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大熊貓文學 古代小說姜六娘發家日常 第八十九章 露臺爭斗 返回書頁
 

姜六娘發家日常  第八十九章 露臺爭斗

類別: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姜六娘發家日常 | 南極藍   作者:南極藍  書名:姜六娘發家日常  更新時間:2021-02-04
 
 
第八十九章 露臺爭斗
因玩物喪志賭博敗家,所以朝廷對設賭參賭著懲罰甚重,重者處斬,輕者籍收浮財。但也有例外的時候:每逢重大節慶,朝廷允許集市設賭局,美其名曰“小賭怡情”。

特殊時段被允許開設的賭博項目包括斗雞、走馬、走狗和關撲等。歲末年初的年節時段,集市攤販只要提前到衙門報備,便可設場開賭,招徠顧客。

斗雞走馬是康安城中紈绔最喜歡的博戲,姜二爺身為康安城有名的紈绔,也是樂在其中。

趕到斗雞臺后,姜二爺立刻將小閨女交給奶娘,“留兒先去玩,爹爹去給你賺錢買好吃好玩的!”

還不等姜留聲應,姜二爺已卷起袖子拉著姜寶擠進人群中下注去了。被姜二爺拋棄的姜猴兒跳著腳往臺上看,“嗬!這場出戰的是黑將軍啊,黑將軍必勝!”

旁邊不知哪家的錦衣小廝伸長脖子頂過來,“凈扯犢子!黑將軍能掐得過白判官?”

姜猴兒叉腰吼回去,“白判官上次被紫花冠掐禿了你不知道?紫花冠可是黑將軍的手下敗將!”

“那都啥時候的事兒了?此一時彼一時!白判官這場準贏,不信你等著!”

“等著就等著!”

見雞還沒開始斗,姜猴兒就先跟人掐了起來,實在有失體統,姜慕燕不想再留在這里,拉著妹妹商量道,“咱們去那邊玩,好不好?”

姜留也對雞掐架不感興趣,“哥,那邊?”

妹妹說什么姜凌都同意,三小只手拉手走在前邊,鴉隱、姜財、奶娘、書夏和書秋立刻跟上。

這就走了,不看了?姜猴兒跺腳,一頭扎進人群里去找他家二爺。

三小只到了關撲攤子前,不動了。

“關撲”是大周百姓最受歡迎的博戲。按照商家制定的玩法,關撲可以是抽簽、飛鏢、扔銅錢等類型,規則簡單,老少皆宜。

爹爹逢賭必贏,姜留覺得自己的手氣也差不到哪去。于是,她尋了個不需要速度和力氣的攤子,花兩文錢換了一次抽簽機會,滿懷信心地抽出一支。見上邊寫著“花開富貴喜綿延”七個規整的小字,姜留很滿意,遞給攤主。

“好簽!”攤主笑容滿面地遞給姜留一朵小絹花,“小姑娘好手氣,今年一定笑口常開。”

這朵絹花是攤子上最小最難看的!姜留不信邪,又讓奶娘遞給攤主八文錢,連抽了四次。

結果就是……攤上最小最簡陋的五朵絹花,都到了她手里……

姜留感到了這個世界對她的森森惡意!

姜慕燕運氣好些,抽中一把木梳。攤主遞過來時,笑道,“這位姑娘花容月貌,用桃木梳梳頭定能福氣綿延,早日覓得如意小郎君。”

姜慕燕羞紅了臉,趙奶娘罵道,“呸!我家姑娘才十歲,瞎說啥呢!”

見妹妹苦著小臉不開心,姜凌拉著她到了旁邊的攤子,“妹妹喜歡哪個?哥哥給你打。”

這個攤子旁豎著一個一人高的寫滿貨物名稱的轉盤,飛鏢也是兩枚銅錢一次,扎中哪個名字就得哪個貨物。姜留把小花花都塞給書秋,指著攤子最中間的銅器玉華尊,“那個!”

方才她抽簽時,就聽這邊有人嚷嚷玉華尊了,說這只尊值幾十兩銀子。

“好!”姜凌滿懷信心應了,卻沒想到扔了兩次飛鏢,都只差一點點。

“哎呦,真是可惜吶,這位少爺就差一點點哦!”攤主頗為遺憾地搖頭,遞過一朵更丑陋的小花花。

老天爺欺負人,不玩了!姜留要拉哥哥走,哥哥卻上來倔勁兒,把手伸到姜財面前,“錢!”

見多識廣的姜財連忙低聲道,“少爺,這轉盤里定藏著磁石,您打不中的。“

奸商!姜留拉著哥哥的手,“哥,走!”

“還玩不玩?不玩趕緊挪地方,別礙著爺白拿二十兩銀子一個的玉華尊!”旁邊矮壯的漢子見姜凌不動,上前將他擠開占個好位置。

姜凌被擠得一趔趄,若非姜財扶了他一把,他就要連帶著妹妹一起摔倒了。

姜凌怒了,起身時順勢撞向漢子的后腰,膝蓋頂在他的膝窩上,我讓你撞!

