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大熊貓文學 輕小說我家師妹太慫了 第十八章 不一樣的陛下 返回書頁
 

我家師妹太慫了  第十八章 不一樣的陛下

類別:  | 原生幻想 | 我家師妹太慫了 | 援氣少女結衣   作者:援氣少女結衣  書名:我家師妹太慫了  更新時間:2021-07-17
 
 
第十八章 不一樣的陛下
《》來源:

“喲,你終于舍得來換班了啊?我還以為你還要在外面玩幾天呢。”

“我也想,不過軍令不可違,現在我來了,你去休息吧,去好好玩玩吧。”

林布接過了伙伴遞來的一個令牌,掛在了腰上,然后穿戴好鎧甲,精神的站在了皇宮的花園走道,準備開始又一個月的守備任務。

這是他的工作,是他在成年之后,獲得的任務分配。

是鳳凰族的五王之一,戰王分配下來的工作。

伙伴并沒有直接走,而是脫下了鎧甲轉身看著他,并笑著說道:“你還記得兩年前陛下在無邊界發火的事情嗎?”他語氣一變,驚喜的道:“那件事是真的,陛下已經找到小公主了,而且小殿下也已經到東都了。”

“小公主?”林布轉頭震驚的看著他,見他不像是開玩笑的樣子,便是吃驚的問道:“等等,我還以為那只是個玩笑而已,我以為陛下只是去無邊界泄火的。”

“雖然以前陛下經常這樣做...但是陛下答應了人族。”

“陛下才不會背信棄義。”

林布連忙的拉住他,焦急的問著他,“你等等,你先告訴我小殿下長什么樣子?你快點告訴我,我可不想得罪到她。”

結果對方只是一笑,擺弄了一下額前的飄飛的黃發,他大聲的道:“得罪?這你不用擔心,雖然你可能不信,但是小殿下的脾氣是很好的。我覺得這很可能跟小殿下是半妖有關系吧,不過她是半妖又如何?只要陛下同意,她就是我們的公主殿下。”

林布感到了不對勁,脾氣好,等等,脾氣好的,那還能叫做赤凰嗎?

“你沒在開玩笑?”

“開玩笑?我干嘛和你開玩笑?這可是我親眼所見的呢。”見林布不相信自己,他急了,“前些天小公主和公主一起來花園,她見了我,還和我打招呼呢,小公主她還對我笑呢。”

林布看著他,沉默了片刻。

“你不相信?”

“我當然不相信!”林布大聲的說道,“你覺得你說的話可信嗎?殿下不辱罵你不打你都不錯了,還會主動的跟你打招呼?你以為你是誰?”

“我跟你真是說不通,總之,小殿下她是黑發,喜歡穿紅色的長裙,你要是看到穿紅裙的黑發美人,那就是小殿下了。”

說罷,林布還想拉住他,結果他一抬手,轉瞬消失。

好不容易換班了,才不要留在這皇宮中呢!

他們這些人,以月為班次輪換,一站就是一個月,站在陛下宮殿中的各個位置,說是守衛,保護陛下,但是大家都門清的,保護陛下?開什么玩笑啊!

若是真有強敵入侵,那也是陛下保護大家,什么時候能輪到他們去保護陛下了?因此,他們很清楚自己的任務是什么。

與其說是守護皇宮,倒不如說是湊個門面。

但說是這樣說,對于能接近陛下這件事,大家一開始還是超興奮的,包括林布也是如此。

鳳允諾,可是他們的天。

能靠近心中的神,能接近神,自然會讓人無比興奮,只是...當神的脾氣不太好,特別喜歡發火的時候,慢慢的,這份本該被當成幸運的工作,卻是成為了束縛。

東宮之中,太冷清了,冷清到,站在一角一月,很可能是連個人都看不到。

林布上個月來花園站崗的時候就是這樣,一站就是一個月,結果卻是連個同胞都看不到,每天只能看著枯寂的花園發呆,不敢走動。

伙伴走了之后,林布戴上頭盔,筆直的站在了原地,準備著看守的任務。

雖然說出來自己都覺得好笑,看守...真要有人能入侵皇宮了,他這樣的實力,又能對對方如何呢?用命拖住對方?可真別開玩笑了,雖然他已經是大乘境界的鳳凰了,但是在鳳凰族里,卻依舊只是在中游飄著的存在,不然的話也不會被分到看守的工作。

現在,林布老老實實的站著。

數個時辰后,就當林布又開始覺得無聊,烈陽照亮了花園,正是火系靈氣最充足的時候,思索一會,林布準備聚氣修煉的時候,才進入狀態,就馬上的睜開了眼睛。

他感受到了兩股弱小的氣息,好像...才元嬰境的樣子?

睜開眼,林布看到了一個紅發的男人從前面慢步的走過了過來。

身處皇宮之中,高大的他走的輕松寫意,仿佛是在逛著自己的后花園一般,和警惕認真的他們不同,他沒有什么表情,看上去甚至有些冷漠。

而在他的身后,還跟著兩個女孩。

只是一息,林布的神經便緊張了起來。

我的天啊!

