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大熊貓文學 古代小說姜六娘發家日常 第三十章 錢匣子 返回書頁
 

姜六娘發家日常  第三十章 錢匣子

類別: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姜六娘發家日常 | 南極藍   作者:南極藍  書名:姜六娘發家日常  更新時間:2021-03-28
 
 
第三十章 錢匣子
姜留充分體會到了什么叫做“晨則省”。第二日,姜留早早爬了起來,先跟哥哥姐姐匯合,再去北院給祖母晨省。自今日起,不管刮風下冰雹,只要祖母不發話,她每天早上要去給祖母晨省。這是身為晚輩每日必做的事情。

雖然對這位祖母還沒得什么感情,但姜留并不反感這種早晨問候長輩,一起吃飯后各自行動的儀式。這種大家庭的氛圍是她以前沒有過的,以前她的家只有爸爸媽媽和她,爺爺奶奶、外公外婆一年見不到幾回,更沒有這么多兄弟姐妹。

今日姜老夫人也很開心,用飯后叮囑將二郎,“你是兄長,在青衿書院內你要好生讀書,照看好凌兒和三郎。”

姜二郎拱手稱是。

姜三郎昨日那口氣還沒順過來,拿眼斜著姜凌,恨不得沖上前再干一架。

姜凌則老老實實地站在姜留身邊,與姜慕燕護著妹妹,免得她摔倒。

姜老夫人轉頭見到二兒子家湊在一塊的三小只,眼里也多了幾分真情意,先與姜凌道,“祖母已派人與王山長打過招呼,待會兒讓你伯父送你去入書院。”

本應是父親送兒子入書院的,但他那不靠譜的爹昨日出門至今未歸,指望不上了。

姜凌拱手謝過伯父。

待姜松帶著孫兒們走后,姜老夫人又對孫女們道,“今日天涼,滴翠堂那邊已掛起了厚門簾,若還是冷就帶著手爐。留兒也要認真讀書,不可發脾氣耍小性。到月底能學會二十個字,祖母有賞。”

“謝-祖-母。”姜留也學著姐姐們的模樣行禮,大半個月的功夫莫說二十個字就是兩百、兩千她也能認出來,只是寫不出來罷了。

不同于五花八門的牌匾,大周書本上用的是橫平豎直的楷體字,除了少數與簡體字差距甚大的繁體字,大部分姜留都是認得的。寫不出來是因為她沉重的小手,還不能征服軟頭的毛筆。

昨天上了半日課畫出來的都是扭動的毛毛蟲,今天怎么也得畫幾條凍僵的蛇出來才成!姜留握握小拳頭。

她這一握,左邊的哥哥右邊的姐姐都轉頭看她,以眼神詢問她有什么事。

旁人看著這場面,會以為他們是相親相愛的兄妹仨,但姜留知道哥哥姐姐之間沒得感情,倆人是在爭奪她,誰都不想撒手。

他們都把她當成最親近的人了。姜留心酸又感動,她彎起眼睛,笑道,“先-送-哥-哥-出-門,再-跟-姐-姐-去-讀-書。”

這倆還沒說話,姜三郎捂著肚子大笑,“胖六現在成了慢六了,哈哈哈!”

我還神六呢!姜留不理他,委屈巴巴地望著伯父姜松。姜松抬手抽在兒子的后腦勺上,姜三郎被削得往前沖了兩步,若不是被二哥拉著就要摔個狗啃屎了。

“你這當哥哥的,不知愛護妹妹,卻滿嘴胡言亂語!今日回來后將論語前十章默寫一遍,好叫你長長記性!”

姜三郎一停,臉頓時苦成了茄子,“爹不要啊——”

“前二十章!”

姜三郎嚇得直擺手,“十章、十章……”二十章會死人的!

見姜三郎被罰,姜慕燕板著臉,姜留帶了笑,姜凌則一本正經地拱手,“伯父,三弟已知錯了,抄書就免了吧?”

姜松冷聲道,“不罰他,他不會知錯。十章少一個字,今晚都不許睡覺!”

姜三郎剛亮起的眼睛瞬間暗了下去,不敢吭聲了。

太壞了,哥哥太壞了!姜留笑彎了眼睛。

她這小模樣,在姜松看來跟他二弟小時候占了便宜時一模一樣,姜松一時感慨,揉了揉侄女的小腦袋,“不必送了,你們去滴翠堂也要好生讀書,不可荒廢大好時光。”

“是。”姜留跟著姐姐們屈膝行禮。

姜凌將一塊糖塞進妹妹的手里,不舍道,“先給你一塊,晌午乖乖吃藥的話,晚上回來再給你一塊。”

去青衿書院讀書,晌午不能回來跟妹妹一起吃飯,想到這個姜凌就覺得很不高興。

見姜凌快要用糖把妹妹哄走了,姜慕燕帶著妹妹回到西院閨房內,拉著她說悄悄話,“妹妹喜歡吃糖,姐可以給你買好多好多。”

姐姐很有錢嗎?

還不等姜留問,姜慕燕便跟她咬起小耳朵,“娘臨去前,給了我一個錢匣,可以給妹妹買糖吃,很多。”

姐姐說了三個很多了,究竟有多少錢呢?姜留也好奇起來。

姜慕燕繼續跟妹妹咬耳朵,“所以妹妹不要吃別人的糖,咱們有。娘說錢匣子不能讓任何人知道,妹妹誰也不能告訴,知道嗎?”

母親臨死前,一定很不放心她們吧。姜留看著生怕自己被人用幾塊糖拐走的小姐姐,鄭重點頭,然后從小荷包里掏出一塊哥哥給她的糖,塞在姐姐嘴里,“吃-哥-的-糖,娘-給-的-省-著。”

甜味在姜慕燕嘴里翻散開,她忽然覺得妹妹說得很有道理,她嘎嘣一聲將嘴里的糖塊咬碎,覺得很解氣,“嗯!”

將心里這個最大的秘密跟妹妹分享后,姜慕燕覺得跟妹妹更親近了,“我把錢匣子埋在你睡覺的床底下了,是不是很聰明?”

錢匣子埋在床底下,會不會被老鼠咬壞了?看著面前等待表揚的小姐姐,姜留沉重點頭,“聰-明。”

姜慕燕笑了,她不板著臉時,才是九歲孩子該有的模樣,“妹妹好好讀書,以后會像姐姐一樣聰明的。”

孔夫人教學方式就是背和寫,對于手沉舌頭沉的小姜留來說,好好讀書真的很難。

好在今日只在滴翠堂讀半天書,后半晌是學針線。姜留的手捏不住繡花針,所以現在不必學針線,所以姜慕燕去上課時,姜留便躺在她的小床上睡長長的午覺。

醒來時聽到床下有悉悉索索的聲音,姜留一下就想到了被小姐姐埋在床下錢匣子,莫不是上午姐姐跟她說悄悄會時,被人聽了去?

姜留絕不允許有人打錢匣子的主意!她緩緩張開眼,蹭著小身子慢慢挪到床外側,抬手將床邊的茶壺打翻。

“啪!”陶制茶壺摔在石板上的聲音很是震耳,床下的聲音立刻沒了,門外傳來急匆匆的腳步聲,趙青菱推門焦急問道,“姑娘可傷著了?”
小提示:在搜索引擎輸入"大熊貓文學",即可找到本站,謝謝。
第三十章 錢匣子

(快捷鍵←)
(快捷鍵→)
小提示:按 ← (鍵盤左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盤右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