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大熊貓文學 古代小說姜六娘發家日常 第十二章 疼 返回書頁
 

姜六娘發家日常  第十二章 疼

類別: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姜六娘發家日常 | 南極藍   作者:南極藍  書名:姜六娘發家日常  更新時間:2021-03-28
 
 
第十二章 疼
夢到自己終于站起來,一腳踏裂石板的姜留笑醒后,見她爹站在她面前,跟她告別,“留兒,爹走了。”

走?姜留兒傻了。她曉得以姜二爺的性子,不可能一直在這兒陪著她治病,而且他也得出去安排“兒子”的事,可治療還沒開始,他就要走嗎?就這么放心嗎?

“爹得回去幫著你大伯做事。”姜二爺說得一本正經,“等三月后爹來接你時,給你帶好吃的點心,在這兒安心養病,燒香念經都無趣,不必理會。”

仨月才回來?!

姜二爺見小閨女滿眼不舍,又湊到她耳邊哄道,“爹去賺錢,給你帶噴香的炸肉丸子!留兒乖乖在這兒養病啊。”

當爹的這么上進,姜留還能說啥?反正她啥也說不出來。

姜二爺美滋滋地轉身出屋,趙青菱跟在他身后提醒,“二爺,三姑娘還在柳家莊呢。”

姜二爺一揮衣袖,俊逸瀟灑,“爺記得。”

“爺下山時注意腳下。”趙青菱不放心地叮囑。

“爺知道!”姜二爺點手喚裘凈,“爺的打手呢,叫一個跟爺下山。”

“爺帶哪個?”認了主的裘凈很是恭順。

“當然是模樣端正能見人的。”姜二爺的要求很簡單。

一旁站著的姜猴兒立刻挺直胸脯,讓新來的明白二爺身邊的人長得咋樣。

裘凈看了看姜猴兒,點手喚過三個手下中模樣最周正的,“爺瞧著這個如何?”

姜二爺見這小子白凈順眼,甚是滿意,“然。”

“請主子賜名。”昨日被裘叔壓迫著刮了絡腮胡的邊城副將楊律彎腰行禮。

“討個好彩頭,你以后就叫姜寶吧,你叫姜財。”

楊律和被點名的任家家奴湯展已被裘叔敲打過,什么意見都不敢沒有,老實認下這倆土得掉渣的名字。

姜二爺甚是滿意,他的目光轉向長得甚是埋汰的鴉隱,頗有幾分嫌棄。鴉隱立刻炸毛,“某叫鴉隱,剛改的!”

押癮?姜二爺曉得這廝脾氣大,不想在他這兒折了面子,只得忍了,“押癮就押癮,你……”

裘凈立刻拱手,“小老兒姜裘。”

姓名還能毛遂自薦?棋差一招的姜寶和姜財腸子都悔青了。

姜二爺點頭,“姜寶隨爺下山!青菱,裘叔,這里交給你們了,若照顧不好爺的兒女,爺回來扒了你們的皮!”

“是!”趙青菱和裘叔齊聲應下,送趾高氣昂的姜二爺出廟門。

送走姜二爺后,趙青菱喜氣洋洋地進屋伺候姜留起床,“來求佛還能碰上神醫,姑娘真是好福氣。咱們在這兒安心養病,治好病就回府,二爺會給姑娘買好吃的。”

小留兒是有多貪嘴啊,一個兩個的都拿吃食哄她……六歲大的孩子除了吃還能惦記什么?姜留仔細回想自己六歲時的光景,卻是什么都想不起來了,她一陣心酸,想自己的爸媽了。

趙青菱把姜留抱到外屋時,書秋正喜氣洋洋地擺飯,看這對母女的神態,顯然對昨晚發生的事毫不知情。姜留轉眸,見鴉隱杵在門外當門神,很好奇她爹怎么跟趙青菱母女講的這些人的身份來歷。

趙青菱見姑娘盯著門口看,便給她講道,“姑娘別害怕,門口這個是咱們家的護院鴉隱,二爺讓他以后專門保護姑娘的安全。姑娘看他長得多壯實,等姑娘好了就能出去玩了,看誰不順眼就讓鴉隱揍他!”

