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大熊貓文學 古代小說姜六娘發家日常 第一零六章 雪霞晚 返回書頁
 

姜六娘發家日常  第一零六章 雪霞晚

類別: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姜六娘發家日常 | 南極藍   作者:南極藍  書名:姜六娘發家日常  更新時間:2021-02-11
 
 
第一零六章 雪霞晚
殿內眾人“哇”地一聲,圍攏上來,“夫人要去宮中教公主們彈琴?”

“天啊!”

“世子妃要進宮,跟皇后娘娘談去?”

打臉了吧?姜留樂呵呵地張開小嘴看笑話,姜老夫人端起茶杯,擋住一臉的不屑。

柳如煙迅速調整表情,端莊淺笑道,“瀾兒能與公主們同時跟您學琴,是本府的榮幸。不知您每旬需進宮幾日?”

“不多不少,也是三日。”雅正夫人說完,柳如煙與孟老夫人眼里頓時迸出光彩,卻聽她又道,“雅正每旬休息一日。剩余三日,已應了姜老夫人,教姜府的姑娘們彈琴。”

姜老夫人放下茶杯,笑道,“老身的孫女們能與公主們同時跟您學琴,是老身的榮幸。”

“哈哈哈!”店內女客笑出聲。姜留暗中鼓掌,暗道一聲原來祖母也是個妙人。

柳如煙輕輕咬唇,垂眸端起茶杯。

孟老夫人眉開眼笑道,“咱們兩家的孩子們從小就一塊長大,比親姐妹還親,嫂子,讓孩子們一塊去滴翠堂學琴吧?若滴翠堂的琴案不夠,就從我這院里抬幾張過去。”

她這臉皮,一定是城中最好的鐵匠鋪打的!姜留深深表示敬佩,轉頭看祖母。

姜老夫人含笑道,“為免夫人來回奔波,老身的孫女們在琴行學琴。”

“那……”

還不等孟老夫人說完,雅正夫人便道,“樓上狹窄,僅能容下四張琴案。”

孟老夫人閉上嘴,不吭聲了。

柳如煙也問道,“能容下四張的話,侯府的姑娘們也來夫人這學琴可好?”

“只要貴府同意,雅正當然歡迎。”雅正夫人含笑道。

侯府的事情柳如煙確實做不得主,她抬眸看了雅正夫人一眼,起身拂袖而去。

“還是世子妃呢,說話辦事忒小家子氣。”

“小門小戶養出來的,可不就這樣么。”

“幸好姜二爺沒娶她進門!”

“就是!”

“六姑娘,你可得讓你爹離她遠點,曉得沒?”

身后人輕輕拍了拍姜留的小肩膀,姜留緩緩回頭,沖著這位熱心的大嫂笑了笑,這位大嫂的臉刷就紅了。

柳如煙走了,姜老夫人也起身告辭,孟老夫人連忙跟上,“嫂子,咱們一塊回吧?”

“也好。”姜老夫人含笑點頭,又與自己的孫女們道,“難得出來,你們四處轉轉,挑幾個好看的紙鳶回來,改日風好時放走晦氣。”

“是。”姜家的姑娘們歡喜應了。

送走祖母又與雅正夫人告辭,走出一陣后,姜慕錦忍不住笑了起來,“你們看到祖母說放晦氣時她們的臉色沒?可要笑死我了!”

姜慕燕連忙道,“五妹,街上人多,謹言慎行。”

姜慕錦捂住嘴,依舊咯咯地笑著。小姑娘們逛街,自然奔著胭脂水粉、布料首飾去。待轉到粉兒巷時,經常跟著母親逛街的姜慕錦指著一家鋪子喊道,“三姐姐,這不是二伯母留給你和六妹妹的鋪子么!”

五妹都喊出口了,姜慕燕也不好過門不入,“咱們下去看看吧,二姐和五妹有挑幾件喜歡的,給三嬸和姨娘帶回去。”

“咱們看看就好。”姜慕箏連忙拉住五妹,拿眼神示意她不可亂來。

“我什么也不要!”姜慕錦甩開二姐的手,拉住姜留的,“六妹妹,咱們快走!”

