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大熊貓文學 古代小說姜六娘發家日常 第402章 心機 返回書頁
 

姜六娘發家日常  第402章 心機

類別: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姜六娘發家日常 | 南極藍   作者:南極藍  書名:姜六娘發家日常  更新時間:2021-07-05
 
 
第402章 心機
姜老夫人心里明白,管事進來這樣說,定是孩子們擔心她在此獨木難支。再說蔣錦宗既然已經開了口,她也不能不讓孩子們進來。于是,姜老夫人便讓管事請孩子們進來,她則與蔣錦宗客氣道,“孩子們沒見過世面,不懂規矩,讓將軍見笑了。”

“嫂夫人過謙了,昨日貴府的二郎曾在錦宗面前維護凌生,他小小年紀便有如此膽量和氣魄,想必姜家其他孩子也差不了,嫂夫人真是好福氣。”蔣錦宗笑道。

老人家最喜歡的就是兒孫被人稱贊,雅正見婆婆果然露出真心的笑容,便抬起目光向外看去。來這里見蔣錦宗,定是凌兒的主意,但他為何要帶燕兒和留兒來?雅正腦中閃過數個念頭,想著該怎樣應對接下來可能出現的狀況。

很快,姜二郎便帶著三個弟弟走了進來。發現燕兒和留兒沒有跟過來,雅正緊繃的神經微松,嘴角露出笑意。

四個孩子一字排開,給祖母行禮。姜老夫人含笑道,“這位是蔣將軍,他與凌兒的祖父同在左武衛領兵,還不過去見禮?”

“是。”幾個孩子轉身給蔣錦宗行禮。

蔣錦宗看著這些孩子們哈哈大笑,“二郎昨日老夫見過了,讓老夫猜猜,這是三郎、四郎吧?”

三郎雖然混不吝的,但該懂的工具都懂,他躬身行禮,“三郎姜思宇見過將軍。”

“四郎姜思玉見過將軍。”小四郎也跟著行禮。

“好,好。”蔣錦宗拍過每個人的肩膀,最后將手落在姜凌肩膀上,溫和道,“凌兒今日看起來平靜了許多。”

姜凌沒有閃開,躬身行禮道,“昨日路上突然與將軍相遇,凌兒有些失態,還請將軍勿怪。”

“當然不會,看到你,老夫高興還來不及呢。”蔣錦宗親熱地拉著他,吩咐道,“來人,將箱子打開。”

立刻有人上前將方才抬進來的箱子打開,里邊竹蜻蜓、兔爺、竹箭、陀螺、空竹等應有盡有,都是男娃兒喜歡的玩具,姜三郎和小四郎看得眼睛都放光了。

蔣錦宗慚愧道,“嫂夫人勿怪,錦宗一路從肅州騎馬趕來,身無長物,這些都是這兩日讓人去坊市上買的,因不知道孩子們們喜歡什么,索性多買了些,讓他們挑著玩。”

姜老夫人含笑謝過,便聽他又道,“那一箱子是給府里的姑娘們玩的,嫂夫人也別嫌棄。這幾年多虧了府里的孩子們陪著凌兒,才沒讓他孤孤單單的。”

想到姜凌沒到姜家之前自己過的什么日子,再對比姜凌來了之后自己過的什么日子,姜三郎悲從中來,很想大哭一場。

又與姜老夫人客氣幾句,蔣錦宗道,“嫂夫人,我想與凌兒單獨說幾句話,您看?”

姜老夫人見姜凌向她微微點頭,便應道,“也好。讓凌兒陪將軍坐坐,老身命人準備晚膳。”

蔣錦宗略拱手,“有勞嫂夫人。”

帶著孩子們出了會客廳后,姜老夫人命他們回書房做功課,她則帶著兒媳回到后院,問道,“你覺得此人如何?”

