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大熊貓文學 古代小說姜六娘發家日常 第二十八章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返回書頁
 

姜六娘發家日常  第二十八章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類別: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姜六娘發家日常 | 南極藍   作者:南極藍  書名:姜六娘發家日常  更新時間:2021-03-28
 
 
第二十八章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什么?”姜三郎的娘親陳氏一下跳起來,“不是說去拿禮物么,怎就打起來了?三郎傷著沒?”常婆子連忙道,“不是打起來了,是幾位少爺切磋拳腳,凌少爺把三少爺摔倒了。”

男孩子在一處打打鬧鬧是常事,陳氏的腳步慢了一些,“沒摔傷?”

常婆子低聲道,“應該沒有……不過兩位少爺摔了十幾次……”

“什么?!”陳氏聲音提高,速度又加快了,這姜凌在府外沒人教養么?就算是玩鬧也該有個尺度才是,他可比思宇高著半頭大一歲呢!

陳氏還沒走到前院,就碰上了這小哥幾個。自己的兒子灰頭土臉的,雖被二郎拖著,依舊不服不忿地叫嚷,“二哥你放開我!我還要跟姜凌摔,我這次肯定能贏!”

陳氏鼻子都氣歪了,“姜思宇!你給我過來!”

三郎姜思宇見到母親,氣勢更沖了,用力甩開二哥,指著身后的姜凌大聲叫嚷,“娘,我還要跟他打,你讓他跟我打!”

跟在后邊,看起來比姜思宇還狼狽的姜凌,上前兩步給陳氏賠罪,“是姜凌不懂事,惹急了三弟,請伯母責罰。”

五歲的姜四郎向陳氏告狀,“伯母,三哥非要和凌哥打架,你快管管他吧。”

“我沒急,你才急了呢!”姜三郎又往姜凌那邊沖,今天不把姜凌按倒在地上,他絕不罷休!

自己的兒子什么德行,陳氏最清楚不過。她上前一把薅住兒子的耳朵,一擰就是半個圈,“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你該給姜凌叫什么?”

姜三郎捉著娘親的手,疼得嗷嗷直叫。

陳氏對著滿臉土的姜凌態度那叫一個好,“是伯母沒管教好三郎,凌兒沒摔疼吧?”

弱小又無辜的姜凌連忙搖頭,“沒有,沒有。伯母快放開三弟吧,揪耳朵很疼的。”

陳氏剛放開兒子的耳朵,見這混賬又往姜凌跟前沖,便又一把薅了回來,“你跟我回去!”

待陳氏將三郎拉走后,姜凌也被二郎和四郎送回了西院。姜留見到哥哥狼狽成這樣,心疼地不行,“哥,疼?”

姜凌搖頭,“不疼,沒事兒。”

“你怎么跟他打起來了,他那么壯實,你跟他打會吃虧的。”雖然姜慕燕不喜歡姜凌,但比較起來,她更討厭三郎。

姜凌又搖頭,“沒打架,是切磋拳腳。”

“熱水已經備好了,少爺快去洗洗吧。”趙青菱走進來,將藥酒遞給姜財,“這個專治跌打損傷,水里放些,身上的淤傷也揉開才好。”

見姜凌進內室梳洗,姜慕燕不好再呆在這里,拉著妹妹回了書房。她無心讀書寫字,想著既然姜凌打不過姜三郎,她要怎樣才能收拾他。

姜留托著小腦袋,她見過姜凌拉弓射箭連拳腳,以他的本事揍小胖子姜三郎,不該弄得這么灰頭土臉才對啊。不行,她得回去問問到底怎么回事兒!

姜留借著尿遁,又跑回了姜凌住的房間。姜家西院有三個院子,姜留與姐姐住在東邊的跨院,她爹的兩房妾室住在西邊的跨院,姜凌與姜二爺住在主院。姜留拖著小腿,慢慢踱出跨院,到了主院時,姜凌已沐浴更衣完畢,正在房內擦拭頭發。

不同于現代,大周男女皆是長發,只是梳的發式不同而已,若洗完頭不將頭發擦干,很容易著涼。

姜留慢慢過去蹭到哥哥身邊,坐在小凳子上,抬頭問,“哥?”