“啊!”漢子失去平衡,蹬蹬蹬往前撲了幾步,撲倒了轉盤。

“嘩啦!”

轉盤被他撞倒裂開,露出夾層里固定的磁石,這攤主果然刷炸!見倒地的漢子用衣袖掩住磁石,姜留才明白這漢子是攤主的托,難怪他方才那么大聲地吆喝。

姜凌豈容他遮掩過去,大聲喊道,“咦!轉盤里怎么會有磁石,這是管什么用的?”

眾人圍上去扯開大漢,果然發現轉盤內有貓膩,怒道,“好啊!我說怎么半天下來一個打中玉華尊的也沒有!原來是這么回事兒!”

攤主急了,“諸位英雄,諸位好漢,咱們有話好說……”

“好說個屁!”眾人推搡攤主,大聲喊著,“快去請官爺,這有攤子耍詐!”

博戲中耍詐被抓,輕則丈責沒收財物,重則充軍服苦役,攤主顧不得攤子了,找人少的地方想跑。眾人七手八腳地將他按在地上,也有人貪小便宜,順手牽了攤子上的小物件塞入懷中溜了。

管理坊市的官差來了查明情況后,將攤主綁了,貨物一并沒收,就要帶回官署衙門。

姜凌上前,弱小又可憐地道,“軍爺能把我的四文錢還給我么?那是爹爹讓我給妹妹買糖吃的錢。”

見官差看過來,姜留連忙彎眼睛扯嘴角,努力扯出爹爹最吃香的表情包。

官兵見這小女娃實在可愛,便從錢匣子里掏出四枚銅錢遞過來,“小孩子家家的,莫沾這些玩意兒!”

“軍爺,還有小人的……”

“小人也打了十鏢……”

眾人往前擠時,姜凌帶著妹妹鉆了出來,非常認真地給妹妹講,“如果他不使詐,我一定能打中玉華尊。”

“嗯!”姜留用力點頭,“哥哥最厲害。”

那是自然。姜凌呲著整齊的小白牙笑,“妹妹還想要什么?”

姜留已經過了癮,轉頭問姐姐,“姐想要什么?”

姜慕燕也玩夠了,“咱們去前邊的樂器行轉轉?”

“好。”早就聽說東市的樂器行有各種樂器,姜留也想開開眼。可他們走了沒多遠,就被人攔了路。

三小只抬頭,見方才那個撞倒轉盤的矮壯漢子,正雙手抱臂,低頭瞪著他們。

姜財和鴉隱立刻上前擋住小主子們,比漢子高了一截的鴉隱也雙手抱臂俯視他,“你想作甚?”

漢子不理鴉隱,沖著姜凌抬了抬下巴,“你這小子不光臉黑,手也挺黑啊!敢不敢跟爺上去比劃比劃?”

姜留轉頭,見旁邊不遠處扎縛起山棚,棚上擺著錦緞、旗帳,山棚邊有一半人高的擂臺,兩人正在臺上比武打斗。

這個比哥哥高了一截的家伙,居然要跟哥哥比武?要不要臉!姜留握緊哥哥的手不讓他去。

奶娘罵道,“呸!你個賴漢休想欺負我家少爺!”

漢子誰也不理,就盯著姜凌問,“小子,不敢就直說,爺不笑話你!”

“誰說小爺不敢?”姜凌讓姜財和鴉隱退開,響亮應道,“先說好,上了臺生死勿論。”

“呦嗬!敢搶爺的話!成,你小子有種!今兒不打死你,算爺爺我慈悲!”漢子轉轉脖子,甚是囂張。

“爺的兒子,當然有種。”撂下兒女去斗雞的姜二爺終于跟上來了,他把手搭在兒子的肩膀上,懶洋洋地問道,“賴六,你小子要打死誰,再給爺說一遍?”

方才還耀武揚威的賴六見到姜二爺,立刻呲著滿口黃牙陪笑,“姜二爺!咱可有日子不見了!是哪陣風把您吹過來的?這位居然是您府上的少爺么?真是大水沖了龍王廟……”

看著面前一黑一白的爺倆,賴六停住了,想夸都不知道從哪下嘴。

“滾滾滾,誰跟你在一個廟里窩著!少在這兒跟我家爺套近乎!”姜猴兒張嘴就罵。

賴六不過是東市的小混混,哪敢招惹萬歲眼中的大紅人,連聲賠不是,“小人有眼無珠不認得府上的少爺,二爺別跟小的一般見識。”

姜二爺還沒說啥,姜凌開口了,“父親,兒要與他登臺比試。”

“少爺快饒了小的吧,小的哪敢跟您動手。”賴六愁眉苦臉,他方才看著這黑小子臉生,還以為是從哪個旮旯進康安城見世面的混小子,誰知竟是姜二的兒子。

雖然早就聽說姜二領了個兒子回城,但打破賴六的頭,他也想不到小白臉姜二的兒子居然是個小黑臉啊!

