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大熊貓文學 古代小說姜六娘發家日常 第195章 竹九 返回書頁
 

姜六娘發家日常  第195章 竹九

類別: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姜六娘發家日常 | 南極藍   作者:南極藍  書名:姜六娘發家日常  更新時間:2021-03-25
 
 
第195章 竹九
“這東西是哪來的?”姜老夫人親自審問李俏。

李俏被關在柴房里一日一夜滴水未盡,嘴唇干裂,說話也沙啞無力,“是奴婢去輔興坊的金仙觀請來的。”

“胡說!”姜老夫人聲音不大,卻嚇得李姨娘一哆嗦,“金仙觀是何等去處,也是你能進的?”

輔興坊乃皇城西第一街,金仙觀全名金仙女冠觀,乃是前朝為其出家為女冠的公主所建,雖說已改朝換代,但至今仍是皇族和達官貴人家的女眷才能去的。

李俏磕頭,“奴婢在金仙觀西門外等著,里邊的道姑給奴婢送出來的。老夫人,這個桐人是奴婢想念四姑娘,用來給四姑娘招魂的。您就是給奴婢一百個膽子,奴婢也不敢害人啊!”

不敢害人?趙奶娘握緊了拳頭,恨不得上去給她幾巴掌。你以人血四姑娘招魂轉胎,還不叫害人么!

姜老夫人陰沉沉地問道,“那道姑法號叫什么?”

李俏連忙道,“道觀法號歸緣,是金仙觀觀主的首弟子,奴婢給了她一百兩銀子,才求來桐木招魂人。”

姜老夫人眉頭皺起,“她多大年紀,生得什么模樣?多大年紀?”

李俏對此人印象頗深,“歸緣道長應該是四十上下,生得慈眉善目,圓胖的臉很有神仙像。”

姜老夫人更氣了,“歸緣道長又瘦又高,面容冷清,寡言少語,很少踏出金仙觀。見你的那人,還不知是哪來的野道!她給你的是害我姜家不得安生的邪物!誰領你去的”

不是歸緣道長?李俏傻了,“是桃葉,請老夫人開恩,奴婢真的不知道,您就是給奴婢一百個……”

“啪!”姜老夫人太生氣了,沒叫劉婆子,自己上前一巴掌,將李俏打倒,“你不知道,你不敢?偷偷供奉邪物,妄圖用一命換一命,不是你干的?你還有臉求饒!你既然這么想四丫頭,老身成全你,拖出去!”

待拖走李俏,姜老夫人命人叫進伺候她的小丫鬟桃葉。桃葉今年才十五,四丫頭死時也不過十歲,李俏竟被這么個丫鬟哄得團團轉!姜老夫人陰沉著臉,打量這個小丫鬟,“拔出她嘴里的白布。”

趙奶娘道,“老夫人,桃葉昨夜數次想撞墻自盡,拔出她嘴里的布,她怕是會咬舌自盡的。”

姜老夫人冷笑一聲,“想著一死百了?讓她咬,她死后請道士做法,將她的魂魄鎖在體內,再尋一個病死的窮鬼結合葬,讓她嘗一嘗看著自己的尸骨腐爛的滋味!”

“是。”劉婆子立刻應了。

姜老夫人又讓趙奶娘放開她嘴里的白布,桃葉果然不尋死覓活了。姜老夫人問道,“說吧,是誰讓你將木人送入府中的。”

姜老夫人問了三遍,桃葉依舊不吭聲,姜老夫人便讓劉婆子將她待下去嚴加審問,誰知這小丫頭骨頭倒是很硬,死活不吐口。

正月里不能殺人,姜老夫人思索片刻,讓人將她待下去嚴加看管,又命人叫了薛卉進來。

這個妾,是太夫人賜給兒子的,但是自進西院后便接連出事,一直未伺候過兒子。姜老夫人看她本分,沒少夸獎她,今日卻怎么看她怎么不順眼。

“李俏在房中焚香燒紙的事,你知不知道?”姜老夫人沉聲問道。

昨夜二爺一把火燒了西跨院,也將她房里的東西燒了個干干凈凈。薛卉知道,能讓二爺如此動怒,李俏房里定藏了什么不干凈的東西,她也早就準備等著老夫人問話,“奴婢知道她有燃香的習慣,但奴婢沒進過她的房間,不知道她在做什么,也不知她有沒有燒紙。”

姜老夫人盯著她看了一會兒,命人將她待下去,只留下小丫鬟桃枝。桃枝被老夫人盯著,嚇得哆哆嗦嗦地求饒,“老夫人饒命,奴婢是伺候薛姨娘的,李姨娘房里的事,奴婢什么也不知道。”

姜老夫人問道,“若想活命,桃葉的事你知道多少便說多少,若敢有半句隱瞞……”

不待老夫人問完,桃枝就連忙道,“是。奴婢與桃葉同時進府,她平日里不愛說話,也很少出來玩……”

桃枝絮絮叨叨地說了很多,才點到一個讓姜老夫人感興趣的點,“她出門幫李姨娘買脂粉時,也總是一個人去。有一次奴婢閑著沒事跟在她后邊,發現她盯著孟家大少爺身邊的竹九看。回來后,奴婢問她是不是喜歡竹九,她還假裝不認識他。不過奴婢看得出來,她一定認得竹九……”

竹九是孟庭晚的書童,姜老夫人對他也有印象,她沒有打斷桃枝,聽她絮叨了小半個時辰,才讓人將她帶了下去。竹九與這件事,有沒有關聯呢?姜老夫人擰眉,想著該怎樣才能搞清楚。

待姜二爺后半晌回來后,聽母親說了這些事,便道,“這也不難辦。凌兒與竹九的身形相仿,呼延圖善模仿人說話。孟庭晚的書房就在咱們的花園西側,兒讓呼延圖去那邊觀察竹九兩日,然后挑個夜深的時候,讓凌兒去關押桃葉的房中,一試便知。”

也只能如此了。姜老夫人點頭,又問道,“李俏不能留了,跨院沒有了,先讓薛卉在你旁邊的耳房住幾日吧?”

姜二爺皺起眉頭,“娘把她送出府去,兒以后不想再見到她。”

姜老夫人安撫道,“娘知道你心里膈應什么,但薛卉也不算有錯,又是你祖母賜給你的,還是留下吧,若送出去又該如何安置?”

姜二爺不依,“兒就是不想再看見跨院里的任何一個人,兒看到她們就難受!”

姜老夫人勸了幾句見兒子不聽,也只得應了他。

呼延圖接了差事,便去花園墻邊蹲守竹九,誰知他等了兩日,只見到孟庭晚出出入入,卻不見他的書童。姜家派人一打聽才知道,竹九染了急癥,死了。

竹九早不似晚不死,偏在這時候死,更讓姜家人懷疑厭勝的事與孟家有關。竹九不見了,姜二爺還有別的辦法。他讓姜猴兒裝著竹九的腔調說話,讓呼延圖試了一日后,呼延圖終于將竹九的聲音模仿得惟妙惟肖。

當天夜里,趁著姜家看守李俏與桃葉的婆子換班時,桃枝帶著“竹九”出現在柴房窗前,低聲問,“桃葉姐姐,你睡了嗎?”


小提示:在搜索引擎輸入"大熊貓文學",即可找到本站,謝謝。
第195章 竹九

(快捷鍵←)
(快捷鍵→)
小提示:按 ← (鍵盤左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盤右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