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大熊貓文學 古代小說姜六娘發家日常 第375章 賭一把 返回書頁
 

姜六娘發家日常  第375章 賭一把

類別: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姜六娘發家日常 | 南極藍   作者:南極藍  書名:姜六娘發家日常  更新時間:2021-06-20
 
 
第375章 賭一把
姜三郎雖然不爭氣,確是除了大郎為,姜老夫人最喜愛的孫子。方才雅正幫著把三郎醉酒的事兒圓過去后,姜老夫人看她順眼極了。所以在接下來的用膳環節,雅正剛給婆婆盛好,規矩還沒立,便被婆婆拉上了桌,坐在婆婆身邊用飯。

見到這個場景,陳氏很不是滋味,閆氏心里則爽翻了,高興得一頓飯喝了三碗魚湯,喝完后便因為漲奶早早回西外院。

與大嫂一起收拾完桌椅碗筷后,雅正便跟她商量道,“大嫂若得空,咱們一起去書房看看三郎可好些了?”

“三郎他爹說讓咱們好好陪母親說會兒,三郎交給他照顧就好。”他不是去照顧而是去教訓兒子,陳氏心疼得眉頭都皺了起來。

看出大嫂的擔憂,雅正握住她的手,羨慕道,“我原以為大哥生性嚴厲,今日才知他既是心疼妻子的好丈夫,又是將孩子們放在心上的好父親,大嫂真是好福氣。”

陳氏聽了立刻眉開眼笑,“弟妹這話說的,叫我都不知該說什么才好。”

“今日天氣雖好,但早上還有些涼。大嫂您說咱們去花園賞花前這點工夫,該做些什么打發世間?”雅正笑著引到陳氏步入正題。

“不如……打會兒葉子牌?”陳氏兩眼放光地建議。

雅正點頭,“大嫂這主意極好,你陪母親、姐姐和諸位表嫂打牌,我去煮茶,準備點心,可好?”

“就這么辦!”

見大伯母顛顛地跑去里屋張羅打牌,二伯母吩咐丫鬟燒水取茶,姜慕錦用手指頭捅了捅姜留,沖她擠眼睛,“六妹妹,咱們去剪幾枝桃花回來吧?”

姜留心領神會,跟著五姐姐手拉手跑去前院書房看大伯教訓三郎。

弟弟醉成這樣,姜大郎和姜二郎很慚愧,低頭站在父親面前認錯。姜凌則為兩位堂兄說情,“大哥昨日勸了三弟數次,二哥幫三弟擋了好幾杯酒,昨夜兩位哥哥又因為照顧三弟徹夜未眠,請大伯不要怪罪他們。”

姜大郎坦誠道,“父親,是兒無能。昨日若不是有凌弟鎮著,三弟只會喝更多酒。”

“昨夜凌弟也幫著照看三弟,也是一夜未合眼。”姜二郎道。

小四郎跟著附和,“大伯,侄兒也想幫忙的,但三位哥哥非要讓我去睡覺。侄兒雖然躺著,但是也沒睡著。”

姜槐立刻拉下臉,“你也喝酒了?”

“兒沒喝,元冬表哥喝了,他打呼嚕的聲音比雷聲還吵,兒睡不著。”小四郎皺著小眉頭,“爹爹,要不兒去跟凌哥一塊睡吧,表哥真得太吵了。”

姜大郎知道姜凌不喜人打擾,便道,“四弟到我房中睡吧,我屋里的床寬敞一些。”

“好,多謝大哥。”小四郎美滋滋地想,等大哥去了國子監,他就能霸占他的床了。

妹夫在府中,姜松不管外甥只想打三郎,“你們昨晚辛苦,今日都不必讀書了,都出去踏青,晌午早些回來補覺,大郎照顧好弟弟們。”

在看著父親教訓三弟和出去踏青之間,姜大郎猶豫了一瞬,便彎腰應了,“父親,兒也請表弟們同游吧?”把表弟們都帶出去,父親才能更好地教訓三弟,他昨日確實太不像話了。

姜松點頭,“去把,在賬房支二十兩銀子,不可飲酒,不可惹事。”