林布的心臟瞬間狂跳不止,睜大眼睛的看著前方。

如果...如果不是兩股弱小的氣息讓林布注意到了,他怕是現在還閉著眼睛在修煉。

陛下,是陛下!

陛下來了!

林布睜開雙眼,呆呆的望著走過來了的陛下。

片刻后,陛下走到了他的身前,他的身后,兩個女孩,一個是擁有著長長黑發,柔順的披在身后,著一件十分漂亮的點綴著金花的紅裙,而另外一個也是黑發,但是頭發不長,穿著的是英氣的勁裝。

林布心想,這個穿著漂亮紅裙的人,想來就是那家伙說的新來的小殿下了吧?

我現在...該怎么辦?

看守皇宮也有百年了,但見到陛下的次數,卻不超過五次,這次,更是見到陛下和新來的小殿下,這讓林布一下子緊張了起來。

直到那個紅裙少女停下步子,盯著他看了好久好久。

“咦,常青,你看他。”

布恩挺直了脊背,頭盔之下的臉僵著,默不作聲的站直了身體。

他不敢出聲,當著陛下的面,林布壓根不敢說話。

因為陛下最煩的便是他們向他打致敬,在陛下一次嚴肅的警告之后,皇宮之內的所有人,若是見到了陛下,便會選擇默不作聲,老實站著是最好的,若是激動的向陛下打招呼,那便是會被一巴掌重重的打飛出去,不會受太大的傷,但是皮肉之苦少不了。

就算是好脾氣時候的陛下,也是會這樣做。

“好像和前天見到的那位不一樣。”短發的少女也是打量著自己。

“個子不一樣,這個要瘦一點。”

林布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兩個少女,以及,也停下了腳步,站在紅裙少女身后的陛下。

“你是黃天亮大哥嗎?”

小殿下向自己詢問,開口的那一刻,林布直接傻眼了。

黃天亮,便是先前和自己換班的那人,也就是...黃天亮那家伙,說的可能沒錯?

林布只是一瞬,便瞬間半跪在地上,抱拳對著小殿下,大聲道:“回殿下,屬下名叫林布,黃天亮他已經換班休息去了。”

短發的姑娘一頓,驚訝的道:“啊,你們也是有換班的嗎?我還以為只有人族會有換班的呢。”

“你這話講的,不換班難道一輩子都守著這嗎?鳥都不飛過一只,連點花都沒有,嘖,鳥不拉屎的地方...”小殿下拍了拍她的背,吐槽了一句,然后又看向自己,開口道:“請起來吧,以后見到我不用下跪,黃天亮大哥知道這件事的,他沒和你說嗎?”

林布蹲在地上,回想起先前...

好像不是黃天亮不肯說,而是他自己不敢相信?不過不敢相信才是正常的啊,誰能相信,公主會對一個士兵禮貌的啊!

但是現在,林布卻也得到了小殿下的禮貌。

不同于陛下的霸道,公主的嬌蠻,小殿下在說話的時候,帶上的字,是讓林布很不適應。

她是在說請...是請字誒!

請字誒啊臥槽!

“沒說...”

“行吧,總之,以后你見到我,一定不要下跪,對了,你也可以管我叫小姐。”林小酒笑嘻嘻的說著,“我叫林小酒。”

“是...”林布還是不敢相信。

然后,兩個姑娘就走掉了。

陛下也慢步的,從他身邊走過。

鬼使神差的,看著陛下的背影,林布大聲道:“見過陛下...”

話才脫口,林布馬上想給自己一巴掌。

完了...沒過腦,被小殿下這樣一鬧,下意識的就說出來了。

林布看到陛下停下來的背影,陷入了驚慌之中。

接下來...大概就是陛下不耐煩的抬抬手,然后,自己便會像是之前的前輩一樣,咻的一聲飛出去,然后在床上躺個十幾天吧?

陛下就算留力了,可也不是他們能承受的,而躺個十幾天,也不過只是個小小的懲罰而已。

林布這樣想著,可下一秒,卻是見到鳳允諾轉過頭看著他。

陛下面無表情,卻是冷漠的點點頭,下一刻,冷冷的嗯了一聲。

接著,陛下便轉身往前走,跟著小殿下到了花園之中。

林布見到這一幕,整個人都呆住了。

我...我的天?

陛下,沒有打我?

陛下沒有生氣?!

陛下...剛剛是應了我的招呼了?

這是什么情況?

現在的陛下,和之前的陛下可是完全不一樣的啊!

林布活了一萬多年了,他是深知陛下的兩種狀態的,靈肉合一和封印肉身的陛下,是兩個人,后者的脾氣不好,但是偶爾也會笑一笑,而前者就是完全不笑,且是會因為任何小事就發火。

但是現在...靈肉合一的陛下,竟然對他點頭了?

林布一下子覺得身心舒爽,瞬息,竟悶哼了一聲,氣勢外放。

林布雙眼放光,他的道...變長了!

一下子的漲長了幾十米!

這是陛下?

林布偷偷的看向花園之中,那塊荒蕪的巨大空地。

“爺爺,這邊能種花嗎?”

