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大熊貓文學 古代小說姜六娘發家日常 第374章 睡過頭的三郎 返回書頁
 

姜六娘發家日常  第374章 睡過頭的三郎

類別: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姜六娘發家日常 | 南極藍   作者:南極藍  書名:姜六娘發家日常  更新時間:2021-06-19
 
 
第374章 睡過頭的三郎
得知父親和夫人起來了,姜慕燕便帶著弟弟和妹妹到正院去請安。姜慕燕很緊張,怕自己待會兒表現得不夠好,給娘親丟人。姜凌的小臉跟往常一樣看不出什么,姜留興奮且期待著雅正夫人會給她什么見面禮。

一進門,便見爹爹和雅正夫人已經在堂屋等著了。爹爹身上穿著蒼莨色偏襟寶相花刻絲錦袍,雅正夫人身上穿著朱砂紅色繡花小襖,腰下系著翠綠色繡石榴花錦裙,往日只插一根銀簪的素樸發髻今日梳成了雙翅驚鵠髻,發髻左側是赤金牡丹流蘇釵,右側插著赤金雙蝶簪,真真是通身的喜氣。姜留不曉得爹爹喜不喜歡她這身穿著,但祖母一定非常喜歡。

姜慕燕帶著弟弟妹妹先給父親行禮。

當著三小只的面,姜二爺的臉忽得有些紅,他輕咳一聲,嚴肅道,“給你們的母親見禮。”

父親說的是“母親”而不是“娘親”,讓姜慕燕輕輕松了一口氣。她帶著弟弟妹妹給雅正夫人行跪禮,“女兒姜慕燕拜見母親。”

“兒姜凌拜見母親。”

“女兒姜留拜見母親。”

雅正夫人起身,抬手將孩子們攙扶起來,每人給了一個緙絲荷包。姜留美滋滋地摸著荷包里東西玩猜物,姜凌恭敬地將荷包收入袖中,很是懂行的姜慕燕則驚訝于荷包本身。此荷包并非用針線縫制而成,而是直接織成,看織造工藝乃是蘇州緙絲工藝,蘇州緙絲乃御用織物,織造過程極其細致,被稱為織中之圣,有“一寸緙絲一寸金”之稱。

雅正夫人給的荷包上山水栩栩如生,手感細膩絲滑,乃是蘇州緙絲中的精品。姜慕燕敢斷定,這個荷包比仁陽公主之女黃麗妍所用的荷包一點不差。她很喜歡,抬頭笑道,“謝謝母親。”

姜留和姜凌跟上,異口同聲道,“謝謝母親。”

雅正微笑頷首。

見他們相處融洽,姜二爺很開心,站起身道,“走吧,咱們去北院給母親請安。”

“是。”雅正夫人應聲,帶著孩子們跟在姜二爺身后向北院走。這一路上,府里的仆從們有光明正大提著掃帚、水桶行禮觀察的,有躲在墻角、樹后、假山后偷偷看的,見雅正夫人跟他家二爺般淡定自若地走過去,眾人嘖嘖稱奇。

這般看著,二爺和二夫人倒真有幾分夫妻相呢。

北院門口,穿著嶄新素面葛布長袍的老管家姜厚見二夫人緊緊跟在二爺身后,咧著缺門牙的嘴笑成了花。三姑娘她娘在世時,可從來沒跟二爺站得這么近過。

“老奴姜厚,給二爺、二夫人道喜。”姜厚恭恭敬敬地彎腰行禮。

常來姜家授琴的雅正自是知道這位老管家在姜家的分量,側身還禮。姜二爺抬手攙扶他起來,大聲道,“您老今天這身衣裳不錯。”

厚叔的耳朵越發聾了后,說話聲音也大了許多,他呵呵笑道,“這是三爺從布莊拿回來的好料子,咱們府里的管事們一人一身。二爺、二夫人稍待,老奴這就進去傳話。”

厚叔進去后,姜二爺轉頭吩咐姜猴兒,“你今日跟裘叔說一聲,讓他抽空給厚叔扎幾針,通通耳朵。”

