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大熊貓文學 古代小說姜六娘發家日常 第九十章 歲月靜好 返回書頁
 

姜六娘發家日常  第九十章 歲月靜好

類別: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姜六娘發家日常 | 南極藍   作者:南極藍  書名:姜六娘發家日常  更新時間:2021-02-04
 
 
第九十章 歲月靜好
“裝的吧?我不信!”

“這也太,太……”

太啥呢?眾人也不知該如何形容此時內心的震撼,轉頭看姜二爺。

“看到沒,你們看到沒!那是我兒子,我的!”

叉腰大笑的姜二爺很欠揍,但是眾人不敢揍。以前揍姜二得掂量掂量他老子他大哥的分量,現在揍姜二要掂量的是萬歲爺和他家黑小子的分量!

一腳踢暈賴六的兒子,他們惹不起,他們也想有。

“哥!哥!厲害!”姜留努力揮舞著小胳膊給哥哥點贊。

姜財、鴉隱和姜寶也異常激動,跳著腳給少爺喝彩,姜猴兒更是恨不得沖上臺抱著少爺轉幾圈,“二爺,虧了,虧了啊,早知道咱就支攤子下注了!”

“承讓。”姜凌也沒想到賴六這么不禁打,朝眾人抱了抱拳就要下臺。

老部署連忙道,“姜少爺,且慢。”

姜凌停住,回頭看他。

部署指著山棚邊栓著的駿馬,笑瞇瞇地問,“在這個臺子上連贏五場能得一匹錦緞;連贏十場能得一匹駿馬,姜少爺要不要試試?”

“試!”

“打啊!”

“少爺這么厲害,一匹馬手到擒來!”

圍觀的漢子們跟著起哄,遠處有更多人聚集過來。

綢緞可以給妹妹做新衣,這馬雖不駿,給妹妹騎也能湊合的,姜凌有點動心。

綢緞馬匹哪是那么容易得的,姜二爺連忙喊道,“凌兒下來,咱家不缺這些,別折騰出一身汗著了涼。”

臺上的老頭壞得很,張口就讓她哥打十個,當他哥是葉問還是甄子丹啊!姜留努力喊,“哥,不要。”

姜凌聽話地拒絕了部署,走下擂臺回到妹妹身邊,見大伙都盯著他,有些不自在,“父親,這里人多,別擠著妹妹,咱們去看樂器吧?”

一腳踢翻了賴六的兒子要看樂器,姜二爺立刻點頭,樂呵呵地應了。

“爹,家里有綢緞和馬匹嗎?”姜凌邊走邊問。

“瞧見沒,這是我兒子!功夫都是爺教的,單腳開華山!”姜二爺還在呵呵地向圍觀的人顯擺。

“可以給妹妹做新衣、騎馬嗎?”

“可以……”美滋滋的姜二爺順嘴應了后,立刻否決,“你妹妹連路都走不利索,騎什么馬!”

“等妹妹走穩了,可以騎馬嗎?”姜凌追問。

姜二爺點頭,“府里那匹駑馬可以騎。”

“妹妹,聽到沒有?”姜凌低頭問妹妹。

府里跟牛一塊養著的那匹駑馬雖然跑得慢長得挫,但怎么也是馬啊!姜留點頭,“聽到。”

在姜二爺的一路炫耀中,一家人終于穿出人群,到了較為安靜的樂器行。

到了這個巷子里,最活躍的人變成了姜慕燕。她在胡琴、琵琶、古琴攤子前穿梭,拉著妹妹逛了四五家店后,快走幾步停在一家店門前,“雅觀琴行!這是雅正夫人開的,這里的樂器都是她親手調過的!是不是?”

“是。”

被哥哥拎進琴行門檻放穩后,姜留忽覺得這琴行的門是一道跨界門,門外是塵世喧囂,門內是山間雅致。店里的裝飾野趣粗放中透著漫不經心的小精致,燃的香也格外醒神。

看來雅正夫人不只會彈琴,還是位很懂經營的店主,姜留對這位夫人的崇敬又高了一層。

“姜二爺,三姑娘、六姑娘,請這邊吃茶。”店里招呼生意的晚照曾隨著師傅去過幾次王家,自然認得姜家的姑娘們。至于姜二爺,康安城九市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姜二爺早就累了,凈手后坐在竹椅上吃茶。這般尋常的動作,由他做來便賞心悅目,店內十幾位女客放下手中的樂器,慢慢向大周第一美男子身邊聚攏。

姜凌端著茶喂妹妹,姜慕燕問道,“晚照哥哥,夫人可在?”

