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大熊貓文學 古代小說姜六娘發家日常 第278章 任凌生 返回書頁
 

姜六娘發家日常  第278章 任凌生

類別: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姜六娘發家日常 | 南極藍   作者:南極藍  書名:姜六娘發家日常  更新時間:2021-05-05
 
 
第278章 任凌生
宋顆幾日前護送戰馬進京時,孔風閣和葉清峰都看到了他的模樣。倆人當時還議論說,肅州能挑出個白面俊俏小將著實不易。誰知再照面,這廝已被打得鼻青臉腫,五官都快分辨不出了。

真是……活該!

孔風閣尊圣旨,將宋顆押入大理寺,請大理寺和兵部會審。兵部尚書李增奎見到宋顆青紫交加的臉,只想再給他補上幾腳,讓他紫成茄子!

丟人現眼的東西,一顆老鼠屎壞掉一鍋粥!你調戲姜楓,老子也得跟著承受萬歲的怒火。

大理寺卿蕭峻平先看了一眼宋顆,又掃了一眼身邊的李增奎,然后抬頭望著頭上高高懸掛的“執法持平”匾額。

這案子要怎么判才能讓萬歲滿意,賜他一塊御筆親書的匾額呢?

按大周律,夜中無故入人家者,笞四十。只笞四十板,必不能令萬歲滿意,還得深挖,在宋顆身上挖出幾個死罪才行。

這些罪過還不能牽扯上左武衛,否則秦相怪罪下來,他可吃罪不起。

蕭峻平嚴厲地目光落在宋顆身上,調戲良家婦至其自盡者,斬。但姜楓是男子,也未因此羞憤自盡,所以這條用不上。那就是調戲朝廷命官?大周律里也沒這一條;民以下犯上冒犯官員?不行,論官職宋顆比姜楓還高……

邊審邊找吧。

蕭峻平的目光在玉樹臨風的姜謫仙和殿前大將軍孔風閣身上略停頓,向他們微微點頭,才轉到李增奎身上,客氣道,“大人乃兵部主事,此案由您來主審吧?”

如果李增奎將蕭峻平的話當真,那他就是個棒槌,“蕭大人乃大理寺卿,此案當有您來主審。”

蕭峻平不再客氣,令人給孔風閣和姜楓搬來椅子,請二人落座。孔風閣理索當然地坐下,姜二爺官職低,辭座。

蕭峻平道,“聽聞姜大人尚在病中,不宜勞累,座吧。”

孔風閣和李增奎也跟著讓姜二爺坐,姜二爺才在孔風閣下垂手坐下。

待眾人坐定,蕭峻平“啪”地一拍驚堂木嚇得眾人一哆嗦,喝道,“下跪何人,所犯何罪,還不從實招來!”

宋春平先抱拳開口,“回大人,末將千牛衛宋春平,昨日奉孔將軍之命出城至柳家莊保護姜楓大人。亥時,在姜大人窗外擒獲欲入室賊人一名,天亮之后才辨認得知此賊乃左武衛副將宋顆;在姜大人院外擒獲幫兇兩名,為宋顆部下,現押在堂外。”

該宋顆了,衙役上前拔下他嘴里的破布。

宋顆咳嗽幾聲,活動了幾下裂開的嘴角和僵硬的舌頭,才啞聲道,“回大人,末將左武衛宋顆。昨夜末將并未無故入柳家莊,而是情有可原,請二位大人容稟。”

誰管你為啥進去!蕭峻平冷著臉問道,“你夜入姜家田莊,可得了主家準許?”

“……未曾。”宋顆連忙解釋道,“大人……”

“啪!”蕭峻平一拍驚堂木,兩班衙役用刑杖一同觸地,口中“威武”聲起,宋顆識相閉嘴。姜二爺覺得這樣做很有氣勢,回去后要讓自己衙門的衙役們也學起來。

“罪犯宋顆,無故夜入柳家莊。”蕭峻平先坐實宋顆一項罪行后,才問道,“你夜入姜大人臥房,意欲何為?”