“哥。”姜留抓著她哥的手不肯放,就算哥哥再厲害,也比不過賴六這個大塊頭啊。

姜猴兒也低聲勸,“賴六靠著一身蠻勁兒,少有輸的時候,少爺上去會吃虧的。”

姜凌不肯退,“他向我下了戰書,不敢戰的是懦夫。”

“他不是看您小,想欺負您嘛。“姜猴兒瞪了賴六一眼。

賴六連忙道,“小的收回剛才的話,少爺就當小的方才放了個屁,成不?”

“猴兒,閉嘴。”姜寶拉住還要說話的姜猴兒。邊城有邊城的規矩,既然賴六下了戰書,少爺不管輸贏都得應戰,打輸了不丟人,慫得不敢應戰才丟人。

姜二爺低頭問,“真想登臺?”

“他下了戰書,兒必須打。”姜凌應道。

姜二爺再問,“摔疼了不哭?”

“絕不!”姜凌示意妹妹放開他的手。

姜留雖然擔心,但也只得放開他,剛揚起笑臉要給哥哥加油,卻被爹爹一袖子蓋住,“丑死了!”

你才丑!姜留恨恨咬住爹爹的衣袖。

待兒子上了臺,姜二爺一把抓過賴六,壓低聲音威脅著,“你若敢摔壞了爺的兒子,爺今晚就讓人卸你兩條腿!”

“二爺放心,小的上去就趴下!”誰讓他有眼無珠呢,賴六今天認載。

姜二爺哼了一聲,“你把爺的兒子打趴下,爺重重有賞。”

嗯?賴六眨巴眨巴鼠眼,立刻心花怒放,“小的明白了,小的辦事包您滿意,您等著瞧好……”

“還不滾上去!”

姜二爺懶得聽他廢話,推開賴六后,接過姜猴兒遞上的帕子擦干凈手,彎腰抱起小閨女,“臭死了……還是爹的留兒香!”

方才誰說她丑的!姜留推開爹爹的腦袋,嫌棄道,“一身雞毛味兒!”

姜二爺剛在男人堆里擠了半晌,身上確實不好聞,只得笑著把閨女遞給奶娘。他抬頭望著擂臺上恨不得拽上天的兒子,搖了搖頭。這小子渾身是刺兒,今天,在這個臺子上就得給他掰斷幾根讓他知道什么叫疼,好長長記性,別瞎惹事。

擂臺上,一位年老的部署舉著竹批參神后,請賴六和姜凌上前,高聲報道,“接下來這一場擂臺爭交的是——東市賴長發、會嘉坊姜凌!”

“嘩——”

因這兩人委實相差懸殊,擂臺下眾人哄堂大笑,“賴六,你丫欺負小孩兒也不看看場合,當這是你家黑巷子里呢!”

“把奶娃娃打哭了,看人家老子能饒了你不?”

“去去去!你們曉得什么,這位是姜二公子家的少爺,是姜二公子讓咱陪著少爺上來比劃幾圈!”賴六先把話晾出來,以免待會兒有人笑他不敢下狠手。

這黑小子是姜二爺的兒子?親生的?眾人轉頭果然見到姜二爺在旁邊觀戰,一時不知道該說什么才好。

“當!”

部署用竹批敲響銅鑼,“開始!先將對方壓倒十息者獲勝!”

哥哥加油!姜留握緊小拳頭。

“姜少爺,得罪了!”

得了姜二爺的叮囑,又有被姜凌掀場子的仇,賴六打算下黑手狠狠摔姜凌幾下解氣,反正只要摔不壞,姜二爺就不會拿他怎么樣!

今日,賴六就在這臺上,當著康安城老少的面,替姜二教訓兒子!

“啊——”賴六熱血沸騰沖上前,探手抓住姜凌的肩膀就往上甩。

賴六的力氣不小,姜凌沒能掙脫,便順他的力道騰空而起,在空中一個鷂子翻身,雙腳直奔賴六的脖子而去。

“嘭!”

姜凌一腳正中,賴六被掀翻在地。

“好!”

“好啊!”

圍觀者爆發出山呼海嘯般的歡呼聲,誰能想到,弱雞姜二的兒子竟這么厲害,一招就掀翻了壯如牛的賴六!

姜留也跟著呼喊,姜二爺呆愣愣地張著嘴,看傻了。

“一、二、三、四……”部署見賴六躺到了開始數數。

“不是吧!”

“欸!賴六你小子,放水也別放得太過啊!”

見賴六躺倒竟不肯起來了,眾人大喊讓他別裝相。

“……九、十!此場爭交,姜凌勝!”部署喊完,抬手招呼旁邊的手下,“上來倆人,搭下去。”

見賴六被人像拖死狗一樣拖下擂臺,眾人近前一看,再次嘩然。

賴六不是不肯起來,而是一招就被姜二家的黑小子……踢暈了!


小提示:在搜索引擎輸入"大熊貓文學",即可找到本站,謝謝。
第八十九章 露臺爭斗

(快捷鍵←)
(快捷鍵→)
小提示:按 ← (鍵盤左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盤右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