晚照笑道,“夫人在樓上與人說話,待會兒我再請夫人下來。”

“不敢有勞,該我和夫人上去給夫人拜年的。”姜慕燕連忙道。

晚照含笑給姜二爺添茶,這位爺在這兒呢,夫人怎能不下樓。姜二爺頷首謝過,“燕兒說得對。你們跟著夫人學琴,要尊師徒之禮。”

這是這些年來,父親說得最像樣的一句話。姜慕燕清脆應了,“是。”

不想被女客圍觀的姜留去看樂器,正當她擺弄店里一個雞蛋大小的陶塤時,雅正夫人送客下樓。

“夫人。”姜慕燕拉著妹妹行禮。

雅正夫人含笑翩翩下樓來,“你們來東市玩?”

姜慕燕歡快道,“父親帶我和妹妹來的,慕燕早就想來您這兒看看了。”

聽說姜二爺也來了,雅正夫人的目光準確地轉向茶座,向著姜二爺微微頷首,被她送下來的貴客則抬手摸了摸頭上的璞頭有沒有歪,衣領正不正后,才轉頭看向姜二。待看到姜二戴的軟腳璞頭上居然還鑲著一塊美玉,貴客的臉色變得有些難看。

看到他的神情動作,姜留立刻明白,這又一個長得普通卻很自信,嫉妒她爹美貌的男人。

書秋靠近姜留身邊,低聲道,“邑江候世子劉承。”

嗯?這就是搶了爹爹的意中人、號稱康安城第二美男子的邑江候世子?姜留大失所望。劉承雖長得是不丑,但絕稱不上第二美男子,她三叔姜槐都比劉承美得多!

雅正夫人翩翩下樓來,跟姜二爺打招呼,態度親切不做作,“不知二公子大駕光臨,妾身有失遠迎,還請二公子恕罪。”

姜二爺起身還禮,笑道,“聽聞夫人店里來了不少好樂器,在下帶著孩子們過來開開眼。”

見劉承和姜二爺沒有打招呼的意思,雅正夫人便含笑抬手送劉承出門。劉承看到站在姜家兩個女兒身邊的黑小子時,走不動了,語帶嘲諷地問姜二爺問,“這就是你兒子?”

姜二爺悠哉地靠在椅子上,“不錯。”

父親沒說讓他給這位行禮,姜凌也就沒多此一舉,大大方方任他打量。

劉承陰沉的目光在姜二爺和姜凌之間穿梭幾回,“嘖”了一聲,出門而去。

姜二爺懶洋洋地跟兒子講,“記住那廝的嘴臉,改日若有長得跟他一樣不順眼的小子找你的事,你可以狠狠地揍他,不死就成。”

女客們見姜二爺如此不畏權勢,又是一陣輕呼

“是。”姜凌痛快應下。

雅正夫人搖頭,“劉世子家的劉申公子比姜公子大一歲,二爺不怕貴公子吃虧?”

姜二爺起身攬袖給雅正夫人斟茶,“不怕。”他兒子一個能揍劉申十個!

姜留的小腦袋瓜又開始轉了,爹爹原本的意中人、邑江候世子夫人柳如煙的兒子,居然比自己的哥哥姐姐還大一歲?也就是說……

“不知孩子們可給夫人添麻煩了?”姜留正滿腦子天馬行空時,聽到爹爹跟雅正夫人提起自己。

雅正夫人應道,“府上的姑娘都很好,三姑娘聰慧好學,六姑娘活潑可愛,能教她們學琴是妾身的福氣。”

得了夫人的夸獎,姜慕燕小臉通紅,眼里閃著快活。

被老師夸獎活潑可愛,是說自己啥也沒學會的意思嗎?姜留摳著陶塤的孔,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其實她也很努力學了,只是手慢跟不上。

“那便好,今年還要煩請夫人多費心。”姜二爺舉杯,以茶敬雅正夫人。

“此乃妾身分內之事。”雅正夫人端茶回應,開琴行授琴藝,是她謀生的手段。

不能氣餒!等她手腳好了,定能讓爹爹和雅正夫人刮目相看!姜留握拳頭給自己鼓勁兒,卻沒能成功。她抬起手手,才發現左手的食指塞進陶塤的孔里,用勁兒也拔不出來,悲劇了……

把這個買下來回去偷偷拔?姜留正在動腦筋時,忽聽身邊的蠢丫鬟咋呼道,“姑娘的手指頭怎么了?”