姜留被奶娘抱下車,抬頭看胭脂鋪的招牌上寫的“雪霞晚”三個隸書大字。招牌是二舅親筆寫的,名字是娘親起的,隸書纖細柔美,名字寓意悠長,一看就是高端大氣上檔次的鋪子。

見她們進來,王恪媳婦連忙轉出柜臺給姜慕燕和姜留行禮,“姑娘們快進來坐,若您需要胭脂香粉,讓書夏給奴婢送個信,奴婢給您送進府去多好,怎敢勞姑娘們親自跑一趟。”

姜慕燕讓書夏扶起她娘,笑道,“我和姐妹們來買紙鳶,路過這里進來看看。”

王恪媳婦笑道,“姑娘們真來巧了,彩帛行那邊今兒來了好些又大又漂亮的紙鳶,待會兒奴婢送姑娘們過去。”

姐姐與書夏的娘說話,姜留則讓奶娘抱著她,趴在柜臺上眼睛亮亮地望著里邊盒盒罐罐的胭脂香粉。柜臺后的女伙計忍不住贊道,“奴婢在東市待了十幾年,再沒見過比姑娘更漂亮的女娃娃了,姑娘想看哪個?奴婢給您拿。”

“那個。”姜留用胖胖的小手指著柜臺內最亮眼的描金小瓷盒,姜慕錦也湊過來看。

“姑娘好眼力,這是咱們今春的新款胭脂,是極品的紅花加栗米、上等香料調制而成的,抹在臉上極為細膩服帖。”女伙計熟練地介紹著,打開蓋子遞到兩位姑娘面前。

姜慕錦聞了聞,贊道,“好香啊!”

姜留也嗅了嗅,香味濃而不膩,還隱隱有些熟悉,她在哪兒聞過這個氣味?

姜慕錦又問,“這么好的胭脂肯定不便宜吧?”

女伙計抿嘴笑,“這款胭脂是咱們店里最貴的,若是熟客來買,也得三百文。”

這么小一盒便三百文,真心不算便宜了,姜留點頭,示意女伙計蓋上蓋子。姜慕燕走了過來,“可有上好的脂膏?”

王恪媳婦忙道,“將槐花膏拿過來。”

待槐花膏取過來后,姜慕燕打開用指甲挑了一些抹在手背上,“似乎比之前的膩了些。”

王恪媳婦笑道,“這里面加了些許槐花蜜,比例是調香的王笠元一點點試出來的,是咱們雪霞晚的秘方。”

姜慕燕滿意點頭,“賞他一月工錢,這槐花膏拿五盒,方才的胭脂拿兩盒,旁邊的木盒胭脂拿五盒,再拿一塊上好的螺黛。”

王恪媳婦親手備好,送姑娘們上了馬車。

馬車上,姜慕燕打開匣子道,“我見祖母的螺黛快用完了,咱們回去后把這塊送給祖母;描金胭脂給伯母和三嬸,木盒胭脂給姨娘們;這些槐花膏,咱們五個每人一盒。”

姜慕箏知道三妹妹是顧及著她,才給府里每位姨娘都拿了胭脂,眼圈忍不住紅了。

姜慕錦滿眼星星地摟住姜慕燕的胳膊,“三姐姐,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這么厲害呢!你方才在店里,就像個真正的管家娘子一樣!”

“說什么渾話,三妹才十歲,當管家娘子還早著呢。”姜慕箏破涕而笑。三妹妹以前多在王家,姜慕箏也是因為這幾個月練琴才跟她漸漸熟悉起來。熟悉之后才發現,三妹妹雖然冷清少語,但待人卻是極好的。姨娘,三妹妹的娘親在世時,也是這樣的性子,是三位夫人里通情達理的一位。

姜慕錦又問,“三姐姐,方才那些都是二伯母教你的?”

姜慕燕輕輕點頭,想到去世的娘親,她的神情有些落寞,輕輕握住了妹妹的手。

姜留抬頭,沖著姐姐笑。就在這時,她忽然看到一個熟悉的人影從車邊閃過,一下就想起為何覺得方才的胭脂氣味有些熟悉了。她大表姐身邊的丫鬟喜竹,用的就是這款胭脂!方才在雅觀琴行里,孟雅嬌用的也是!

姜留立刻吩咐書秋,“去偷偷跟著喜竹,看她去做什么。”


小提示:在搜索引擎輸入"大熊貓文學",即可找到本站,謝謝。
第一零六章 雪霞晚

(快捷鍵←)
(快捷鍵→)
小提示:按 ← (鍵盤左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盤右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