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大熊貓文學 古代小說姜六娘發家日常 第189章 誰是鱉孫 返回書頁
 

姜六娘發家日常  第189章 誰是鱉孫

類別: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姜六娘發家日常 | 南極藍   作者:南極藍  書名:姜六娘發家日常  更新時間:2021-03-22
 
 
第189章 誰是鱉孫
一個能打仨的姜凌上前一步,等著孟庭晚出來應戰。

可不能再打了,姜大郎也連忙上前拱手,“孟大人,父親,請容孩兒道明實情。”

姜松點頭,“講。”

“兒待兄弟們出來堆雪人放爆竹,雪人剛堆好,三弟說他堆的雪人是整條街最好的,孟家三弟說他堆的才最好,用爆竹把三弟的雪人炸了……”

姜大郎還沒講完,姜三郎接著道,“然后,兒跟孟二哥、孟三弟說好干一架,誰輸了誰就賠不是,誰找人幫忙誰就是鱉孫!”

孟回舟和姜松還沒說什么,姜二爺拍手,“好,男子漢大丈夫就該這么辦解決爭端。讓我看看,哪個小子是鱉孫?”

姜三郎一拳頭打在要翻騰起來的孟庭方后背上,使勁往下壓,“認不認輸!”

孟庭方還撐得住,被壓在最下邊的三郎孟庭春實在受不了了,哇地一聲哭了起來,“爹爹救孩兒啊,孩兒好疼——”

鱉孫啊……姜二爺意味深長地望著孟三,“你兒子叫你呢,還不上去!”

見好就收,姜松道,“三郎,起來吧。”

“他們還沒陪不是呢……”三郎不干。

孟家老二孟尋禮上前一步,含笑溫和道,“思宇,二叔代他們向你賠不是,可行?”

“我……”孟三郎還沒說完,姜凌就道,“三郎,起來!”

姜三郎不敢不聽姜凌的,立刻爬了起來。姜凌向著孟尋禮拱手行禮“孟大人,是我家三弟莽撞,架不住貴府二公子的言語像譏,才與貴府兩位公子起了爭執。姜凌代三弟,向孟二公子、三公子賠不是,可行?”

這小子……孟尋禮笑容更深了,“不愧……”

“我不賠,你們賠!”孟庭春也是府里的小霸王,今日當著這么多人的面受了欺負,有大人撐腰了,豈能善罷甘休,“你們都是壞人,你們欺負了我家幾十年,我祖父現在是刑部尚書,把你們都抓去刑部大牢,打死……”

孟三一巴掌削在兒子腦袋上,“胡說什么!”

“哇——”孟庭春嚎了起來。

姜家哥仨臉色很難看,姜二爺沉著臉問道,“我家怎么欺負了你家幾十年,孟大人給咱講講?”

孟回舟溫和道,“不過是小兒滿口胡言罷了,老夫受令祖父教導之恩,日夜不敢忘。”

孟二也往回找補,“不錯。我們今日還在府中為姜祖父和姜伯父擺了祭桌,你們若不信,可進來看看。”

姜二爺擺手,“你們還是撤了吧,免得我祖父和我爹回來走錯門,嚇著你們。”

姜凌一臉失望和惋惜,“所以,是貴府三公子孟庭春說謊了?他小小年紀,便知道仗著家中長輩位居高官出言恐嚇貴府恩公家人,實在……”

說著話,姜凌拿惋惜的小眼神兒盯著孟庭方和孟庭春,搖頭無聲嘆息。孟庭春立刻就炸了,“我才沒……”

孟三一把捂住兒子的嘴,帶他進府,崔氏也急忙跟了進去。

“實在是……年少無知呢。”

姜凌說完,孟家人的臉色都很難看,孟尋禮笑道,“姜賢侄所言極是,伯父回去后會好生教導庭春,明日便帶他過去賠罪。”

姜二爺擺手,“我們不會跟小孩子一般見識,明日是大年初一,我家門檻低,不敢招待你們這樣的貴客。大哥,咱回府吧?”

姜松點頭,與孟回舟道,“孟大人,卑職攜家人祝您年年高升,歲歲安樂。明日貴府客多,卑職便不過去叨擾了。”

說罷,姜松帶著家人回府,姜三郎趾高氣昂地跟著父親,像是戰勝歸來的大將軍。一到院內,姜家哥幾個便把姜三郎圍了起來,一頓狠夸。今年挨罵多過吃飯的姜三郎樂得找不著北,“別說他們倆,再加上孟庭晚,我也打得過!”

陳氏嘴角都要咧到后腦勺了,姜松沉著臉道,“你們都跟我過來!”

五兄弟被大伯叫走后,陳氏也帶著五個姑娘回了北院。早就得了消息的姜老夫人聽著孫女們七嘴八舌地講了事情經過,含笑點頭,“祖母知道了。容兒,你帶著妹妹們去布置暖房,備好吃食。”

姜慕容十五歲,已經跟母親學者打理內院了,她應聲帶著妹妹們進了東暖閣,堂屋內只剩下姜老夫人和陳氏。

不待婆婆責問,陳氏就主動認錯,“娘,兒媳知錯。兒媳不該沖動,在府門前高聲喧嘩,丟了姜家的顏面。兒媳也沒想到三郎竟這么厲害,一個人能把他們倆打下去。”

說著說著,陳氏又忍不住帶了笑模樣。

姜老夫人道,“今天是大喜的日子,娘也不多說。你記住,你站得正行得端,孩子們才會有樣學樣。若你丟了人,丟的不是你自己,更是大郎、三郎和容兒的。”

“是。”陳氏屈膝低頭,心里卻很不服氣,若是跟人打架的是二弟,她就不信婆婆能沉得住氣。

“你也別嘀咕,楓兒自小跟人打架,我這做娘的雖心疼,但哪次也沒上去過。”

莫非自己說出口了?陳氏驚得捂住嘴,偷眼看婆婆。

姜老夫人垂下眼皮,“還不去布置祭桌?”

“是,兒媳這就去。”身為長媳,這是陳氏的責任,也是她的榮耀,陳氏歡歡喜喜地走了。

姜老夫人抬起頭看著她的背影,張開嘴剛要嘆氣,就聽小孫女道,“祖母,過年不能嘆氣,您親口說的。”

姜老夫人轉頭看到門邊露著的小腦袋,想責備她不該偷聽長輩講話,可看著她黑溜溜的眼睛,最后只招了招手,“過來。”

姜留乖乖走到祖母面前,姜老夫人拉住孫女的小手讓她坐在一邊,垂眸不知道在想什么。

姜留小聲問,“祖母,孟三郎說咱們家欺負了他們家幾十年,他為什么這么說呢?咱們又沒欺負他們!”

丈夫出事后,姜老夫人也翻來覆去地想姜孟兩家的事,一開始想不明白,今年才明白了些,不過這些是不能對孩子講的,“他是被你三哥打急了才胡說的,留兒聽聽就算了。”

姜留對孟姜兩家的恩怨,這兩年下來也多少了解了些,便試探道,“祖母,留兒聽到看熱鬧的人說,咱們與孟家是升米恩、斗米仇,這是什么意思呢?”

姜老夫人的笑容帶了難掩的苦澀,緩緩道,“旁觀者清,還是有明白人的。”

可惜,自己還是明白得太遲了。


小提示:在搜索引擎輸入"大熊貓文學",即可找到本站,謝謝。
第189章 誰是鱉孫

(快捷鍵←)
(快捷鍵→)
小提示:按 ← (鍵盤左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盤右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