目光聚攏來,姜留真想用陶塤堵住書秋的大嘴巴。

姜二爺樂了,“傻留兒。這是用來吹的不是摳的,過來。”

“不用勞煩父親,兒幫妹妹拔。”姜凌一手握住陶塤,一手握住妹妹的小胖手,就要開拔。

趙奶娘嚇壞了,“少爺不能這么拔,這樣六姑娘的手會受傷的。”

“對,要小心轉。”姜慕燕上前。

“還是讓我來吧。”雅正夫人把姜留帶到桌邊,用茶水打濕她的手指頭,轉動幾下便把陶塤取了下來放在她的手心上,笑道,“這個陶塤與六姑娘有緣,合該送給六姑娘。等再去泠幽院時,我教你吹塤可好?”

“多謝夫人。”姜留握著陶塤道謝,塤潮乎乎,她羞噠噠。

姜二爺見小閨女手指頭都紅了,把她拉過來摟在懷里,握在手心里輕輕揉著,“讓夫人見笑了。”

妹妹受傷了,姜凌和姜慕燕也無心看樂器,圍在父親身邊盯著妹妹的手看。

看著這副場面,忠女客心動不已。誰能想到,傳聞中不顧妻女獨自風流的姜二爺,竟是個疼愛孩子的好父親呢。他說不再娶妻專心照顧三個孩子,一定是真的,姜二爺是康安城最好最美的男子!

待從樂器行出來時,天已近晌午,姜二爺帶著孩子們尋了家清幽雅致的食肆用飯。

飯后也不急著走,姜二爺讓孩子們在屋內歇息,歇過來后再接著逛。姜留年紀小身子沉,用完飯不大一會兒便躺在雅間的榻上睡著了,本來不困的姜凌立刻挨著妹妹躺下,姜慕燕見此,也躺在了妹妹另一邊。

出去方便的姜二爺回來把姜凌拎起來扔到一邊,但看著他睡得安穩的小臉,想到他夜夜驚醒時的可憐樣,又有些不忍。可是不扔出去姜二爺又看著來氣,干脆到庭院尋熟人閑聊,眼不見心不煩。

姜留是被熱醒的,睜開眼才發現哥哥姐姐各一人抱著她一條胳膊,睡得正香。

午后的陽光透過窗紙撒在榻上,遠處隱隱的喧鬧聲和耳邊哥哥姐姐的呼吸聲交織在一起。姜留靜靜感受著此刻的溫馨,此情此景深深印進她的心底,在未來的歲月中無數次浮現時,都會讓她想起這一刻的溫暖。

也許過了很久,也許只是片刻,哥哥姐姐先后醒了。三人爬起來醒神時,奶娘輕聲道,“二爺有事先走了,讓大少爺和二少爺領著少爺和姑娘們繼續逛,晚上看過花燈再回去。”

聽到父親走了,姜慕燕沒吭聲,姜凌很高興,姜留失落又高興。失落的是不能跟著爹爹游玩,開心的是終于不用被大姑娘小媳婦圍觀砸果子了,“爹爹去哪了?”

趙奶娘說得很平靜,“二爺回府了。”

這時候回府定是有事,姜留再問,“伯母也回了嗎?”

趙奶娘搖頭,“奴婢不知。”

奶娘不說,就得問書秋了。書秋是個壓不住事兒的,還不等姑娘問,便尋了機會湊到她耳邊,“姑娘猜怎么著回?您的姑姑回府拜年了!”


小提示:在搜索引擎輸入"大熊貓文學",即可找到本站,謝謝。
第九十章 歲月靜好

(快捷鍵←)
(快捷鍵→)
小提示:按 ← (鍵盤左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盤右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