姜二爺連忙起身,糾正道,“大人,宋顆未入下官房中,是在院中被擒的。”

蕭峻平點頭,“罪犯宋顆,你亥時到柳家莊姜大人房前,意欲何為?”

宋顆辯解道,“末將是為尋人才夜入柳家莊,沒想闖入姜大人的臥房。”

還想狡辯?

“大人,宋顆見到姜大人房中的燈亮著,就湊到窗下舔破窗紙往里看。窗紙末將帶來了,請大人驗看。”說罷,宋春平雙手將揭下來的兩張窗紙送上,衙差上前接過,送到蕭峻平面前。

舔破和捅破的窗紙是不同的,蕭峻平碰也不碰窗紙,轉頭看李增奎。李增奎面色難看地點頭。

惡心玩意,姜楓的窗紙你都舔!

蕭峻平問道,“你舔破姜大人臥房的窗紙,意欲何為?”

宋顆辯解道,“末將聽到房內有動靜,怕姜大人有危險,才上前查看姜大人是否需要幫忙。”

強詞奪理!堂內眾人的眉毛同時擰起,想揍他。

蕭峻平轉頭問姜二爺,“姜大人,當時你在房中呼救了?”

姜二爺立刻道,“沒有。下官當時身體稍好,正在詢問身邊人西市政務。聽到外邊有兵器相交的聲響打開門,才知有人闖入田莊。”

蕭峻平再問宋春平,宋春平也作證當時姜二爺房中并未發出呼救或打斗之聲。

很好!

蕭峻平道,“姜大人在房中未與人發生打斗,亦未呼救,而是在商量西市政務。宋顆上前舔破窗紙窺探偷聽,意欲竊取西市機密。”

西市有個鬼的機密!宋顆急了,爆豆子般講道,“大人,末將向姜大人房中驗看,一是想查看姜大人的安危,二是尋人。左武衛任老將軍一生忠君報國,但其家人慘遭契丹人屠殺,只有其孫任凌生逃過一劫。左武衛將士悲痛欲絕,四處找尋任凌生的下落。末將聽聞姜大人之子姜凌九歲時歸京,其形容樣貌與任凌生很是相似,這才心急入柳家莊一探究竟。”

蕭峻平等人聞言,都轉頭看向姜楓,李增奎目光里含著幾分迫切。

真讓裘叔猜到了,宋顆想用凌兒脫罪。姜二爺萬分詫異地問宋顆,“宋將軍若有此猜疑,為何不直接詢問姜某,或白日里登門?”

“某曾兩度想入府拜會,都未被準許入內。這才讓某更加懷疑,迫不得已才趁夜入莊,還請姜大人見諒。”宋顆說得萬分坦誠。

這丑東西還敢狡辯,你分明就是覬覦姜謫仙的美色!

宋春平抱拳道,“回大人。末將跟蹤宋顆,他入柳家莊后先去西院捅破了姜大人之子姜凌的窗戶紙,向內偷窺許久,才轉到姜大人院中舔破窗紙。末將捉拿他時,他不解釋反而動手欲逃。大人試想,如果宋顆真的問心無愧,他怎么不說清楚,反而急于逃走?”

蕭峻平沉下臉,“宋顆,你既已見過姜凌,為何又偷窺姜大人?”

“我……”宋顆一時詞窮,“因西院少年不是任凌生,末將想看看這孩子會不會在姜大人房中……”

蕭峻平怒拍驚堂木,先坐實罪證,“宋顆不請夜闖民宅,兩度偷窺房中情形,偷聽姜大人與人商議西城要務,罪責難逃!李大人,您可有什么要問的?”

李增奎沒想到蕭峻平將最難啟齒的一部分留給了自己,咳嗽一聲問道,“本官聽聞,你前日曾當街調戲姜大人,可有此事?”


小提示:在搜索引擎輸入"大熊貓文學",即可找到本站,謝謝。
第278章 任凌生

(快捷鍵←)
(快捷鍵→)
小提示:按 ← (鍵盤左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盤右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