“姑娘,咱們以后可以橫著走了!翻墻打棗,上樹拿風箏!”書秋也頗為激動。

趙青菱教訓女兒,“打什么棗兒,棗樹上有刺兒蟲,掉下一只來疼死你!”

“鴉隱哥在呢,掉不到姑娘頭上的!”書秋滿不在乎。

見鴉隱的胳膊猛地粗了一圈,整個背影都充滿怨念,姜留居然覺得很爽,就是那種“自己憋屈難受,看到別人比自己更憋屈”時突然蹦出來的爽。

用完飯,書秋被留下灑掃,趙青菱和鴉隱帶著姜留到澄空大師居處治病。姜留這才發現此崖深三丈,崖下有十余畝的平整平地,形似一個洗臉盆。一條小溪自崖上留下,溪流分為幾條,滋潤著盆地內的花花草草。雖然不懂堪輿,但姜留覺得此處應該是塊冬暖夏涼的風水寶地,難怪澄空會在這兒隱居。

待進入屋內,姜留見到她的黑小子哥哥還躺在屋內東側的竹榻上。人雖還是昏迷的,但臉色比昨夜在燈下看時已好多了,起碼不再是漆黑漆黑的。

“六姑娘,您來了。”裘叔規規矩矩地給姜留行禮后,讓鴉隱將她放在屋內西側的榻上。

鴉隱放下小胖丫,小聲嘟囔,“六姑娘比少爺還沉……”

女人不管多大,都不喜歡被人說胖。姜留怒了,趙青菱也怒了,叉著腰罵道,“分明是你沒勁兒抱不動六姑娘吧,還硬說我家姑娘胖!我家二爺抱著姑娘跑兩趟都不會嫌累,你真是白長了這么大個!”

就是!昨天她爹抱著她下來,沒呼哧也沒喘呢!姜留用力瞪鴉隱表示她的不滿,卻見鴉隱已將注意力轉到了任凌生身上。

姜留也看著自己剛冒出來的黑臉哥哥,他生就一副高鼻梁高眉骨,模樣不算丑,這般長相說是她那帥得掉渣的爹的親兒子,也勉強說得過去。

趙青菱見姑娘盯著少爺看,連忙介紹道,“這是你的姜凌哥哥,他跟你三姐姐是雙生。因為身體不好,這些年一直養在府外,二爺一并把他接來請澄空大師治病的。我的好姑娘,這是你親哥,跟那些堂哥不一樣的。”

趙青菱說得激動,姜留卻聽得一臉黑線緩緩轉眼珠子看裘凈和鴉隱。這主意是誰給她爹出的?雙胞胎?他們真想得出來!

鴉隱依舊盯著自家少爺,沒理會趙青菱那潑辣婦人聒噪些什么;裘叔則笑瞇瞇地攤開手,表示自己很無辜。

姜留漸漸鼓起腮幫子,一定是這鬼精的老家伙給爹爹出的餿主意,一定是!

“腮幫子還能鼓起來,看來情形還不錯。”澄空趿著草鞋啪嗒啪嗒走進來,仔細打量姜留一番,嘖嘖兩聲。這丫頭雖然胖,眉眼卻極為精致,待長開了怕是比她老子還了不得,又是一個靠臉就能舒坦一輩子的主兒。

“今天先疏通胳膊的筋脈,會有些疼,忍不住就哭,沒人笑話你。”滿臉橫肉的澄空大和尚甕聲甕氣地安撫著漂亮的小丫頭。

哭?那是不可能滴。她是小人的身板大人的魂兒,忍耐力杠杠滴!嘶~~~!

澄空豪邁地一針扎下去,姜留就忍不住了。這帶著酸澀的疼是她從沒嘗過以后也不想嘗的,太特么難受了!

還不等她喊出來,又一針扎在她胳膊的穴位上,姜留悶哼一聲,嘴唇開始哆嗦。她就說自己穿越過來時歷劫受難的!
小提示:在搜索引擎輸入"大熊貓文學",即可找到本站,謝謝。
第十二章 疼

(快捷鍵←)
(快捷鍵→)
小提示:按 ← (鍵盤左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盤右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