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大熊貓文學 古代小說姜六娘發家日常 第164章 一百一十七 返回書頁
 

姜六娘發家日常  第164章 一百一十七

類別: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姜六娘發家日常 | 南極藍   作者:南極藍  書名:姜六娘發家日常  更新時間:2021-03-09
 
 
第164章 一百一十七
姜二爺回到府中,兄弟們立刻圍了上來,“二哥快打開匣子,讓兄弟們開開眼,瞧瞧御賜的寶弓!”

“你們誰家御賜的東西少了?偏來稀罕爺這個。”姜二爺哼道。

“二哥,我家沒有御賜的東西,我沒見過!”工部郎中曹嚴華的四兒子曹玉寶笑嘻嘻地催促姜二爺。

姜二爺笑著開匣子,“你二哥我這也不是第一次見么,以后咱都會有的。”

打開匣子后,一張兩頭棕黃,中間五彩斑斕的彎弓現于眾人眼前,大伙“哇——”了一聲,轉頭望著柴嚴易。

弓箭啥的他們也不動,得聽懂行的柴嚴易講講門道,才好開夸。

“大伙讓讓!”

柴嚴易咳嗽一聲上前打量匣中彎弓,品評道,“南檀北柘,柘木色深黃,紋理細膩清晰,手感溫潤,乃是制作弓箭的上品木材,其中又以泰山柘木為絕品。上古軒轅皇帝選泰山南烏號之柘,燕牛之角,荊麋之弭,河魚之膠制名弓軒轅;前朝太宗李世民所用的驚鴻寶弓也是柘木……”

白晅見柴易安引經據典沒完沒了,打斷他道,“莫扯這些,就說二哥這張弓。”

“是啊,四哥,說二哥這張弓。”眾人附和。

柴易安瞪了這幫不識貨的家伙一眼,接著道,“柘木弓韌性佳手感好,萬歲賜給二哥的這把,是加鹿筋、牛角復合而成的角木復合弓。此弓需經兩百多道工序、至少兩年的打磨才能制成,制作相當不易,但角木復合弓經久耐用,護國公的長子右驍衛統領大將軍康光舉,用的便是這種弓。”

原來如此!眾人哇了一聲,還沒開夸。姜二爺就興致勃勃地拿起了弓,道,“我這就射幾箭試試給你們開開眼!”

一聽到姜二爺要射箭,眾人立刻覺得頭皮發麻脖子發涼,齊聲勸阻道,“二哥不急,現在府中人多,咱傷了誰也不雅。”

“就是啊二哥,咱的茶還沒喝,月仙姑娘還等著咱們回去品琴呢,二哥若不去,豈不是白瞎了白三哥的一番美意?”魯修玉跟著勸。

曹玉寶勸著姜二爺放下弓箭,“西市的老少都等著二哥回去呢,二哥若不去,豈不是辜負了大伙的一番心意?”

親眼見了弓是好弓,也聽柴易安說了一通,他們出去后也能跟眾人吹牛,這就足夠了。眾人紛紛勸著姜二爺放下御賜寶弓,返回西市,繼續品茗聽曲。

傍晚時分,姜松以快于往日數倍的速度沖回府中,跑到母親院中的佛堂焚香跪拜圣旨后,又看過萬歲賞給二弟的文房四寶和寶弓,便問母親,“二弟呢?”

姜老夫人樂呵呵的,“有人來請,他便跟著去了。前段日子實在苦了他,你莫管得太嚴,讓他松快松快吧。”

這都什么時候了,哪還有功夫容他松快!姜松嚴肅道,“母親可知,萬歲為何賜二弟文房四寶和寶弓?”

姜老夫人點頭,“因他在惠安為民除害。”

“若依慣例,為民除害者多賜金銀珠寶,但萬歲賜二弟的卻是弓箭。萬歲這是希望二弟苦練文武藝,明年春闈金榜題名,入朝為君解憂啊!”姜松萬分緊迫,“如今離著春闈只剩一百一十七日了,若二弟不朝夕苦來練,怎能金榜題名?”