屋里沒有旁人,姜凌嘴角翹起,“哥摔了姜思宇十一回,給你出氣了。”

姜留瞪大眼睛萬分好奇,“哥-講。”

姜凌拿起梳子,“姜思宇聽說我在外邊也練習拳腳,非要和我比試。我不過裝得笨了些,讓他覺得我不如他,能把他摔倒不過是湊巧,他不服氣,就會一次次沖上來找打。”

所以她哥這一身土是給人看的?姜留又湊過去一點,“兵-不-厭-詐?”

姜凌笑出聲,“不錯!這個很好用,還有其他計策,有空哥哥再教你,收拾姜三郎,不在話下。”

姜留笑彎了眼睛,“嗯!”

“你去滴翠堂讀的什么書?”

姜留站起來,倒背小手,“曲-禮-曰:毋-不-敬,嚴-若-思,安-定-辭,安-民-哉。”

姜凌皺起小眉頭,“怎么不先學論語,卻學曲禮?”

因為她們是姑娘不用考功名,尊禮守教就可以了。姜留心里明白,卻不能說出來,只搖了搖小腦袋。

姜凌也沒糾結這個問題,從桌上的匣子里取出一塊糖塞進她的嘴里,“妹妹背得很好,這個給你吃。”

姜留吃著糖站起來,“去-寫-字。”

姜凌不愿意讓妹妹走,“一起寫吧,你能拿住筆嗎?”

姜留緩緩點頭,筆是能拿住的,只是控制不好力道,寫出來的字跟鬼畫符差不多,“姐-姐-等。”

姜凌想跟妹妹一起讀書寫字,但摻和上一個姜慕燕,他就不樂意了,“練字不急,你今天還沒練走路呢,哥哥帶你在院子里走幾圈。”

姜留今天確實沒怎么走路,她便順從地跟著她哥一圈圈地在院子里繞。待繞到西院門口時,一個看著很機靈的小丫鬟屈膝行禮,“凌少爺,六姑娘。”

姜凌知道西跨院住的姜二爺的妾,微微點頭,目不斜視地拉著妹妹從門前走過。姜留對這個院子不熟悉,全部精神都放在腳下的路上,也沒留意西跨院里是個什么情形。

待這對兄妹走遠了,小丫鬟桃枝快步跑回房內,“姨娘看到沒,凌少爺拉著六姑娘的手散步呢!”

窗邊的薛姨娘自然也看到了,微微點頭。

桃枝開始嘰嘰喳喳,“不是說雙生都長得很像嗎,凌少爺跟三姑娘怎么一點也不像呢?凌少爺黑得……”

薛姨娘柳葉眉微蹙,斥責道,“雙生模樣不同的也很多。”

“妹妹說得對,雙生子模樣不同的大有人在。”姜二爺的另一位妾室李姨娘身影婀娜地走進薛姨娘的屋子,“看五官,三姑娘隨了夫人,凌少爺卻更像二爺呢。”

說完,李姨娘便笑吟吟地看著薛姨娘。

薛姨娘雖比李姨娘小了七歲,但性子卻比她還沉穩,說話滴水不漏,“妹妹倒覺得,凌少爺舉手抬足間,與二夫人頗像。”

裝,你再裝!李姨娘暗罵,嘴里卻應和著,“聽妹妹這么一說,還真是呢。凌少爺回府,二夫人在天之靈也該瞑目了。“

薛姨娘輕輕點頭,“姐姐說得是。”

李姨娘忍不住了,示意桃枝出去后關上門,湊到薛姨娘身邊坐下,低聲道,“妹妹,說心里話,我可不信凌少爺是二夫人親生的!你說他娘是哪個?”

薛姨娘垂眸,“姐姐說什么胡話,凌少爺的生母自然是二夫人。”

李姨娘哼了一聲,接著說自己的,“二爺不碰不干凈的女人,能給二爺生下孩子并養大的女人,必定是二爺中意的,凌少爺回府了,她也快了!到時候哪還有咱們的好日子過?妹妹,姐姐可是把心窩子的話都掏給你了,咱們得哪個主意才是。”

十八歲的薛姨娘依舊不為所動,“凌少爺就是二夫人生的,姐姐若不信,可去問老夫人,問二爺。”

“薛卉!你以為你年輕貌美就能抓住二爺的心?等新人進門了,有你哭的時候!”李姨娘恨恨罵完,摔門而去。
小提示:在搜索引擎輸入"大熊貓文學",即可找到本站,謝謝。
第二十八章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快捷鍵←)
(快捷鍵→)
小提示:按 ← (鍵盤左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盤右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