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大熊貓文學 古代小說姜六娘發家日常 第206章 遞刀子 返回書頁
 

姜六娘發家日常  第206章 遞刀子

類別: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姜六娘發家日常 | 南極藍   作者:南極藍  書名:姜六娘發家日常  更新時間:2021-03-31
 
 
第206章 遞刀子
悲催的大周京兆府尹張文江跪在宣德殿內,被景和帝罵了個龍血淋頭。一邊被罵,張文江還得一邊磕頭,口稱萬歲息怒、微臣該死。

誰讓他是京兆府尹呢,誰讓他統轄五城兵馬司、掌管都城治安呢。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竟有人當街行兇擄走官員家眷,不是他京兆府尹失職,還是誰失職?萬歲只罵他還是輕的,還沒給他下個死限,不能破案便摘烏沙掛印呢。

“若十五日不能將主兇緝拿歸案,這京兆府尹卿也不必當了!”景和帝罵完,最后撂下一句狠話。

張文江恨不得給自己一個嘴巴子,真是好的不靈壞的靈,他嚇念叨啥,“微臣領旨。”

上次他被限期未破的,是姜松中毒的案子,幸好太后殯天救了他一命。這次若不破案,就算頭上的烏紗保住了,他在萬歲眼里也成了無能之臣,留著有什么用!

不管這次是誰害姜楓,他都要把人揪出來,碎尸萬段!張文江怒氣沖沖地出了皇宮,返回京兆府聚集府內官員開會,布置任務。

景和帝給他半月,他便給京兆府官員七天,若七天還無頭緒,留著他們還有什么用!

一個不留,全部轟出去!

這一夜,康安城內許多人無法入睡,點了安神香的姜二爺卻睡得極為沉穩。三月二十日卯正時分被姜寶喚醒后,姜二爺穿衣起身到了院中,發現兒女們都起來了,站在院里等他。

待孩子們行了晨禮,姜二爺帶著他們去北院,發現全家人都在等他,一個個都想說兩句什么,卻又不知該怎么說,就這么眼巴巴地看著他,睡足了的姜二爺笑了。

姜二爺一笑,全家人都松了一口氣,姜松拍了拍二弟的肩膀,帶著他進了屋,給母親請安、吃母親親手準備的早膳。

往常熱鬧的飯桌上,今日連碗碟的聲音都聽不到。姜二爺吃飽喝足站起身后,眾人立刻跟著站了起來。姜二爺忍不住笑了,“我都不緊張,你們如此緊張作甚?”

姜松真的比當年自己考春闈還緊張,怕二弟出點什么岔口,又怕他壓力大,都不敢開口說什么。老夫人故作輕松道,“不緊張才好,收拾東西準備去吧。”

姜二爺走了兩步,見一家人都在后邊跟著,到西院收拾完東西,見一家人還在后邊跟著,便嘆了口氣道,“娘不叮囑兒幾句,兒總覺得不踏實。”

快憋不住的姜老夫人立刻道,“半天功夫呢,我兒別急,慢慢寫,想好了再寫。”

姜松也連忙道,“遇著拿不準的字先空著,說不準待會兒就想起來了;策問的題目多讀幾遍,想清楚了再落筆,不求新奇,但求穩妥。”

往常從不多嘴的姜槐也道,“二哥拿不準時,多想想裘叔說過什么,實在不行就復述他的話。”

姜二爺點頭,帶著大家的期待上了馬車,由姜寶、盧定云和呼延圖等人護送趕往貢院。他們剛一出大門,便見門外站著一隊西城兵馬司的巡城差官,為首的副使馮子瑞上前給姜二爺行禮,“子瑞奉張大人之命,護送二爺前往貢院。”

孔能入獄后,馮子瑞接替了他的位子,整日待人在康安西城區溜逛。姜二爺與他是相熟,便也不客氣,拱了拱手道,“有勞馮兄,待小弟考完,再請兄弟們吃酒。”

有兄弟在前引路,馮子瑞騎馬跟在姜二爺馬車邊,低聲道,“二爺還不知道吧?昨夜任捕頭把闖入平西侯府的劫匪尸體尋到了,您猜在哪尋到的?”