姜老夫人愣了一會兒,才勸道,“老大啊,你別難為楓兒了。你也見他吃了多少苦才中了舉人,你要他金榜題名,不是要了他的命嗎?他真不是那塊料啊。”

姜松正色道,“母親總說妍芳寵溺三郎,可您寵溺二弟更勝妍芳。”

被兒子這么說,姜老夫人不高興了,“你二弟打小就身子骨弱,哪能跟三郎比。”

“母親,二弟現在的身子骨,比兒如何?”姜松輕聲問。

長子服毒后身子一直未好利索,如今臉頰無肉,顯得老了好幾歲,姜老夫人何嘗不心疼,“楓兒帶回來的藥你要記得吃,莫累壞了身子。”

姜松應下,再勸老娘,“母親,三郎圍著池塘跑圈,初起時最后兩圈都是用爬的,兒何嘗不心疼?但您看他堅持跑了十個月后,現在如何?三郎跟著凌兒拉筋時哭嚎不止,妍芳躲在墻角偷偷抹淚,卻能忍住不上去勸阻。這又是為何?”

姜老夫人抿唇不語。

姜松接著道,“咱們家里除了凌兒,二弟是跑得最快的。八個月他都撐過來了,只要再咬牙撐過這一百多天,他就真的熬出頭了。”

姜老夫人低聲道,“就算吃再多苦,他也中不了狀元啊……”

“兒也沒妄求二弟中狀元,甚至是中進士。但他在春闈場上一定要拿出些真本事,讓人提起二弟便要挑大拇指,任誰也不能說二弟的武舉是混出來的,這便足夠了。”姜松對自家弟弟的斤兩,還是看得清的。

姜老夫人咬了咬牙,“就依你!不過若是他真撐不住了,你可不準硬逼著他。”

姜松含笑應下,讓三弟去尋二弟回府。

姜二爺被三弟從東市賭坊拎回來后,嘴撅得能栓上得勝,“大哥有何急事,不能明日再說么?我今夜本打算賺百兩銀子買藥,澄空開的藥方上那些藥材,可金貴著呢。”

聽了二弟的話,姜松的臉都板不住了,“愚兄的身子已無大礙,現在緊要的是明年春闈,你既得了萬歲的賞賜,勤學苦練才是正經。”

姜二爺“哦”了一聲,漫不經心道,“大哥放心,小弟明白萬歲的苦心,不過這不是還早著么,不急。”再說自己怎么練也中不了武進士,何苦遭這個罪呢。

姜松氣得瞪眼,“只剩一百一十七天了,哪里還早?!你可知眾舉子都在做什么?遠的不說,便說郭靜平,人家白天習武晚上讀書,連飯都是他兒子做!”

人家有好兒子,自己又沒有。姜二爺嘟囔道,“今天是十一月二十,離著三月二十春闈滿打滿算還有四個月,怎到大哥這里就少了三日?”

聽二哥還敢犟嘴,姜槐剛捂住耳朵,便聽大哥咆哮道,“今年臘月和明年二月都是小進,三月二十你就要入場了,你自己算還有多少日?!”

農歷每月長短不一,三十日的稱為大進,二十九日的稱為小進。

姜二爺真被大哥嚇著了,連忙勸道,“大哥莫生氣,生氣傷身,小弟練,練還不成么。”

姜松喘了一會兒,才道,“現在朝中不少人說你的舉人是混來的,你一定要下苦工,到時讓他們開開眼,看清你的真本事!”

“好!”姜二爺也聽說了這些閑話,到時他一定讓這些人閉嘴。

“府中每日人來人往,你也無法安心讀書。愚兄已命人幫你收拾好行李,明日一早你便啟程去柳家莊住一段,臘月底再回來。莊外寬敞能跑馬,你練騎射也方便……”

姜二爺一下就跳了起來,“如今天寒地凍,大哥怎能把我扔到莊子上去呢!娘不會讓你這么干的!”

早就知道你會這么說。姜松沉穩地端起茶杯,品著二弟從泉州帶回的好茶,“母親已經同意了。”


小提示:在搜索引擎輸入"大熊貓文學",即可找到本站,謝謝。
第164章 一百一十七

(快捷鍵←)
(快捷鍵→)
小提示:按 ← (鍵盤左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盤右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