小殿下指著一處,問陛下。

“隨便你。”

“哦,常青,記一下,爺爺說了,這邊可以種。”

小殿下的旁邊,短發的女孩點點頭,嘀咕兩聲后,打量著先前殿下指著的那片土地。

不一會,殿下竟然拉住了陛下的手,“爺爺,你幫個忙吧,這個架子太大了,常青怎么擺都擺不好,其實前天您到了的時候我就想說來著,結果你光顧著打娘了。”

“那是她活該!”

“那臭丫頭!”

鳳允諾用鼻子哼了一聲,大聲之下,是讓林布馬上的轉過頭,筆直的看著前方站著。

但是下一刻,林布偷偷的轉頭過去,卻見先前明明有發火征兆的陛下,卻是抬起手,手指輕點虛空。

眾多巨大的被削去了皮的樹木,一一的搭建在了一起,構架成了一個林布很熟悉的東西。

不工作的時候,林布便和不少的伙伴有去東都之外逛逛的習慣,路上,他們曾見過這樣的東西。

人族,以及一些妖族,都在用的一個東西。

“燒...這是燒烤架?”

不過不一樣的是,林布他所見過的燒烤架,大小最多也就是幾丈大,而眼前的這個,陛下正在搭建的,都快上百丈了!話說這真是燒烤架嗎?如果這是燒烤架的話,那陛下是要用來烤什么東西呢?

本體那么大的...已經是煉虛之上的妖獸了吧?

烤那樣的妖獸...難道是為了吃嗎?!

“爺爺,要不您就把娘給放出來吧。”

“都關了兩天了呢!”

林小酒回想起前些天被打了一頓,然后被鳳允諾給關起來了的鳳青青,想了想,還是出聲向鳳允諾求情了。

這是鳳青青求她的。

今天早上去找鳳青青的時候,林小酒看著門外站了一個護衛,那是一個留有青色長發的少女,和顧青歌長相很想,俊俏可人,她的個頭和常青差不多的高,在看到自己第一眼時,對方就瞬間下跪了,然后一連串的話,直接讓林小酒哭笑不得。

“殿下您好,屬下是顧青歌的妹妹,顧紅纓,請殿下去別的地方玩吧,屬下奉陛下之令,要嚴看公主,如果沒有陛下的口令,不得放人進去,陛下他還說了,你如果來了,就讓我把他的話告訴公主殿下。”

說著,顧紅纓轉過頭,像是在學著鳳允諾的樣子,竟冷漠著張臉,背著手看著門里頭的鳳青青,冷聲道:“臭丫頭,你不是囂張嗎?你真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嗎?我可是你爹!你無非就是覺得關禁閉已經壓不住你了,有著這小崽子在,關你禁閉你也不會無聊。但現在,沒有我命令,小崽子進不去了,你倒是再罵一聲我聽聽?”

“錯了啾...我真錯了啾...”

“我下次真真真不敢了啾...”

“絕對...可能,應該不會有一下次了啾!”

鳳青青踮著腳丫扒拉著門的可憐模樣,讓林小酒看的差點笑出了聲。

她爹是個木頭人,她卻是個暴躁好玩的性子,現在想來,林小酒那真就全是繼承了鳳青青的品性了。

“女兒...快去幫娘求個請吧啾,青歌已經出去幾天了啾,再不出去,燒雞要沒得吃了啾!”

都這樣了...還在惦記著你那燒雞呢!

都說了,是烤,是烤,是烤!

挨了頓打,被關禁閉,卻依舊心心念念著燒雞。

吃貨的屬性...是真強大啊!

這也就是,林小酒會找到鳳允諾的原因。

不過,不過這些時日里,雖然林小酒還不確定老鳳凰對自己喜歡的程度,但是林小酒確確實實的,是感受到了自己在老鳳凰心中,是有著些許的份量的。

她從鳳允諾的身上,逐漸的嗅到了曾經在山上的爺爺身上的氣味。

所以,雖然脾氣可能會更臭一點,但是,但是依舊是那個爺爺嘛。

“你找我就是為了說這些的?”

鳳允諾不滿的看著林小酒,冷哼一聲,“那是她罪有應得。”

“爺爺,娘她還小呢...”

“還小?她都已經兩千多歲了,還小?她當年生你的時候,已經是個大姑娘了。”

“要說小,你倒是真的小。”

林小酒馬上不說話了。

鳳凰的年齡換算,她是真不懂...但說到兩千多歲。

那...娘應該是活該被關了。

“好吧...”

鳳允諾卻又話鋒一轉,自己也覺得好笑:“不過,青歌已經要回來了。”

“再逗逗她,拿著好吃的逗逗她。”

林小酒馬上眨眨眼:“...”

鳳允諾冷著臉的笑著說這話的時候,反差,確實是挺大的...


小提示:在搜索引擎輸入"大熊貓文學",即可找到本站,謝謝。
第十八章 不一樣的陛下

(快捷鍵←)
(快捷鍵→)
小提示:按 ← (鍵盤左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盤右鍵) 進入下一章。