個人,眼前這個能算計死你,后邊那個壯實的恨不得咬死你,有甚好動心的!

澄空再添一把火,“貧僧的規矩你也是知道的,若是你不答應,這丫頭你立刻帶走。”

“哼!”姜二爺最討厭受人威脅,“我閨女可不是那黑小子,等著你救命。”

澄空呵呵地笑,“她周身經脈阻塞,雖不致命,運氣好找個上道的郎中好生調養,十年八年也許能站起來。但若貧僧出手,保她三月就能站起來!”

姜留瞬間動心了,亮晶晶地眼睛望著自己的親爹。

她不要躺十年八年,她要三個月站起來!答應他,答應他!不就是多一個孩子吃口飯嘛,還多了四個人干活呢!

姜二爺嘴一撇,“爺可沒銀子買藥。”

澄空大手一揮,“胖丫頭和黑小子的藥錢,貧僧分文不取。”

“爺也沒余錢養這么多人。”

裘凈立刻道,“小老兒雖不才,倒還懂些生財的門道。”

行了!

姜二爺俊俏無雙的臉上滿道德仁義,“爺跟任牧遠是一塊喝過酒的兄弟,他兒子就是爺的兒子,爺養了!”

就是!

姜留萬分贊同,穿到這里后她有了爹有了姐,再多個哥又何妨!
小提示:在搜索引擎輸入"大熊貓文學",即可找到本站,謝謝。
第十一章 多了個哥

(快捷鍵←)
(快捷鍵→)
小提示:按 ← (鍵盤左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盤右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