雅正道,“他會說話,善套近乎,雖居于高位卻擺出一副下位者的姿態,很容易博人好感。不過,他目光隱晦神情復雜,讓人琢磨不透他心里在想什么。”

姜老夫人點頭,她也是這個感覺。

雅正繼續道,“進府后他說了許多場面話,但聽得出來,他對咱們府里的人和事了若指掌,顯然是派人調查過咱們。他帶著禮品挑了大哥和夫君不在、凌兒即將回府的時辰登門,說明他今日想見的是您和凌兒,若他只想見凌兒,就不會登門而是在路上與凌兒‘偶遇’。他見凌兒,應是想勸說或威嚇凌兒;至于他為何要見您,兒媳還猜不出來。”

聽了兒媳的話,姜老夫人也開始分析:蔣錦宗為何要見自己。她還沒想明白,便聽兒媳又道,“還有一點。”

怎不說下去了?姜老夫人抬頭看兒媳,見她正朝著自己笑。

雅正笑著與婆婆道,“看年歲和樣貌,他比您要大十幾歲,卻口口聲聲喊您‘嫂夫人’,兒媳聽著就忍不住想笑。”

姜老夫人笑著拍了兒媳的胳膊一下,“你啊!”

前院客廳里,蔣錦宗坐在桌邊,貌似溫和地看著姜凌,不過姜凌抬起頭看他時,蔣錦宗卻下意識地挪開了視線,看著姜凌雪白的衣領,抬手給姜凌撣了撣肩上并不存在的塵土,溫和道,“這些年老夫一直在找你,你一點風聲也不知道么,為何不給老夫去一封書信?”

姜凌搖頭,“凌兒不知。”

“裘凈沒跟你提過?”蔣錦宗不信。

姜凌再搖頭。

看著姜凌毫不躲閃的眼睛,蔣錦宗想著裘凈不跟姜凌提這些,或許是為了讓姜凌安心呆在康安城中讀書習武,待他長大后再圖謀大事,便又問道,“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學會文武藝,帶兵殺入契丹,為國定邊,為父母報仇。”姜凌答得異常干脆。

殺入契丹?蔣錦宗很是欣慰地拍了拍姜凌的肩膀,“好孩子,有志氣,不愧是任家子孫。老夫將你父母的尸身收斂后,葬入了任家祖墳,這些年一直派人灑掃任家墳塋,今年中元節,你可想與老夫回去祭拜你的祖父和父母?他們也好些年沒見過你了。”

姜凌眼里閃著淚光,“將軍……”

蔣錦宗打斷他,溫和道,“老夫與與你祖父同營三十載,數次出生入死,乃是過命的好兄弟……”

“蔣爺爺。”還不待蔣錦宗說完,姜凌便改了口,繼續道,“裘叔說,當年契丹人能那么容易殺入邊長中,應是邊城出了通敵的細作,此人不除,凌兒回去后雖是會陷入危機之中。”

“那通敵的叛徒三年前便被爺爺揪了出來,就地正法了,裘凈沒跟你說么?”蔣錦宗問道。

蔣錦宗裝出一副不理解的表情,然后安慰姜凌道,“他沒說……也是為了你好。你年紀還小,是不該知道這些……不回去也好,你安心在康安讀書習武,長大了再回去,爺爺教你帶兵打仗,待你上場殺敵。”

他要離間自己與裘叔?姜凌面上立刻裝出不服氣的模樣,強調道,“凌兒今年已經十一歲,不小了。”

蔣錦宗哈哈大笑,“的確不小了,你伯父和你父親從八歲開始,便跟著將士們一同在校場操練了。你伯父十三歲上場殺敵時,旁人只看到他年紀小,卻不曉得他已是入應五年的‘老兵’了……”

姜凌眼睛閃著亮光聽蔣錦宗說完,握著拳頭道,“凌兒也要向伯父和父親那樣去校場操練。”

這正中蔣錦宗下懷,“好!爺爺帶你去。”

“多謝蔣爺爺。”姜凌開心應下,“凌兒可以騎馬去么?”

“當然可以。”蔣錦宗慈祥地笑著。

姜留更開心了,“待父親回來后,凌兒去跟父親商量一下。”

蔣錦宗詫異道,“姜大人不讓你出城?”

“不是。”姜凌解釋道,“西城兵馬司缺馬匹,父親把我的馬牽去給衙差們用,我得等衙差不用馬時,才有馬騎。”


小提示:在搜索引擎輸入"大熊貓文學",即可找到本站,謝謝。
第402章 心機

(快捷鍵←)
(快捷鍵→)
小提示:按 ← (鍵盤左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盤右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