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大熊貓文學 古代小說姜六娘發家日常 第229章 姜二對郭靜平 返回書頁
 

姜六娘發家日常  第229章 姜二對郭靜平

類別: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姜六娘發家日常 | 南極藍   作者:南極藍  書名:姜六娘發家日常  更新時間:2021-04-11
 
 
第229章 姜二對郭靜平
姜二爺回到場邊,又站在自己原來的位置上,太陽很大人很多,他有點暈。怎么就進前四了呢?

倒回一年前,打死他也不相信自己能走到現在,這一年自己究竟干了點啥,怎么一晃悠,就成了大周武科舉前四了?這跟假的一樣。如果父親還在,得驚掉眼珠子吧?

姜二爺仰頭望著天上漂浮的白云,有種想哭的沖動。不一樣了,一切都不一樣了,再也沒人能說他是廢物了!

如果王氏還活著……想到亡妻姜二爺就忍不住一激靈,整個人清醒了過來,晃了晃腦袋望向場中與人對陣的郭靜平。西看臺上的姜留看著爹爹的背影,發現他望地望天望校場,就是不回頭。如果他回頭就會發現,祖母和大伯都眼淚汪汪的了。

坐在姜留身邊的小姐姐已經激動地掰著手指開始算了,“一甲狀元、榜眼、探花,二甲第一名,父親中哪個好呢?”

姜留咧開小嘴兒,“探花好,探花好聽。”狀元郎、榜眼郎、探花郎,這三個之中她最喜歡探花郎。

一直到場上比完,前四名都出來了,姜凌才道,“父親應是第四名。郭叔、譚錦華和程運波都比父親厲害。第四也很不錯了。”

對,做人不能太貪心,第四名已經比當初設想的好很多了。姜留握緊小拳頭,緊張地盯著持簽筒的考官走到爹爹面前。

又要抽簽了。但愿爹爹不要抽到郭叔,姜留覺得他比譚金華還要厲害。

姜二爺上一輪是第一個選出來的,所以這次第一個抽簽。他抽了三號,對戰二號。誰是二號呢?姜二爺轉頭,郭靜平苦著臉舉起自己的簽字,他是二號,對戰三號。

阿彌陀佛!不用跟姜二爺對戰的譚錦華暗暗念佛,沖著程運波呲牙笑得開心。程運波微微點頭,臉上并沒什么表情。

“一號,三號!”考官叫號后,譚錦華和程運波出列,騎馬進了校場,場邊只剩下姜二爺和郭靜平。

姜二爺低聲道,“他倆之間會是一場惡斗,待會兒咱倆上場后第三招,你就用金槍探喉,我下馬……”

郭靜平不愿意,“二哥,小弟不能忘恩負義。我下馬,你上。”

姜二爺瞪起眼睛,“如果我勝了你,一招就敗在譚錦華槍下,狀元就是別人的。你勝了我,還能跟他爭一爭狀元!”

“二哥,我可以不要狀元,真的。”郭靜平轉頭,無比真誠地望著姜二爺。

姜二爺望著場上你來我往的譚錦華和程運波,低聲道,“郭靜平,爺不想進千牛衛,你是知道的。爺功夫不如你,不用你讓。譚錦華拿下程運波后,能夠歇一歇,但是你勝了我后要立刻迎戰譚金華。所以咱們倆要速戰速決,就三招!明白沒有?”

“二哥……”

“明白沒有?”

“是。”郭靜平應下,望著校場中苦戰的兩人,仔細觀察譚金華的功夫套路。譚錦華是正經八百地武將之后,槍馬功夫嫻熟,一看就是經過名師指點的。郭靜平是跑鏢練出來的,若打得功夫長了,自己絕對不是譚錦華的對手。

若是僵持不下,就試試二哥的絕招?郭靜平眼睛亮了亮,握緊了拳頭。

場上兩人酣戰三十多回合,譚錦華才將程運波打落馬下,東西南北四面看臺都有人高聲叫好。待兩人給景和帝行禮退到場邊后,姜二爺與郭靜平已翻身上馬,沖入場中。

眾人的胃口已被方才那一對吊了起來,期待著這倆打得更精彩。姜家人沒什么期待的安靜看著,因為他們知道姜二爺不是郭靜平的對手,這場必輸無疑。

若說有什么期待,那邊是期待姜二爺輸得不要太難看。

場上兩人分左右站穩后,姜二爺提槍便往前沖,郭靜平催馬迎上,兩人看似兇險地過了一招,又調轉馬頭殺到一處。郭靜平喚了聲“倒”后,長槍帶著風聲掃向姜二爺的肋骨。姜二爺仰躺在馬背上,槍桿從他臉上兩寸處掃過后,姜二爺起身便刺,郭靜平用槍桿一攔。

兩兵相接的聲響傳入眾人的耳中,眾人拍手叫好。這一場比上一場打得還精彩,好!

姜二爺厲害!

誰知他們的掌聲還沒落下去,郭靜平擋開姜二爺的鐵槍后,一轉槍桿,冒著寒光的槍尖直奔姜二爺咽喉而去。抽槍抵擋不及的姜二爺側身避開,誰知勒住馬鞍子的肚帶不知何時斷了,姜二爺連人帶馬鞍跌落馬下。

抬著手鼓掌的眾人驚呆了,四周一片寂靜,不知作何反應。景和帝皺起眉頭吧,看吧,他就知道馬不行,最后姜楓還是吃了馬的虧!

姜二爺落地之后,郭靜平也跳下馬,兩人給景和帝行禮后,姜二爺起身抱著馬鞍,牽著他的得勝,走到場邊一看,譚錦華正滿臉冒汗,呼哧呼哧喘氣。

譚錦華恨恨地瞪著姜二爺抱著的馬鞍,怎么早不壞晚不壞,偏這個節骨眼兒上壞了呢!

考官的目光從馬鞍上移開,喊道,“譚錦華、郭靜平,入場。”

拼了!譚錦華深吸一口氣,提槍上馬,與郭靜平沖入場中。姜二爺抱著馬鞍走到場外時,姜家人已經從看臺上下來,在場邊等他了。姜二爺把馬鞍子遞給姜寶,故作遺憾道,“馬鞍子壞了。”

姜三郎后怕地拍拍胸口,“得虧這次沒下注押二叔勝,否則虧大發了。”

姜松瞪了小兒子一眼,對二弟道,“摔得疼不疼,可傷著哪了?”

“沒摔到。”姜二爺接過兒子手中的杯子,連喝了三杯水后,又用小閨女舉著的毛巾,擦了擦臉上的汗珠子,又彎腰低頭,銜住她遞上來的秘制酸梅子,酸甜的味道在口中散開,姜二爺頓時覺得舒服多了。

這大熱的天,二弟還披盔戴甲,臉都熱得通紅了,姜松很心疼,“再忍會兒,一會兒就能回家了。”

被看臺上,帝后正在聊天。

“萬歲,姜楓前邊那個面色棕黑的少年,就是他的兒子姜凌吧?”

“應是。”景和帝早就聽說姜楓有個黑兒子,但沒想到竟然黑成這樣。這父子倆一黑一白,真是親生的?


小提示:在搜索引擎輸入"大熊貓文學",即可找到本站,謝謝。
第229章 姜二對郭靜平

(快捷鍵←)
(快捷鍵→)
小提示:按 ← (鍵盤左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盤右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