“是。”姜猴兒立刻應了。

姜留默默吐槽:在爹爹看來,什么病都可以扎幾針。她以前不能動,要扎針;他自己睡不著,要扎針;厚叔人老耳聾,還要扎針……

姜二爺帶著新媳婦進屋后,在母親面前的墊子上端端正正行跪禮。行禮罷,劉婆子送上茶,雅正接過,雙生遞到婆婆面前,“母親請用茶。”

姜老夫人看著通身喜氣的二兒媳婦,心里別提多痛快了,接過茶飲了一口后,溫和道,“你既進我姜家門,以后便是我姜家婦。當恪守家規,敦親睦族,相夫教子,早日為楓兒開枝散葉。”

說罷,她將一個紅封放在茶盤上。

聽婆婆這么說,陳氏和閆氏都抿嘴笑,雅正面帶羞澀地行禮,“兒媳謹記。”

“起來吧。老二,帶著你媳婦認認家里的親人。”姜老夫人吩咐道。

“是。”姜二爺起身,抬手扶著雅正起來,將她帶到大哥大嫂面前,“這是大哥、大嫂。”

雅正剛要行禮,便被陳氏抬手攙住了,“弟妹免禮。”

姜松看著二弟面帶喜色,老懷甚慰,對雅正道,“我二弟頑劣,以后還要弟妹多多費心。若他欺負你,你莫忍著,告訴母親或告訴愚兄,我們替你教訓他。”

“大哥,我是不是你親兄弟?”姜二爺委屈巴巴地望著他親哥,眾人聞言笑出聲。

“你是親兄弟,弟妹也不是外人。”姜松佯裝怒色,瞪了二弟一眼。姜老夫人則輕輕蹙了一下眉頭。姜留覺察到祖母的動作,曉得她這是對認親時伯父的態度有些不滿了。

雅正行福禮,恭敬道,“多謝兄伯。若雅正有不是之處,也請兄伯賜正。”

“好,好。”姜松含笑點頭。

兄伯是大周弟妻對夫兄的正式稱呼,姜留還是第一次聽到,她發現祖母的眉頭舒展,似是又很滿意了。

接下來,姜二爺帶著媳婦見過泉州來的姜氏長輩、表哥鐘雷和姐姐姜平藍、母琴族里來的表兄表嫂們。然后,姜槐和閆氏領著姜家晚輩上前,給二哥二嫂見禮。

姜留發現雅正夫人給姐姐和哥哥們的荷包,與給她和姐姐的不一樣。姜慕燕也發現了這一點,她的嘴角微微翹起,眼里有光在跳躍。

待表親們的孩子也上前見禮后,陳氏才拉著雅正的手解釋道,“昨日婚宴上,三郎高興就多吃了幾杯酒,今早怎么也叫不醒,待他起來了,我再帶他過去給弟妹賠禮。”

提起那不爭氣的兒子,姜松的臉色很難看。

雅正關懷道,“都是自家人,咱們不講這些。大嫂可請郎中給三郎看過了?他許不是吃多了酒,而是昨日跟著忙里忙外累著了。”

就是!姜老夫人開口道,“三郎這幾日跟著他大哥跑進跑出地忙碌,才十一歲的孩子,做的事情一點不比大人少。”

對啊,她兒子不是吃醉酒,而是累著了。陳氏連忙改口,“他二叔娶妻,三郎比誰都開心,搶著做事,我勸也勸不住。他二嬸進了家門,他這根弦一松就起不來了。”

閆氏暗翻白眼,大嫂還真是不會說話。二哥娶妻,三郎能比婆婆、大哥、二哥更開心?若不是今兒家里人多,婆婆不罵她才怪。


小提示:在搜索引擎輸入"大熊貓文學",即可找到本站,謝謝。
第374章 睡過頭的三郎

(快捷鍵←)
(快捷鍵→)
小提示:按 ← (鍵盤左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盤右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