姜二爺眼皮也沒抬,“水井里?”

馮子瑞驚了,“二爺怎么知道?”

“人進府卻翻不出來,定是落在水井里了。”姜二爺捏緊折扇的吊墜,有些壓不住怒火。

馮子瑞看出姜二爺不爽,連忙安慰道,“二爺莫氣,張大人昨夜通宵辦案,一定會盡快抓住背后主謀,將他繩之于法的。您看,平西侯府的人也來護送您了。”

姜二爺撩開車簾,果然見到平西侯府的侍衛站在路旁,為首之人姜二爺還認得正是平西侯府的管家鄧發成。平西侯府的世子樂陽公主駙馬鄧元杰病逝后,平西侯鄧繼良掛帥印歸京養病,鄧家人閉門謝客,今日鄧發成竟帶侍衛過來護送姜二爺去貢院,莫說圍群眾,便是姜二爺也嚇到了。

鄧發成也是隨著老侯爺征戰過沙場的,舉手抬足皆有武將的風范,他到車前抱拳拱手,“姜二爺,小人奉我家侯爺之命,護送二爺前往貢院。”

姜二爺下車,抱拳還禮,“張大人已派了西城兵馬司的兄弟們前來護送,不敢再勞煩成叔。”

鄧發成既然來了,自不會再回去,他請姜二爺上車后,便要步行在前引路。雖說平西侯府已大不如前,但由平西侯府的管家為自己開路,姜二爺也是當不起的,他請鄧發成上車同行。

鄧發成上車后,也講起了劫匪的事,“昨日黃將軍的侍衛叩門,說劫持二爺之女的劫匪翻墻進了侯府,侯爺命人搜遍全府,在侯府西南角院落的水井中發現了劫匪的尸體。經仵作驗尸,這劫匪是淹死的。”

聽到劫匪果然淹死在侯府西南院落內的水井中,姜二爺握著折扇的手更緊了了些,且再忍幾天,春闈之后,他要親自去揍人!

“因小女之事驚擾了侯爺,姜楓惶恐,春闈后定親自登門請罪。”姜二爺真誠道。

鄧發成搖頭,“劫匪慌不擇路,怎能怪到二爺頭上。小人此行一為護送二爺,以免劫匪余孽在途中行兇;二來,小人想請問二爺,幕后之人是誰,您心中可有計較?”

姜二爺做事向來坦蕩,鄧發成問了,姜二爺也不瞞著他,壓低聲音道,“姜某只是有所疑,但還沒有確鑿的證據。”

鄧發成也直言道,“若劫匪死在別處,小人也不會在這時候來打擾您。府中西南小院那口水井壁本來有個能藏人的凹洞。去年府中人發現后才將凹洞堵了,那劫匪卻偏偏落入了這口井里,實在惹人生疑。這康安城內就沒什么事能瞞得過您,二爺可知都有誰曉得那里有個凹洞?”

鄧發成這話說的,實在讓姜二爺不好接,“成叔懷疑劫匪不是慌不擇路,而是逃入侯府避難的?”

想到那個跳進侯府水井想在凹洞內躲避的劫匪,下去后摸不到水洞時的表情,姜二爺覺得異常痛快。

鄧發成點頭,“不無可能。”

兩人對視片刻,姜二爺嘆了口氣,“不瞞您說,姜某本打算先派人盯著他,春闈之后親自找他算賬的。”

“二爺不必派別人,小人去盯著他,保管他逃不出康安城。等春闈之后,您想拿棍子揍他,小人給您遞棍子,您想拿刀捅他,小人給您遞刀子。”鄧發成保證道。


小提示:在搜索引擎輸入"大熊貓文學",即可找到本站,謝謝。
第206章 遞刀子

(快捷鍵←)
(快捷鍵→)
小提示:按 ← (鍵盤左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盤右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