“是。”姜大郎帶著弟弟們開心往外跑,剛出院門便遇上了二叔。

得知大哥放他們去玩,姜二爺叮囑道,“出去好好玩,在賬房領一百兩銀子,若銀錢不夠了就報二叔的名賒賬。”

“多謝二叔/二伯!”姜家三兄弟齊聲道。

姜二爺點頭,又喊一看就不想去的兒子,“你也跟著去,幫哥哥們照顧好表兄弟們。”

“是。”姜凌只得應了,跟著堂兄弟們出府玩。

姜二爺到了書房,還未開口替三郎求情,便被大哥攆了出來。同樣被攆出來的姜槐與二哥四目相對,同時嘆了口氣。

“三郎確實該受點教訓。”

“這也不怪三郎,大哥酒量就淺,三郎是隨了他。”姜二爺得意洋洋道,“我從小就千杯不醉。”

姜槐笑道,“酒量像,喝醉后話多這一點也像。”

哥倆說著話出了院子,前外院走去。貓在墻角的姜家姐妹倆見他們都走了,才彎腰提著裙子,輕手輕腳進了哥哥們讀書的院子。

倆人剛進院子,便與守院門的管事眼對眼。姜留沖著管事一笑,抬手指了指天,管事立刻抬起頭研究樹上的嫩芽,姜留提著裙子跑到三郎窗外,與五姐姐一起探頭往里瞧。

三月春尚早,按說是不該開窗的。但三郎昨夜又吐又鬧,屋里氣味實在難聞,所以大郎才將他的窗戶支起一條縫用來透氣。倆小家伙剛把腦袋探進去,便聽大伯厲聲道,“去舀瓢冷水,將這畜生潑醒。”

嘶——

姜留和姜慕錦對了對眼神,又同時扭頭往屋里偷看,潑冷水啊……好期待啊……

大爺生氣了,管事不敢不聽,不過他們也不敢用冷水把三少爺激醒,便用不冒熱氣的溫水冒充冷水,端了進來。

“潑!”姜松吩咐道。

管事只得將水潑向四仰八叉張嘴打鼾的三少爺臉上。被潑了一臉、滿嘴水的三郎立刻醒了,他翻身咳嗽幾聲,頭也不抬地罵道,“哪個混賬東西敢潑你三爺,看三爺我不活劈了你!”

三郎你勇猛,三郎你完了……姜留和姜慕錦同時張開小嘴兒,無聲偷笑。

姜三郎罵罵咧咧地抹了一把臉上的水,抬頭看到他爹站在床下,怒火一下被澆透,連滾帶爬下床跪在地上磕頭,“兒該死,請父親息怒。”

姜松靜靜看著兒子,一句話也不說。

這陣仗莫說三郎慌,姜留都有點害怕了。

三郎磕頭都磕暈了,才聽父親冷冰冰地吩咐道,“更衣,去北院給你祖母請安,拜見你二嬸。”

“是。”逃過一劫的三郎連忙爬起來,跌跌撞撞跑去更衣。

這就完了?姜慕錦不敢相信地眨眨眼睛,轉頭看六妹妹。

姜留示意五姐皆跟她一起退到院外,才解釋道,“今天家中有客在。”

“等明日客人們走了,大伯會怎么收拾三郎呢?咱們賭一把?”姜慕錦搓搓小手,滿臉興奮。

“賭什么?”姜松從里邊背著手走出來,彎腰問蹲在墻角的兩個侄女。

倆小丫頭刷地站起來,姜慕錦怕怕地回道,“回大伯,花園里牡丹花下被老鼠盜了一個洞,錦兒正在商量跟六妹妹去弄一把稻草堵住。”

“是嗎?”姜松轉眸看六丫頭。

姜留揚起小臉甜甜地笑,“大伯您說,堵稻草能行嗎?”

“大伯也不知,你們去試試吧,稻草不成再換旁的。”姜松道。

“是。”

看著倆小丫頭飛快跑了,姜松搖搖頭,臉上露出淡淡的笑意。


小提示:在搜索引擎輸入"大熊貓文學",即可找到本站,謝謝。
第375章 賭一把

(快捷鍵←)
(快捷鍵→)
小提示:按 ← (鍵盤左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盤右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